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先生爱你已久 > 第346章 大清布达拉宫中的他 3

  一直到傍晚,这小山坡上的青稞才差不多种完。
  “拉姆卓玛……”大娘找她回家吃饭呢。
  阿旺嘉措才发现,原来他和她种的忘记了时间。
  担心她细白柔嫩的小手受伤。
  现在却让她种了一下午。
  荣林娜挥挥手,“姆妈,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回。”
  她心情还不错。
  别看她娇娇嫩嫩的,但林家是武将之家,她这个女儿也完全不差的。
  就是不知道她们到哪里了。
  找不到她,怕是会心急。
  现在暂时稳定了,她决定写信寄回去。
  “阿荣……”阿旺嘉措小心翼翼地看向荣林娜拿着小锄头的手。
  怕她的手生泡。
  “景年,我先回去,晚上过来找你……”
  ……
  “好,我等你……”阿旺嘉措的话随风散了,看着跑远的小姑娘,他也得赶快回家做饭了。
  这里大多数为三层或更高的建筑。
  底层为畜圈及杂用,二层为居室和卧室,三层为佛堂和晒台。
  四周墙壁用毛石垒砌,开窗甚少,内部有楼梯以通上下,易守难攻,类似碉堡。
  窗口多做成梯形,并抹出黑色的窗套,窗户上沿砌出披檐。
  阿旺嘉措家的屋子便是这样的。
  他那去世的父亲很是能干,虽然是农奴家庭,但家底还算不错。
  拉姆吉大娘家最近才收拾出来,出去一年,她家的乱石墙倒了一方……
  前几天大叔和村里的人忙着修缮了一遍。
  这会大家围坐在火塘边吃晚饭。
  晚饭之后,她直接沿着小土坡朝村尾那边走去。
  阿旺嘉措家就在那边。
  她过去到时候有炊烟,大门是开着的。
  她有些犹豫,最后也没有进去,就在屋外玩着草,等他出来,第一眼就会看到她。
  二楼的阿旺嘉措下来倒水的时候,就看到围墙外的荣林娜。
  他端着盆跑出来。
  “阿荣……”
  “嗯,你端着水干什么?”
  “哦,我……”他刚刚是准备把洗菜水到到楼下的羊圈了。
  他父亲去世之后,家里就只喂了三只羊。
  “阿荣,你进来吧!”阿旺嘉措带着她去起居室。
  “姆妈,我带了朋友回来……”阿旺嘉措扶着石床上的妇女靠做起来。
  “大娘……”荣林娜走向前问好。
  女人温和的笑笑,在油灯的光芒下,荣林娜还是察觉到女人泛白的脸色……
  荣林娜很不放心,她接着去扶女人的时候,摸了她的脉象。
  是陈疴,经年累月,积劳成疾引起的系列症状。
  她这副身子再这样下去估计活不过一年。
  若是把她带回中原慢慢调理,应该能恢复一二层。
  藏区这边缺医少药,的确是困难。
  她得立即着手写信,尽可能地让她阿玛派人送一些药材过来。
  如果,有可能就直接把韩景年带回中原,以后在江南安家最好不过。
  “阿荣,你在这里陪我姆妈,我去做饭,很快就好了。”
  给她准备好了羊奶,才下去。
  次旺拉姆病了快一年,平时也不怎么见人,这会看到新鲜的面孔,还是一个小姑娘,她心里很高兴。
  看她儿子的模样,应该是在意这个小姑娘的。
  若是她离开人世,儿子有个伴也是好的。
  次旺拉姆和颜悦色,和荣林娜说说笑笑。
  荣林娜想到了后世的布达拉宫,还被印在钱币上的布达拉宫。
  西藏的神殿。
  只是她才说,次旺拉姆的面色就变了。
  荣林娜懂得察言观色,以为是犯了什么禁忌,也就忽略这个话题。
  说起阿旺嘉措种青稞。
  “你是个好好孩子……”
  “次旺拉姆大娘,你也是一个很好的母亲……”
  阿旺嘉措已经把吃食端过来了。
  在这边搭了个小桌子,次旺拉姆能自己吃饭。
  “阿荣,过来这边吃饭……”阿旺嘉措在旁边的桌上另外摆了羊奶茶和烤肉,还有煮的菜。
  “景年,你知道吃,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
  阿旺嘉措再次无措地看向她,他也不好意思一个人用。
  荣林娜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小凳子,就意思一下,顺便尝尝他做的菜。
  嗯,虽然没有多少调料,但他做的烤肉外焦里嫩,确实很不错。
  次旺拉姆生病了,不能吃这些烤的东西。
  阿旺嘉措给她煮了小肉块……
  ……
  “你烤的肉很美味……”
  “……”阿旺嘉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笑不语。
  吃过饭之后,荣林娜想帮他收拾,阿旺嘉措已经把碗筷捡好,不让她插手。
  “我姆妈很喜欢你,阿荣你陪她说说话。”
  他抬着碗筷就出去了。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下去了。
  屋子里有个小火塘,两小只围着在一起讲话。
  “景年,你平时学些什么佛经?”
  荣林娜有点好奇,虽然以前韩景年也当过好几次的和尚,但这次是不同的民族,总感觉不一样。
  虽然她上上个世界也是个小和尚。
  “《佛说譬喻经》《妙法莲华经》……”
  他以前随父亲学的经文。
  ……
  小姑娘杵着下巴听他讲经文里的故事……
  火光印着她温柔的脸庞……
  “你说阿难喜欢那位凡人吗?”荣林娜听完了阿旺嘉措说的故事,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
  十一二岁的少年对这东西理解的并不彻透。
  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少女。
  屋子里太温馨,荣林娜杵着脑袋,一晃一晃的,昏昏欲睡。
  阿旺嘉措一直注意着旁边的少女。
  看她快要栽下去时,急忙扶住她的脑袋。
  荣林娜顺着他的力,直接枕在他的腿上。
  少年一动不敢动……
  隔屋的次旺拉姆起身拿东西,扶着门框走到这边,就看到火塘边的少男少女。
  她没出声,又悄悄地回了内室。
  压抑着自己的咳嗽的声音。
  捂住嘴的帕子上直接沾了血。
  她真的时日无多的。
  如果她真的去了,那她儿子该怎么办?
  拉望次卓玛最担忧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多年前的预言,那些和尚……
  那些都不应该是她儿子所背负的。
  阿旺江措成为了他们斗争的筹码。
  而荣林娜也完全不知道这些情况。
  等她知道时,已经来除了追寻,别无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