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三十九章 交换戒指

  老板见柳青黛的手压在图纸上,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敛了许多。
  “姑娘这次要我们做的是什么?”老板坐了下来。
  “这次要做的可不止一双鞋了,老板,你是不是要算我便宜点啊?”
  “那是自然。”
  “这次,我们要签合同。”柳青黛从怀里掏出两份合同。
  一日,柳青黛在房里数钱,顾琰菲急急忙忙跑过来“柳柳,出事了。”
  “什么事?”
  “那工匠铺的老板把咱们的溜冰鞋卖给其他人了。”
  柳青黛放下手中的钱,双手紧握拳头:该死!竟然忘记了版权问题了!
  “柳柳,要不我找人去把那老板打一顿?”
  “等等,先别急。”柳青黛计上心来。
  那老板见柳青黛拿出了两份合同,心里暗觉不妙。
  “老板,上次请您帮我们做溜冰鞋,您做工精巧,鞋子做的很好。我相信您也从溜冰鞋牟利不少。之前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就不追究了。
  这次要做的东西比较多,我相信您还可以通过这个大赚一笔,不过,这次不能光您一个人赚了,我也要分红,如何?”
  那老板见自己偷偷卖溜冰鞋的事情败露,而且人家也是有靠山的人,不便争执计较。“姑娘聪敏过人,姑娘愿意与在下合作,是在下的荣幸。”
  合同注明,溜冰鞋,雪板,雪靴,雪仗,雪镜,头盔,雪服等,凡是由甲方(柳青黛)提供的草图给乙方(贾昭平),乙方不得私自售卖其成品与样品。图纸不得流传出去,若损害到甲方利益,乙方应双倍赔偿甲方。
  凡乙方通过售卖甲方图纸上的成品,除去本金所得的纯收益,甲方与乙方五五分成,乙方不得欺瞒甲方所得纯收益。
  合同基本上都是著名版权以及收益分红等事项,贾昭平看过之后并未觉得不妥,便爽快地签了。
  合同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
  柳青黛看着合同上贾昭平的签名,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把合同叠起来揣在怀里。
  “接下来你还想去哪?”顾琰睎看着柳青黛现在俨然一副小财主的样子。
  柳青黛拍了拍钱袋“难得出来一趟,我又有钱,走,去买好吃的!我请客!”
  柳青黛去了顾琰菲经常去的糕点铺子,买了顾琰菲爱吃的糕点。
  然后又去成衣铺给红袖买了两套衣服。红袖总是穿红衣服,她都审美疲劳了,也该换换其他颜色了。
  之后又给冷香凝,张九机,玄月都买了点小礼物。
  柳青黛带着顾琰睎来到一家首饰店。
  “老板,我要的东西做好了吗?”柳青黛拉着顾琰睎走进去。
  额,这场景似曾相识啊!只是上次是顾琰睎,这次换成了柳青黛。
  掌柜的是一名女子,约莫四十来岁,风姿绰约。
  “柳姑娘,您稍等,我马上给您拿过来。”
  掌柜的说着便进里屋拿出一个小盒子,小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大一小两枚戒指。
  柳青黛取出那枚大的戒指套在了顾琰睎左手的无名指上,大小正合适。
  “这个是戒指。在我们那儿啊,相爱的两个人会为彼此套上戒指,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论平穷与富贵,都要相互依偎,彼此理解,珍爱一生。我为你戴上戒指,从此以后,你便是我一个人的。”柳青黛有些霸道地对顾琰睎说。
  顾琰睎和柳青黛在一起之后,性格变了不少。没有之前那种冷漠,特别是和柳青黛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于是书院便有不少女孩子跑来勾搭顾琰睎,虽然顾琰睎在其他人面前依旧高冷,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其他女生对他的幻想。
  柳青黛虽然知道顾琰睎对她是忠实的,但是看到其他女孩子跑去勾搭顾琰睎还是会吃醋。
  那次和顾琰菲上街的时候,柳青黛路过这家首饰铺,她摸着脖子上顾琰睎送她的项链,就想起了现代的戒指,当即便进去和老板娘商议定做专属于两个人的戒指。
  顾琰睎从盒子里拿出那枚小的戒指,套在了柳青黛左手无名指上“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柳青黛看着手上的戒指,别提有多开心了,她指着戒指上的小字“你看,我还刻了我们两个的名字呢!”
  顾琰睎定睛一看,戒指上刻着“顾琰睎&柳青黛”,字很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谢谢掌柜的,这是剩下的银子,你点点。”柳青黛从钱袋里拿出一叠银票交给掌柜的。
  掌柜的接过银票直接放进了衣袖“我看得出来,姑娘是实诚之人,我相信姑娘,不必点了。”
  “谢谢掌柜的。”
  “二位慢走!”
  柳青黛和顾琰睎手拉着手,一路上一直不说话,终于憋不住了,问道“你难道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手的尺寸吗?”
  “你是怎么知道我手的尺寸的?”顾琰睎后知后觉地问道。
  柳青黛先是生气地看着顾琰睎:你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但又转念一想:他不就是这样的人吗?算了,不和他计较了。
  柳青黛举起握在一起的双手“就是这样,每天都会手拉手,久而久之,就对这双手特别熟悉了。”
  顾琰睎又被柳青黛给暖到了,握住柳青黛的手又紧了些。
  “主人,接下来是不是要给我买鸡了?”小灵儿终于忍不住发问。
  “啊!差点忘了。”柳青黛拉着顾琰睎往回走,给小灵儿买鸡,顺便也给自己买了一只叫花鸡。
  滑雪场很快便被柳青黛等人发展了起来,书院的学生们有的迷恋滑雪,有的迷恋滑冰,这个冬季和以前的冬季比起来,显得格外的热闹。
  后来,柳青黛又带大家玩起来冰壶和冰球游戏。
  柳青黛还颇有勇气地去和顾梓潇申请在玄机书院办了一场冬运会,冬运会所有观众凭票入场,票价不贵,大家又第一次听说冬运会,都感到新鲜,便纷纷买票来观赛。
  如此一来,又是一笔收入,柳青黛将冬运会的门票所得,大部分上交给了顾梓潇,小部分留了下来给参赛选手们买奖品。
  大家因为观看冬运会,见选手们在雪地里或冰面上身手矫健的样子,也跃跃欲试,到处打听这些设备在哪买,怎么用。
  柳青黛则乘机宣传了一下自己的合作伙伴----贾昭平的店,以及玄机学院的“教练”们。
  卖设备的钱,贾昭平如约和柳青黛五五分。而请教练的钱,则是一部分给玄机阁,一部分给教练,柳青黛分文不取。
  通过这几个项目,柳青黛挣了不少钱。不仅把学费给缴纳清了,还有了一堆存款。她把这些钱分成了好几份,分别放在一个个干燥密封的坛子里,然后埋在了不同的地方。
  顾琰菲和红袖在柳青黛背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探出头,看着她卖力地挖坑埋钱。
  “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她啊?”红袖小声问道。
  “还是不要去了吧,她如果想我们帮她,早就叫咱们和她一起去埋钱了。”顾琰菲答道。
  “柳柳为什么要把钱埋起来啊?”红袖又问。
  顾琰菲耸肩摆手“不知道。”
  “她转身了!”顾琰菲和红袖两人迅速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