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十八章 我也喜欢你呀!

  只见那男子,身着镶有金丝花纹的窄袖长袍,腰间系着玉带,头发用一根白玉簪子全部束起。
  “这人怎么这么眼熟?”红袖悄悄地和柳青黛说着。
  “我也觉得。”
  那人欲走上前,顾琰睎将两人护在身后“你还敢来!”
  “大侠误会了,我今日那是与人打赌输了,不得已才为之。”
  “我想起来了,就是今天偷我钱袋的那个人。没想到,洗干净了,还挺好看的。”
  “多谢姑娘夸奖。”
  “不过,还是没有玄月好看。”红袖补了一句。
  那男子表情略微尴尬,但很快又恢复自然“我姓娄,叫娄月,想与各位交个朋友。”
  “娄月?听起来像是个女生的名字。”柳青黛悄悄地说了一句。
  娄月并不计较,双手在胸前抱掌“今日之事是我不对,钱袋我也还给你们了,咱们就一笔勾销了呗?”
  娄月见三人都不说话,便继续说道“作为补偿,我愿意带你们逛夜市。这条街我特别熟,各种好吃的,好玩的我都知道。”
  “那好吧。”柳青黛心想,与其这么瞎逛,被人坑,还不如找个熟悉的人带我们逛,关键是这个导游是免费的,不要白不要。
  娄月走在红袖旁边,顾琰睎走在柳青黛旁边。
  “我现在带你们去放花灯吧。”娄月说着,便带着三人来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人在放花灯乞愿。
  河上飘着的花灯,像一艘艘小船,带着人们美好的愿望,驶向远方。
  我希望爸爸妈妈还有老弟的身体健健康康。希望我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柳青黛闭着眼睛,十指交扣在胸前,心里默默地许愿。
  我希望玄月师兄可以和我说话,能对我笑最好了。希望父王还有梦轩和梦瑶那两个小家伙好好的,健康快乐地长大。红袖许愿。
  “你许了什么愿望啊?”红袖问柳青黛。
  “愿望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柳青黛其实并不想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便找了个借口搪塞红袖。
  “接下来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四人走到一半,一群人朝一个方向涌去,将四人挤散了。
  柳青黛被人推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往后倒。柳青黛以为自己今天要很狼狈地倒在地上了,却只往后倾斜了一点点便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柳青黛的脸瞬间通红,她知道是顾琰睎,可是就是不敢转过身看他。
  “那个,我今天早上说的话你别当真啊,我那是没睡醒,说的胡话。”柳青黛害怕被拒绝,害怕顾琰睎嘲笑自己自作多情。
  “柳柳,我有话想和你说。”
  “说什么?”
  “我喜欢你。”
  柳青黛的心咯噔一下,转过身,眼里满是欢喜,又有点不敢相信。
  她抬头看着顾琰睎,顾琰睎的眼神很温柔“真的?”
  “真的。我开始接近你确实是别有目的,但是和你相处久了,我慢慢地就喜欢上你了。你的哭,你的笑都牵动着我的心弦。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很轻松,很自在。你不理我的时候,我很着急,想和你解释,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顾琰睎说了一大堆,柳青黛眼眶微微泛红,拥进顾琰睎怀里,抱住他的腰,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顾琰睎见柳青黛哭了,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柳柳,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惹你伤心了?”
  “没有,我没有不高兴,我太高兴了,所以才哭的。”柳青黛抬起头看着顾琰睎,向他解释道。
  顾琰睎抬起手,轻轻擦去柳青黛脸颊上的眼泪“以后不要哭了,我会心疼的。”
  柳青黛脸又红了,脸上感觉像火在烧。
  她把头埋进顾琰睎怀里,心里在想,没想到顾琰睎这么会撩人,真是深藏不露啊!
  顾琰睎环抱住柳青黛的肩,下巴抵在柳青黛头上,好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人群散去,红袖和娄月走过来见两人抱在一起。
  红袖干咳了几下,东张西望“那什么,喉咙有点痒。”
  柳青黛松开顾琰睎,看着红袖,“喉咙痒,回去吃点梨润润喉就不痒了。”
  红袖在柳青黛耳边悄悄说道“不错嘛,进展挺快的。”
  “刚刚那群人跑过去干什么呀?”柳青黛转移话题。
  “国主为了庆祝世子大喜,命人在宫门外表演打铁花。”
  “那咱们也去瞧瞧吧!”柳青黛只在电视上看过,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如今有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来到宫门外,只见打铁花的艺人穿着特制的衣服,挥舞着千余度高温的铁汁,迸出几丈高冲向空着绽放的花朵,宛若星辰,绚烂夺目。
  驻足观看的人们惊叹连连,他们不仅惊叹原来普通的废铁在融化后还可以变成如此恢弘壮阔的画面,也惊叹打铁花艺人的勇敢,上千度的铁汁,溅在身上,得多疼啊!
  看完打铁花,夜已深。
  “红袖,你睡哪?”柳青黛担心红袖没地方睡,正在纠结要不要让红袖和自己睡,然后顾琰睎睡地上。但是两个人睡好像有点挤,因为柳青黛的睡姿,额……,如果让红袖也睡地上也不好;自己睡地上,红袖睡床也不好。
  “中午你午睡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有人退房,就立马把那间房间定了下来,所以,我现在当然是和你们回客栈啦!”
  “那我就放心了。”这下不用纠结了。
  回到客栈之后,柳青黛和顾琰睎坐在屋顶上看着月亮,柳青黛靠在顾琰睎肩膀上,两人十指交扣。
  “琰晞,你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吧,我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你。”
  因为不了解,所以就不能理解,因为不能理解,所以才会产生误会,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即使看上去再坚固的感情,随着时间的积累,矛盾的增多,最后也会变得不堪一击。柳青黛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既然在一起了,就要好好珍惜才是。
  “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对我特别严格,菲菲可以在院子里肆意玩耍,而我就只能呆在书房看书学习。除此之外,每天早上天不亮我就要起床打坐练习基本功。可以说我的童年除了学习就是修炼,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后来,父亲创立了玄机阁,收留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孩子,父亲对他们都很慈祥,唯独对我,依旧严格。我也不爱与人交流,所以从小到大也没什么朋友。”
  “玄月师兄不是你的朋友吗?”
  “玄月应该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吧!
  在父亲没有创立玄机阁之前,带回了一个小孩,并告诉我和菲菲,从此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大哥,要我们好生待他。
  玄月刚到我们家的时候也不爱说话,我也不和他说话,反倒是菲菲,整天围着他转,玄月不怎么搭理菲菲,菲菲觉得没意思,过了几天就和别人玩去了。
  有一天,我在打坐练习,玄月主动找我说话,说要和我一起练习。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在一起练习,学习。”
  柳青黛听着,有些心疼顾琰睎,便抱住顾琰睎“琰晞,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好不好?我希望你接下来的人生不再那么孤单,我想陪着你。”
  顾琰睎心头升起一股暖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