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三十一章 选择

  “玄机阁新任务,我们要找到醉梦园收集星月国机密的证据,然后给赵公子,由赵公子呈交给星月国国主。
  机密泄露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有大臣暗中与醉梦园勾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暗中偷听。”顾琰睎召集几人开会。
  “菲菲,柳柳,你们俩利用傀儡娃娃打探醉梦园的内部情况,查清楚云霓是如何弄到那些机密的。”
  “好。”
  “小九,你负责查清楚经常去醉梦园的大臣有哪些,这些大臣的职位是什么。交一份名单给我。”
  “好。”
  顾琰菲和张九机走出去之后,柳青黛坐在那里迟迟不动。
  “琰晞,我有件事憋在心里好久了,我想和你聊聊。”
  “什么事,你说。”顾琰睎在柳青黛身边坐了下来。
  “你们一直说我是什么阴灵,这个阴灵到底是什么?你们如何确定我就是阴灵呢?”
  “相传,钨金上神逝世前留下一则预言。
  在他逝世后云巅会产生内乱,被三股势力分成三个国家。钨金上神的元灵在他逝世后被分成了阴阳二灵。
  阴灵现世后会寻找到阳灵,阴灵找到阳灵后,在大雪(二十四节气)那日举办一个能量激活仪式,仪式会激活阴灵、阳灵潜在的能量,打开通往钨金上神神识的大门。
  借由钨金上神的能量,则可使云巅重新统一。故而,云巅传言,得阴灵者得天下。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我问你是从哪里来的,你说是钨金带你来的,我便笃定你是阴灵。”
  “玄机阁不是不参与三国争斗吗?那为什么你一开始还要刻意接近我?”
  “我们是不参与三国争斗,但是我们是因为战乱,才有了如今的玄机阁。三国统一之后,国泰民安,我们的任务就会大大减少,收入也会减少。
  如果我们玄机阁因为辅佐阴灵立下战功,又得另当别论了。三国统一之后,学习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玄机书院便可以借此宣传,招入大批新生,而且因为有战功,所以也没有学院敢向我们挑事,如此便避免了许多麻烦。”
  “我明白了。”柳青黛点点头,心想:这就是转型嘛!
  “可是我就一普通女子,如何担得起如此重任?我害怕。而且我也没有信心可以坚持下去。”
  顾琰睎握住柳青黛的手“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陪你找到阳灵,陪你一起面对所有困难。”
  柳青黛心头一暖“谢谢你,琰晞。”可转念一想,又问“那我要如何才能找到阳灵呢?”
  “在寒露那日,阴灵通过法阵,发出能量波动。阳灵会受能量波动的指引找到阴灵。”
  “明白了。”
  柳青黛还是担心自己不够坚定,临阵脱逃。毕竟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获得重生的机会,自然要好好活着。
  “琰晞,你带我出去转转好吗?”
  “好。”
  顾琰睎和柳青黛两人手拉着手,走在大街上。
  街上很繁华,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街道两旁屋宇鳞次栉比,有茶楼,酒肆,客栈,庙宇等等。还有各式的商店,有买绫罗绸缎的,有卖糕点的,有卖珠宝香料的,也有卖香火纸马的……
  此外还有药店和门诊。
  街边有小摊贩,有的帮忙写家书,有的算命看卦……
  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有做生意的商贾,有叫卖的小摊贩,有骑马的官吏,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嬉戏玩闹的街巷小儿,街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瘦弱孩子。
  两人走到码头处。
  码头商船云集,工人们卖力地搬货、卸货。
  码头边小摊小贩云集,饮食摊,杂货摊,鱼鲜摊……这里的小摊比大街上种类更多,价格也更便宜。
  吆喝,讨价还价……好不热闹
  河里船只往来,首尾相接。有满载货物的商船,有供人观光游览的小船,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
  河上有一座大桥,结构精美,桥上行人往来,络绎不绝。
  有人站在桥上与船上的人招手吆喝,有人站在桥上观赏风景。
  再往前走便到了郊外。
  郊外住的大多是农户人家,此时正是饭点,农户家里升起炊烟。
  农户旁边鸡圈里的鸡“咯咯咯”地叫着,好像在说“主人,我饿了。快来喂我吃谷子吧!”
  羊圈里的小羊羔跪在母羊身旁,如饥似渴地吮吸着羊奶。
  田间小路上有人扛着锄头回家,有人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埋头苦干。
  “老二,还不回去啊!你媳妇等着你回家吃饭呢!”小路上的人朝着地里的人大喊。
  地里的人直起腰,用肩上的毛巾擦了一把汗,扭头回应道“我马上干完就回去了。”
  柳青黛见到此情此景,想起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的那句“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岁月静好,人们安居乐业,勤劳朴实。
  “琰晞,你经历过战争吗?”柳青黛抬头看向旁边的顾琰睎。
  顾琰睎沉默了一会儿,答道“经历过。”
  顾琰睎十岁那年,接到他人生中第一单任务。那时正是战乱期间,他惴惴不安地下了山,经历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战争。
  “可以给我看看吗?”柳青黛从来只在新闻里看过战争,但也只是一小段画面,感触并不深刻。
  顾琰睎用木相术进入柳青黛的意识,将自己经历过的战争重现在柳青黛脑海。
  战火纷飞的时候,天空没有现在这么蓝,这么明亮。
  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残破的尸体随处可见。
  街上一片荒凉,街边店铺大门紧闭。
  农田因为无人耕耘,早已杂草丛生。
  一群士兵闯进农舍,如土匪一般,抢走家禽家畜,又进屋到处搜刮粮食,珠宝。
  “官员,求求你们,给我们留一点吧。”一位妇人跪在地上,抱住士兵的腿,乞求道。
  士兵一脚踢开那妇人,抱着粮食,扬长而去。
  军营,抓到的战俘会被关在一起,然后被一起送去刑场,最终尸体被随意丢弃在乱葬岗,乱葬岗尸体堆积如山,周围的土地被血染红。
  顾琰睎只展示了一小部分给柳青黛看。
  柳青黛睁开眼睛时,已是泪流满面。
  顾琰睎抱着柳青黛,任由她在自己怀中放肆痛哭。
  这时候,柳青黛已经知道自己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