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十九章 再入醉梦园

  “主人,顾琰睎和柳青黛在一起了。”一名男子递给梓阳一张字条。
  梓阳是万灵国的太子,那日钨金灭了万灵国,却不知道万灵国皇宫还有一个地下室,坚不可摧。在钨金进宫前,万灵国国主便命人把梓阳和梓潇两兄弟送到地下室,以免不测。
  钨金在灭国时发出的巨大能量波动影响到了梓阳,梓潇两兄弟,两人在地下室沉睡了许久,待再醒来时,万灵国变成了云巅之国。
  梓阳一心想要报仇,便伪装身份,混迹于各大高官之间,在他们耳边灌输不同的思想,为的就是等钨金逝后,让云巅的子民自相残杀,毁掉整个云巅。
  万灵国的子民寿命都很长,钨金因为建造云巅,耗费了太多灵力,寿命也会骤减,梓阳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梓潇和梓阳不同。
  梓潇的生母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婢女,国主虽然爱自己的母亲,可除了爱,便无法给自己母亲更多。所以梓潇从小就被人欺负,虽说是皇子,却没人真正把他当皇子对待,有时候,甚至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母亲病重,父亲忙于朝政,无法来看望母亲,母亲去世时,只有梓潇一人陪伴在其身侧。
  梓潇是能理解钨金的,两人都是受尽排挤,面对母亲的去世无能为力。但两人又不同,钨金至少修为达到了至善境,而自己至少中等水平的上善境。
  从地下室出来之后,梓潇便和梓阳分道扬镳,梓潇现在只想开始新的生活,安安稳稳,平平淡淡便足够了。
  梓阳把字条撰在手里,轻轻一握拳,字条瞬间化为了灰烬。
  顾梓潇正在书房看书,听见门外有响动,便追了出去。
  “大哥,别来无恙啊!”梓阳背对着顾梓潇。
  “找我什么事?”
  “你对你的儿子可真偏心啊!说好让连城,不现在应该叫他张九机和你儿子公平竞争阴灵的,你倒好,和你夫人联手将顾琰睎和柳青黛送下山,给两人制造独处的机会。”
  “感情的事情,不是你我所能控制的。”
  “哦?那就派张九机下山,让他们俩公平竞争啊!感情的事,谁能说得准呢?”
  梓阳见顾梓潇不说话,便飞身离开“大哥,尽早决定哦,我可不希望通过伤害我的侄子来逼你做决定。”
  顾梓潇看着蔚蓝的天空,心情低沉下来。
  顾思雨从他身后走来,握住他的手,就如多年前那样。
  柳青黛和顾琰睎总觉得寒茹姑娘被赎的事情有蹊跷,便在子时三刻去了宰相府东门,对了暗号,被小厮带了进去。
  两人在跟着小厮转了许久,到了一个极其偏僻的小院子才停了下来。
  院子里杂草丛生,有的野草都长到半个人高了,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墙和点着烛火的房间,柳青黛还以为自己被带到了荒郊野外。
  小厮一开门,只见赵嘉文正在房间来回踱步,一见房门打开,立马冲了过来“寒茹!”
  赵嘉文站定一看,并无寒茹姑娘,失望至极“你们是何人?为何知道暗号?”
  “赵公子,我们是玄机阁的。”顾琰睎答道。
  “既是玄机阁的,按照约定,你们得带着寒茹来见我,方可视为完成任务。为何两手空空?”
  “我们去过醉梦园,并未找到寒茹姑娘,还说你已经为寒茹姑娘赎了身,寒茹姑娘已经和你在一起了。”
  赵嘉文气得拍桌子“胡说!我是要为寒茹赎身不假,可是我父亲不许,还把我关在了这废弃的院子,让我反省。我与寒茹早已私定终身,我父亲不同意,我们便打算私奔。寒茹要我等她两日,她回去把自己的珠宝变卖,自己为自己赎身。我答应了,可从那之后,便再无寒茹的消息。我等得实在着急了,便向你们玄机阁求助。如今这厮竟敢说我早已为她赎了身,看我不割掉她们的舌头!”
  “公子息怒,我们回继续想办法打探寒茹姑娘的消息,公子则要想办法从这个院子出去,重新获得宰相大人的信任,如若寒茹姑娘确实遇到了什么事情,你也好帮她呀!”
  “你说得对,那就拜托两位了。”
  两人出门前,赵嘉文叫住了他们“等等,不知两位如何称呼?我如果出去了,上哪找你们啊?”
  “在下顾琰睎,公子如果有事,可来云来客栈找我们。”
  次日
  柳青黛和红袖打晕了醉梦园的两个小婢女,换上她们的衣服潜入醉梦园。
  顾琰睎则潜入皇宫,打探和亲公主的事情。
  “站住,你们俩鬼鬼祟祟在干嘛呢?”一个小婢女叫住柳青黛和红袖。
  两人转过身
  “我怎么没见过你们?”
  “姐姐好,我们是新来的,刚刚吃坏了东西,闹肚子,在找厕所呢!”柳青黛连忙答道。
  “原来是新来的啊!厕所在那边。”小婢女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谢谢姐姐,不知姐姐怎么称呼?”
  “叫我小雨就好了。”
  “好的,小雨姐姐。”
  “柳柳,还是你机灵,如果是我一个人,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估计很快就露陷了。”
  “过奖过奖。”
  小雨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左顾右盼,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进门。
  “妈妈,院子里多出两个小丫头,鬼鬼祟祟的。”
  “哦?把她们带过来我瞧瞧。”
  两人在醉梦园的后院瞎转悠,不一会儿,又碰到了小雨。
  “你们俩怎么还在这?”
  “我们,我们在熟悉一下这后院,免得下次再找不到地方或找错地方。”
  小雨眼珠一转,说道“正好我现在也没事,我就带你们转转吧。”
  “这边是厨房,这边是柴房,这边是……”
  两人跟着小雨转,转着转着,小雨把她们俩带到了一个房间。
  “小雨姐姐,这是哪里啊?”
  “这里是云霓妈妈的房间。”小雨说完,便把两人关在了房间。
  “喂,你干嘛啊!快放我们出去。”红袖拍着门大喊。
  房间的墙壁打开了一道暗门,暗门走出来一个女子,肤白似雪,眼波留情,身姿妖娆,眼角有淡淡的细纹,这细纹不但没有拖累她的颜值,反而使得她更添风情。
  红袖正准备强攻出去,柳青黛一把抓住她的手“想必这位就是云霓妈妈了吧。”
  云霓妈妈莞尔一笑,轻启朱唇道“两位姑娘鬼鬼祟祟地在我院子里作甚?”
  柳青黛见已经露陷了,便说“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今天来是来找寒茹姑娘的。”
  “哦?姑娘难道不知道,寒茹姑娘早就被赵公子赎走了?”
  “实不相瞒,我们正是赵公子委托来寻人的。如果照妈妈所说,寒茹姑娘被赵公子赎走了,那又怎会找我们来寻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赵公子与寒茹姑娘发生争执,寒茹姑娘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也未可知。”
  “既然寒茹姑娘不在这儿,那我们不便再打扰了,告辞!”
  “慢着!劳烦姑娘转告赵公子,我们虽是红尘女子,却也不能让人如此诬陷。”
  “自然。”
  柳青黛离开后,云霓妈妈便派人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