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先生爱你已久 > 第232章 三少爷的剑 2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即过,荣霖每天看着这小娃娃躺在病床上不是发呆,就是练字的。
  外面已经在飘雪了。
  “三少爷,家主说,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该去祠堂罚跪了。”一位蓝衣弟子前来禀告。
  小娃娃点点头。
  就朝祠堂那边去了。
  也不知道多加件衣服。
  一位漂亮的紫衣美妇人过来,是他们所说的林姨。
  荣霖这几日也经常见这美妇人过来给小娃娃送吃的,多他颇为照顾。
  “景年,等等……”美妇人赶快把挂在屏风上的外毡给小娃娃披上,“外面冷……”
  “谢谢林姨……”
  ……
  在对景年的教育上,林姨也拿家主无法。
  荣霖的视野又转到了祠堂,最开始他见到的那个地方。
  供桌上有精致的糕点以及新鲜的瓜果,可惜他都吃不到。
  如此在祠堂跪了一日,小娃娃就发热了。
  祠堂本来就无地龙,更没有火盆。
  寒冬腊月的青石板地面冒着寒气,就是有蒲团也不顶用。
  林姨心疼地去找了家主。
  “娘亲、娘亲,孩儿冷……”蒲团上的小少年缩成一团……
  韩家主过来看到这样虚弱的儿子时,他也心疼了……
  “带他先回去……”
  ……
  直到后人,小娃娃才退烧。
  家主不能言而无信,但祠堂太冷,明显不适合让韩景年再过去。
  最后小娃娃被关静室,罚抄家规十遍……
  韩景年日复一日地写着家规。
  看他的模样也才八九岁的模样,一手毛笔字写得很优美。
  腕力不错。
  荣霖也去不了其他地方,看他这样认认真真的写完一遍,已经过去三天了。
  荣霖已经记住了家规的条条框框。
  这些家规总得起来就是严于利己,有些可以理解,但有些也太过于死板了。
  不可……不可……
  头都大了。
  ……
  除夕前夜
  林姨过来送晚饭,神神秘秘的端了一碗面条出来。
  “景年,今天是你八岁生辰……”林姨很是和蔼,“快尝尝这长寿面,要一口不断的吃完哦!”
  小娃娃微微笑了一下,“谢谢林姨……”
  林姨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
  韩景年吃完长寿面之后,韩景书也过来了。
  他背着一只手,荣霖一眼就看出来这少年藏着礼物准备给韩景年呢。
  “景年弟弟,生辰快乐!”韩景书快速把礼物拿出来,递到韩景年面前。
  竟然是一尊玉刻的小娃娃,有三分似韩景年。
  韩景年顿了一会才接过,“谢谢大哥……”
  ……
  韩景年性子闷,也不喜欢出去,更何况他经常被韩家主关禁闭。
  韩景书还有课业没有完成,陪着韩景年玩了一会就回去了。
  说是玩,但其实多半是韩景书一人的独角戏。
  荣霖感叹这样不合群的小娃娃能长这么大真不容易。
  经常被那劳什子的家主打打。
  他没有上帝的视角,只能暂时通过荣霖的视野去看这个外面的世界。
  少年是大哥,小娃娃是三少爷,那二少爷或者二小姐又在哪里?
  这一个月,荣霖见过的人并不多。
  通过家规大概知道这地方应该是个铸剑世家,不过秉承了儒家的那一套繁文缛节,很是较真,一套规矩能压死人。
  只是具体怎样,荣霖完全不知道。
  其实他也不关心这世界如何。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东西。
  要知道每次看到小娃娃一脸面无表情的吃着那些他想吃的食物,他就抓狂。
  除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有点为小娃娃担心。
  毕竟这小娃娃太可怜了。
  他爸他妈也不知道是谁?唉!
  爸?妈?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词?
  荣霖记得这个世界好像不应该叫这个,应该叫爹娘的。
  所幸荣霖也不是一个纠结的人,他也就不在想这个问题了。
  明日就是除夕了。
  也不知道这地方究竟如何,这小娃娃会不会出去。
  他是很想出去的。
  ……
  没想到啊,除夕夜的时候,韩景年这边还是很冷清……
  还算好的是家长让人通知他,可以回去了。
  晚上是一家子的团员饭。
  小厮准备好洗涑的热水。
  韩景年沐浴之后,换上了一身冰蓝色的锦袍,比之前穿的那套多了些点缀。
  有暗色的字符,束发用的白玉小簪,环佩、宫玉……东西还挺多的。
  林姨亲自过来给他收拾。
  然后又带着他去大厅了。
  七绕八拐地终于到了,白玉台阶,走廊很宽,木窗一看就是那种百年楠丝木,就单单拆这木头去卖,估计都能卖好几万两黄金……
  一进门就是一巨大的屏风,上面是副竹林寒潭图……
  绕过屏风,就是园餐桌,主桌正中央,旁边是副桌。
  帘子后面还有几桌,估计是女眷……
  主位是韩家主,他左手边是韩景书,右边是一位老头……依次排过来,还有其他的老人……
  靠屏风位置是小娃娃的,他旁边空了一个桌位,一直没有人。
  ……
  有小厮和丫环鱼贯而入,上菜。
  “唉!唉!唉!”荣霖看着起箸的他们,怨念无比,他也想吃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吃了一口菜的韩景年突然呆了一瞬。
  晚饭之后,活波的小辈回到院子里放烟花……
  韩景年只是坐在偏房里发呆,韩景书去处理他作为少主该做的事了。
  除夕夜,该是拜见长辈,也是听受教诲的时候。
  午夜前一刻,长辈会给未及冠的孩子分发红包。
  方才主桌上,荣霖已经知道那韩家主就是小娃娃的亲生父亲,只是他母亲……
  而现在的少主是他大伯父家的,二少爷好像随族里的一个长辈去外面游历了。
  如今还没有回来。
  ……
  午夜之后,大家也就慢慢散了。
  韩景年回了南熙阁。
  他关上门,“你是谁?出来……”
  小娃娃的声音有几分不确定。
  几个时辰吃饭之前,他就听到一个少年……应该是少年长吁短叹的声音。
  路上的时候,他依然听到那个声音。
  就是刚刚他进门的时候,也在。
  也是他沉得住气,直到回到自己的地盘才出口询问。
  荣霖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跟着小娃娃一个月了,他每天都自言自语,小娃娃也没有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