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二十五章 圈套

  雅楠被排除了嫌疑,案件又陷入了僵局。
  红袖的任务完成了,便回到了玄机书院。
  柳青黛和顾琰菲围坐在一起磕着瓜子。
  “菲菲,要不我也像你一样潜入巧颜的意识,看看能有什么新的线索?”
  “不行,这个属于中阶的木相术,你现在初阶才学了点皮毛就用中阶的土相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知道我哥会干些什么。你还是别冒这个险了。”
  “那好吧。”
  顾琰菲见柳青黛有点沮丧“这样吧,把我哥叫来,让他教你一些木相术,然后辅助你,有他在,你基本上就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了。”
  “好呀!”柳青黛狂点头,她正愁着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和顾琰睎单独相处,培养感情呢!毕竟现在大家都有事要忙。
  柳青黛跑去顾琰睎房间,顾琰睎正在打坐,柳青黛悄悄地走进去,坐在他对面,手撑着下巴,欣赏自己男朋友的盛世美颜。
  眉骨自然高挺,眉毛斜飞入鬓,鼻梁高挺,嘴唇有点薄,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却不凌厉。
  柳青黛看着看着,就脸红了,像是有一团火在脸上烧。
  正巧此时顾琰睎回过神,睁开眼,就看见柳青黛红着脸,看着自己。
  “柳柳,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脸这么红?”顾琰睎站起身走向柳青黛。
  柳青黛站起来连连摆手“没,没,我没事。就是天气太热了,我刚刚跑过来的,就脸红了。”
  顾琰睎走到柳青黛跟前,抬起手,用衣袖轻轻地印干了柳青黛额头上的汗。
  “下次不要跑了,你对着风之灵叫我,我便过来了。”
  “好。”柳青黛完全沦陷在了顾琰睎的温柔举动里,差点忘记了自己过来找他是有正事的“对了,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
  “我想用木相术操控豆豆,通过豆豆操控巧颜,看巧颜能不能帮我们找到点线索。菲菲说我现在的能力还不够,要我来找你。”
  “好,我教你。”
  两人盘腿,面对面坐在床上。
  顾琰睎伸出双手,掌心摊开朝上“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掌上。把注意力放在掌心,不要排斥我传输给你的能量。”
  柳青黛感觉手掌心痒痒的,像是有人在挠,过了一会儿,那种痒痒的感觉消失了,变成了一股温暖的气流,气流通过手掌心流向她的全身。
  “现在闭上眼,将注意力放在眉心,呼唤豆豆。”
  柳青黛和顾琰睎一起来到了豆豆的意识里。
  “豆豆?”
  “主人。”豆豆一听到柳青黛的呼唤,就现身了。
  柳青黛看了一眼顾琰睎,顾琰睎握住柳青黛的手,温暖而有力,柳青黛之前的不安消失了。
  “豆豆,我要通过你操控巧颜,帮我们寻找线索。”
  “是,主人。”
  巧颜手里抱着傀儡娃娃,眼神呆滞地往云霓妈妈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房间空无一人,巧颜径直走向那面会活动的墙。
  “找墙的开关。”柳青黛命令道。
  “是。”巧颜木木地回答。
  巧颜在墙的周围摸索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看到了床头后面的墙壁有一个小小的突起,便试着按了一下,旁侧的墙开了。
  巧颜抱着傀儡娃娃走了进去。
  “今天巧颜姑娘好奇怪啊!我在她身后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应我。”小雨对小桃说。
  “会不会是你声音太小了,巧颜姑娘没听见啊?”
  “不可能!”
  云霓妈妈从两人身旁经过,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嘴角勾起:鱼儿上钩了。
  墙的后面是一条很长的通道,通道没有光,巧颜从袖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点亮后才看得见路。
  不知走了多久,通道传来水滴声,巧颜顺着声音走去,走到尽头是一个山洞。
  山洞里有一个笼子,笼子里关着一个女子,披头散发,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寒茹?”柳青黛控制着巧颜的身体问道。
  那女子转过身,摸索着抓着笼子上的铁栏杆,激动地问“巧颜?是你吗?”
  看来,这就是寒茹没错了。
  巧颜走近一看,寒茹的眼睛上蒙着一块布,眼眶下有几行血迹,已经干涸,有点恐怖。
  柳青黛抖了一下。
  “别怕,继续集中注意力。”顾琰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寒茹,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是谁干的?”
  “我,我,我不知道。”寒茹的声音和表情都很痛苦,抓着笼子的手也在不停地发抖。
  笼子很结实,柳青黛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转头看向顾琰睎。
  “先让巧颜出来。”
  “好。”
  “寒茹,你别怕,我很快就来救你出去。”巧颜对寒茹说。
  从豆豆的意识出来之后,顾琰睎把顾琰菲和张九机叫到了一起。
  “菲菲,张九机,你们俩去丞相府找赵公子,就说我们已经找到了寒茹姑娘。她被关在醉梦园的地下囚室,通道在云霓妈妈房间,通道开关在床头靠墙那里。让他去衙门报案,说醉梦园私设地牢,滥用私刑。”
  “好。”顾琰菲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哥,我们去通知赵公子,那你们干嘛?”
  “我另外有安排?”
  “那好吧。”顾琰菲看了一眼柳青黛,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啦。”
  说完,顾琰菲就拖着张九机走了出去。
  “琰晞,你还有什么安排啊?”
  “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顾琰睎说着便拉起柳青黛的手往门外走。
  “琰晞,你要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顾琰睎带着柳青黛来到了玉石铺子“掌柜的,做好了吗?”
  “做好了,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出来。”
  掌柜的拿出一对玉坠,一龙一凤,合在一起刚好一整块。
  顾琰睎拿起那块凤的玉坠挂在柳青黛的脖子上“我看星月国好像很流行这个,我便也买了一对。”
  柳青黛踮起脚抱着顾琰睎“琰晞,谢谢你,我很喜欢。”
  赵嘉文带着一队人包围了醉梦园。
  “官爷,您这是干什么?”云霓妈妈从人群中出来,走到捕头面前。
  “你们涉嫌私建地牢,滥用私刑,我们现在要对醉梦园进行搜查。”
  “冤枉啊,真的是天大的冤枉啊!”云霓妈妈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官爷!我正儿八经的做生意,怎么敢私建地牢,还滥用私刑呢?您告诉我,是谁冤枉我们的,我要好好和他理论理论。”
  “是我。”赵嘉文从人群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