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先生爱你已久 > 第170章 民国哑舅 13

  宋主任在三个月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临走之前,他有意带荣林那一起走。
  不过,荣林那拒绝了。
  “也好,你是个有主意的人,我们以后再会”。
  宋主任是个惜才的人。
  秋收过后,南边的新党带领民众组成了一支队伍起义成功。
  听说陈领导人已经退居二线,一线由东将军带领大家穿过了防线。
  荣林那也已经成为72师的副师长。
  当年那群一起掏鸟蛋的小伙伴有一半在他的部队里。
  此次,总统任命他们一起到南边“剿匪”。
  荣林那一路倒是很清闲。
  宋主任回归他的队伍的时候,意外的见到了韩景年。
  “这位是?”
  林叔与宋主任秘密交谈了一番。
  宋主任点点头,看来一切都是天意。
  当年虽然救错的人,但是……
  他还担心荣林那不会加入他们,现在……
  宋主任拍拍老林的肩膀,“林同志,你做的不错。”
  老林摸摸自己的头发,“谢宋书记夸奖!”
  九月十五,荣林那所在五万军队到达昌都……
  师长是位老将军,他对荣林那也是鸡蛋里挑骨头,一个年轻娃娃有什么经验,总统竟然让他做副师,简直是不把他放眼里。
  荣林那也无所谓。
  他这次,有可能的话,主要是减弱对敌方的伤害。
  当晚,现党的人就一起进攻,偷袭新党的部队。
  新党的正规军并不对,百分之七十是老百姓组成的,还有一部分是从军校带过去的。
  他们的武器不如现党的精锐先进。
  老将军直接打头阵。
  现党的人之前已接到消息,但没来得及转移,只要是上层发生了意见不合。
  昌都起义的胜利让他们觉得自己有能力抗击这一战,贸然撤退,简直是缩头乌龟。
  最后无法,多数人留下,只有少部分没有战斗力的人先撤离。
  韩景年也在其中,不过,他没有离开。
  跟随他们快一年,他也清楚这部分的人的抱负。
  他留居第一线,接受线是首要大事。
  现党来得势如破竹,很是凶猛,第一战,新党的人便败了。
  那些激进的人也不敢出来说话,敌方可是把他们打得灰头土脸的。
  东将军出谋划策,一晚上没合眼,终于想到了。
  昌都对面是一条流势汹涌的大河。
  昨日,老将军怕他们从这处逃跑,已经命人把桥板拆了。
  话说拆桥前日,荣林那知道老将军是不会听他的话的。
  所以他就去军师住所绕了一圈。
  ……
  “荣副果然厉害,文武双全,属下还有事,你看……”
  荣林那板着脸挥挥手,“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排兵布阵了。”
  那桥上铁链才没拆了。
  ……
  当夜凌晨,东将军带领大家准备到河边……
  到桥口时,他又突然通知全部撤退。
  如此,三晚都是,只是时间不同而已。
  荣林那这边的老将军气急败坏,“这黄毛小儿竟然敢戏耍老夫……”
  起得把沙盘都差点砸了。
  事不过三,谁都没想到第四次,东将军真的带着他的人渡河去了。
  老将军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命人兵分三路去阻劫新党……格杀勿论……
  荣林那只要负责进他们之前的根据地搜查,桥口是老将军主要负责。
  ……
  “师长,我们……”
  荣林那瞥了他一眼,“记住,陈将军才是师长,我是副……”
  “那老头,他……他看不起咱……”
  “少说话!”
  ……
  一群人就进村了。
  村里的老百姓对他们没什么好脸色。
  荣林那也不在意,“你们去看看,可还有人留下,不要伤及老百姓。”
  荣林那这话说得有漏洞。
  老百姓――新党的人换身老百姓的衣服,他们也就认不出来了。
  荣林那一身墨绿色的军装,黑色的筒靴,英姿焕发……
  他一步步走进村里。
  突然,有个急急忙忙的小兵过来,“老大……老大……”
  “什么事?说!”
  小兵到处看看,欲言又止。
  荣林那带他到偏远一点的地方。
  “老大,我刚刚看到舅舅了……”
  荣林那慢了半拍,“你舅舅?”
  这小兵曾经也是荣林那镇上的。
  “是咱舅舅……”
  小兵因为心记,有几分说说不清楚。
  荣林那却反应过来了,是他,一定是他……
  “在哪,快带我去……”
  ……
  韩景年要带的东西太多,他跟在了队伍后面,宋主任和东将军商量作战计划,又要做掩护,就没有时间关注韩景年。
  这次的情况实在是太危急了。
  那些个电报机是贵重物品,韩景年亲自护着一台,却没想到在村口让老将军的人伤了。
  他无法只好暂时退回村里。
  韩景年一直保持清醒,最后的时候,他看到了一身军官古代着装……只看到那人消瘦白皙的下巴……
  他就晕过去了。
  荣林那赶紧一把抱起他,“肖河,剩下小事,你处理……”
  “是,师长……”
  荣林那带他到附近一户已经人去楼空的家里。
  韩景年的左肩伤了,在心脏附近很是危急。
  荣林那带来的人中有军医。
  赶快让人给韩景年处理伤口。
  一年多不见,舅舅他又瘦了,他过得肯定不好。
  现党如今还未发展起来,穷大概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荣林那脱了白色的手套,仔细的描摹着韩景年的眉眼,“舅舅,你怎么就没有回来找我呢?”
  “师长……”
  荣林那示意他出去说。
  天已经大亮了。
  屋外的院子里,一位带着勋章的男兵恭恭敬敬地与荣林那报备情况。
  “昨夜,现党的人已经过了勐河……收敛到对方的尸体九百六十四具,还有掉入河中没有打捞到的……”
  荣林那能想像到那时候的情况是有多危急,后有追兵,前有埋伏……那铁链……
  那些人是如何艰难的爬过去的啊!
  荣林那揉揉额头……
  “陈师长下午会到村里……”
  “好,你下去吧。”荣林那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韩景年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老乡家里,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伤口明显包扎过。
  只是他一动,就扯着全身的痛。
  那个救他的人究竟是?
  
  ------题外话------
  年琳夫妇要见面了,激动否?嘻嘻!
  感谢大家支持!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