笔趣阁 > 余生同你共悲欢 > 第九章 三十岁之前都嫁不出去

  “嗯,是”余笙觉得并没有瞒着她的必要,总有一天,他要把她介绍给身边的所有人。
  “什么的小七?”他英文名字叫Arvin,小七就是家人朋友叫的,要么就是七爷,他和顾余笙还有一部分人总共七人,皆是大家族的孩子,他,好巧不巧就是那个最小的。但是,神犬?犬是指狗吧?原谅他这个在国外长大的孩子中文知识有限。
  “呵,小七,顾余笙,你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好,你的那些朋友里我不认识的只有他吧,好,很好,顾余笙,这几年的时间,你真的一点都没变!”安好就是很生气,五年了,他还是如以前一样城府深不可测。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好。让人察觉不出一点异样。把她摆了一道。算计的彻彻底底。
  “我,”顾余笙刚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安好的手机这时响了。
  “喂,有事?”安好拿出手机一看是安凌宇。
  “小死丫头,你现在在哪?不在学校,也不在家,你又跑哪去了?”安凌宇站在安好家门口,气愤的给安好打电话,没想到这才多久,这丫头竟然把家里密码给改了!他进不去了。
  “我在,你在哪?我去找你”安好看了顾余笙一眼,想了一下,觉得她在YH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他,否则安凌宇估计会恨不得把YH推平了吧!
  “你家!”安凌宇一字一顿得说到。他还从来没被锁在门外过!只有安好能干的出来了。
  “那个,你等我回去啊,我现在就回去。”安好想起自己把家里密码改了,毕竟自己回去住了,不能像以前一样了,谁都能进!就算是她的亲人也不行。
  “安好,我,真是拿你没办法,快点的!”安凌宇终究咽下了这口气。这个妹妹,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疼,以前她并不是这样的,心思单纯,可能是顾余笙出现后吧,她的戒备心越来越强,甚至有些话有些事连他都不告诉了,现在竟然把密码改了也没有告诉他,仿佛关系越来越生疏了,他有些头疼,可能这也与安凌寒有些关系吧。
  “嗯”安好应了一声,挂掉电话。随后看向顾余笙“顾总,我现在,有点事,能不能?”
  毕竟这是顾余笙的地盘,面子要做足。否则这要是被安凌宇知道,就不好了。
  “顾,总?”顾余笙重复了一下,眯着眼睛打量着安好,他何曾不知道安凌宇有多在乎安好,要是被他知道他顾余笙用手段把安好弄进了自己公司,就算拼了命也会把安好从YH带走吧!他可不想与安家撕破脸,毕竟那是安好的家人。以后迟早也是他的家人。
  “顾余笙!”
  安好又咬牙切齿的说到。
  “嗯,去吧,我送你!”这可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句。
  “不用,我自己打车去!”安好倔强的回头看向顾余笙。
  “好”顾余笙犹豫了一下,最终妥协了。小七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两人,真是,他认识的顾余笙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安好走出门后,小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真是一物降一物。
  “眼睛不想要了?”顾余笙回头风轻云淡的看了一眼小七,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随后踢了一脚地上的文件,转身走到休息室。
  而可怜的小七,连忙摇头道:
  “要要要”
  他是怕了这个大魔头了。随后又蹲下身把地上的文件一一捡起,以前他们都说,这个安好能耐很大,他以前还不信,现在看了,下巴都要惊的脱臼了。想他名门世家,贵族出身的他哪里给别人捡过文件,哪里看过别人的脸色,他老爹也是可以了,特意把这个大魔头找去治理他。
  而另一边,
  “死丫头,我还以为你要把你哥晾在门外呢”安凌宇看到缓缓从电梯里不急不慢走出来的安好,双手插兜,不屑的说到。
  “能让你进小区已经很好了好吧!”安好不满的瞪安凌宇。
  “我天。我安家大少爷,连自家产业的小区也不能进,说出去都丢你舅的脸!”安凌宇翻了个白眼。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进不去门”自小她就和安凌宇就不和,见面就打架,现在也是,互相拌嘴。
  “快开门!”
  “不开,你在外面待着吧!”安好转身做出要走的架势。
  “小兔崽子,往哪走”安凌宇也知道她不会走,但是这样她会有
  成就感。作势拽住安好。
  “哼,你怕了吗?”
  “怕了怕了”说着安凌宇眼中满是宠溺。
  “进来吧”
  安好打开门。
  “呦,宝贝,你这双男士拖鞋是谁的啊?”安凌宇一进门就看见了那双显眼的男士拖鞋。
  “给你准备的!”安好翻了个白眼。
  “真的啊?宝贝,真的吗?”
  “假的”
  “呜,宝贝,我太伤心了”安凌宇瞬间戏精上身,坐在地上抱住了安好的大腿。
  “滚”
  “安好,你竟然让我滚?我,呜呜呜呜,我太可怜了,呜呜呜呜”
  “闭嘴,安凌宇!你给老娘闭嘴!”安好本就喜静,她可受不了安凌宇这大哭大叫的。
  “呜,你太凶了,活该没有男朋友,安好,我诅咒你三十岁之前都嫁不出去!”
  “安凌宇,我诅咒你连男朋友都找不到!”
  “哇,你怎么这么恶毒!我是你哥”
  “我是你妹!”
  “尊老爱幼懂不懂?”
  “你不应该以身作则爱幼吗?”
  “行了,让让你,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
  “我才不用你让呢”安好撇了撇嘴,却没有正面回答安凌宇的问题。
  “我问你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安凌宇又问了一遍。
  “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好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安好,安凌寒是安凌寒,我是我,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讲理!”一直以来,自从安凌寒走了之后,安好对他的态度也时好时坏。他自然以为安好的不耐烦又是因为想起了安凌寒。
  而安好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谁不讲理了?不跟你说了,我回学校去了,你在这待着吧。”安好转身就往外走。她怕继续待下去,就会露馅了。
  “你给我,,,顾余笙。”安凌寒刚想叫住安好,突然看到门外的顾余笙。
  “什么,顾余笙?”安好打开门一愣,并没有看到顾余笙,而是回头看着安凌宇。
  “好久不见,安少”顾余笙本想回到安好对面的自己家,却没想到这么巧合。
  “嗯?”安好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头便看了顾余笙。
  “好久不见,顾少”安凌宇没有迟疑的安好拽进门里,然后自己挡在安好前面,当初关系甚好的两人无形之中,称呼便带了一点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