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三十七章 初雪

  次日,醉酒的三人醒来头痛欲裂。对于昨晚醉酒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们昨晚是怎么回来的?”柳青黛问。
  “不知道。”顾琰菲,红袖两人摇摇头。
  冷香凝走了进来,默不作声。
  “香香,我们昨晚怎么回来的?你知道吗?”柳青黛问道。
  三人和冷香凝关系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很差。
  “顾琰睎,张九机,玄月三人送你们回来的。”
  冷香凝见三人呆呆地坐在床上“你们还不起来,上课就要迟到了。”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今天还要上课,便急急忙忙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穿衣。
  三人赶到教室时,正好上课铃响起。
  “站住!”老师叫住正准备进教室的三人。
  “你们俩,胆子挺大的嘛!第一天上课就迟到?”老师看着柳青黛和红袖。
  “还有你,顾琰菲,每天都迟到,不要以为书院是你家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师一声喝住顾琰菲。
  “你们三个,给我去外面罚站!”
  三人垂头丧气地站在外面。
  张九机写了张小字条扔给顾琰睎,顾琰睎打开一看,上面画了一只乌龟。
  正巧,两人被那老师逮个正着“你们俩也想出去罚站吧?外面太挤,站不下了,你们俩就在教室后面站着吧!”
  小样,还想和我斗!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老师的课结束了,大家纷纷收拾东西往外走。
  “这个老师比老严还凶,是谁呀?”柳青黛问顾琰菲。
  “他呀!叫墨白,当初和我爹爹一起创办的玄机阁,比我爹爹还凶。”
  “我还以为整个书院除了你爹爹,你谁也不怕了呢!”红袖说道。
  “那你实在是太抬举我了。”顾琰菲一想到这个墨白就犯怂。
  顾琰睎和张九机走出来,张九机学着墨白的语气对顾琰菲说“顾琰菲,不要以为书院是你家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顾琰菲被激怒了,追着张九机跑“张九机,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顾琰睎递给柳青黛一个小药瓶“这个是解酒的。”
  柳青黛接过药瓶“我昨晚喝醉之后,有撒酒疯吗?”
  顾琰睎假装表情很严肃的样子,点了点头。
  柳青黛捂住脸“完了,我现在没脸见人了。”
  顾琰睎不忍心再逗她,便拿下她的手“你昨晚喝醉之后没有撒酒疯。”
  “真的?”
  “真的,你喝醉之后特别可爱。”(作者: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开始都疯成了那副样子,还说可爱。)
  “顾琰睎,你变坏了啊!”柳青黛此时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昨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昨晚?”柳青黛歪着头想了想“不记得了。”
  “看来以后得让你少喝点酒。”完全不记得了,那我岂不是亏了?顾琰睎心想。
  “我做了什么?”柳青黛凑过来问。
  “你偷亲我。”顾琰睎说道后面越说越小声。
  柳青黛听完,捂着嘴笑了起来“琰晞,你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啊!”
  顾琰睎满脸通红,幸亏这时候同学们都走光了,不然“顾琰睎害羞脸红”传出去,之前营造的“高冷男神”形象就崩了。
  柳青黛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叫了起来,柳青黛捂着肚子“琰晞,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好。”顾琰睎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拉着柳青黛的手往食堂走去。
  红袖一下课就跑来后山找玄月。
  这次玄月没有在打坐,像是在等人。
  红袖到了之后,玄月递给红袖一个小药瓶“醒酒的。”
  红袖接过小药瓶,揣在手心里“谢谢。”
  玄月不再说话,开始打坐。
  不知从何时起,玄月开始习惯红袖在身边的陪伴。
  开始他打坐的地方并不固定,后来,他便不再去其他地方打坐了,红袖每一次都能在这里找到他。
  就这样,柳青黛等人安然惬意地度过了这个秋天,迎来了云巅的第一场雪。
  柳青黛一觉醒来,开窗,外面银装素裹,雪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大地,悄无声息。
  柳青黛叫醒顾琰菲和红袖后,穿上鞋子,披着一件厚厚的斗篷就出来了。
  这是她到云巅之后的第一场雪。
  踩在雪地上,发处“嘎吱嘎吱”的声音,留下一串脚印。
  不一会儿,柳青黛的头上落满了雪。
  顾琰菲和红袖也穿好衣服跑了出来,三人站在雪地里,雪洒落在三人身上,显得尤为动人。
  顾琰睎和张九机也来到了宿舍门口。
  张九机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朝顾琰菲砸去。
  顾琰菲毫无防备,雪球重重地砸在她脸上。
  顾琰菲也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揉成雪球,追着张九机砸“张九机,你死定了!”
  张九机边跑边说“我也没想到你反应会这么慢,都不会躲。”
  柳青黛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人,在旁边笑。
  顾琰睎走到柳青黛身边“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脸和手都冻得通红了。”
  顾琰睎把柳青黛冻得通红的手握在手里。
  “这是我来云巅见到的第一场雪,太激动了,就忘记穿衣服了。”柳青黛吐吐舌头。
  “快进去吧,穿上衣服再和大家一起玩。”顾琰睎说着就把柳青黛往房间里面推。
  “琰晞,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唠叨了,这还是那个高冷男神顾琰睎吗?”
  “我唠叨那也只对你一人。”顾琰睎手里依旧紧紧握着柳青黛的双手。
  红袖看到了躲在树上观望的玄月,便一跃到了他身边“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啊?”
  玄月不说话。
  “和我们一起下去玩吧!”红袖拉着玄月的手。
  玄月竟乖乖跟着红袖下来了。
  柳青黛换好衣服之后,见冷香凝一人呆在房间看书,觉得太过无趣,浪费了如此美景,便拉着冷香凝一起加入了打雪仗的行列。
  “我们女生一组,你们男生一组,三局两胜,一炷香内,被砸中的次数多者算输。”柳青黛解说比赛规则。
  冷香凝不愿意和他们一起打雪仗,便自愿当起了裁判。
  顾梓潇和顾思雨在暗处看着几人玩的如此欢脱,就连平日不怎么笑的玄月和顾琰睎(顾琰睎他爹没怎么见过自己儿子笑),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也笑得像个孩子,无忧无虑。
  “要是没有战争,他们这个年纪,或许会一直这么快乐吧!”顾梓潇感叹道。
  “他们现在就很快乐呀!”顾思雨也被这群孩子们的欢乐氛围感染。
  大雪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