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十一章 心结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话说顾琰菲在冷宫门口被人发现后带回了张九机的寝宫。
  
      顾琰菲醒来之后,见自己的手指头缠了个纱布,动了一下手指头,隐隐作痛,便问“小九,我手怎么了?”
  
      张九机正端坐在桌边看书,听见顾琰菲醒了,便放下书,悠悠说道“你被偷袭了,手被割了个口子,我能量还没恢复,你现在醒了,就自己治一下吧。”
  
      顾琰菲试着启动水相术,却发觉,自己没有能量了。
  
      顾琰菲又试了几次,依旧感受不到水相术能量的涌动,又试了其他的,其他的能量还在。
  
      “小九。”顾琰菲带着哭腔“我没水相术的能量了。”
  
      张九机一听慌了神,连忙走到顾琰菲身边用自己的水相术能量波动感应顾琰菲体内的水相术能量“你的能量还在啊!”
  
      顾琰菲眼眶噙着泪,看着张九机“可是我现在感应不到了。”
  
      张九机安慰顾琰菲道“你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先好好休息吧,说不定睡一觉起来,明天就好了。”
  
      “真的?”顾琰菲此时完全没了和张九机斗气的那股嚣张气势,可怜巴巴的样子,我见犹怜。
  
      “真的。”
  
      张九机安抚顾琰菲睡下之后,偷偷到了偏殿用风之灵联系顾琰睎“琰曦,菲菲出事了!”
  
      “什么事?”
  
      “她今天在冷宫被人偷袭了,手指被划了个口子,现在感应不到水相术的能量了。”
  
      顾琰睎思考了一会儿答道“她的能量应该是被锁住了。”
  
      “那要怎么才能把锁住的能量重新释放啊?”
  
      “能量被锁一般与心结有关,你需要用木相术潜入她的意识,找到她的心结,就能解锁了。”
  
      “好,我知道了!”
  
      挂断之后,柳青黛问道“潜入菲菲的意识要消耗很多能量吧?小九一个人可以吗?”
  
      “还记得我曾与你说过有天赋者修炼起来极快吗?”
  
      “好像是说过。”
  
      “小九便是木相术天赋极高者。”
  
      张九机进入了顾琰菲的意识后,隐隐约约见到了一个背影。
  
      “澄远,等很久了吧?”顾琰菲的声音在张九机背后响起。
  
      张九机一转身见顾琰菲打扮得十分灵动可爱,虽然说她平时穿得也很机灵俏皮,但是很明显,这一身是精心打扮过了的。
  
      澄远转过身,笑得极温柔,看顾琰菲的眼神也充满爱意。“没有,我刚到!”
  
      张九机双手抱胸,不屑地说了句“长得一般嘛!这丫头的眼光果然不怎么样。”
  
      澄远拉起顾琰菲的手“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人来到了集市,澄远带顾琰菲去了一家糕点铺“这家新开的糕点铺味道不错,糕点甜而不腻,入口即化,一定合你口味。”
  
      张九机抬头一看,这糕点铺不就是顾琰菲常去的那家吗?原来是这个澄远的介绍的!
  
      两人买了糕点,从糕点铺走出来,顾琰菲一脸幸福。
  
      之后,澄远又带着顾琰菲去买了好多好吃的。
  
      在回书院的必经之路上,两人遇到了埋伏。
  
      从两旁的草丛中射出一阵箭雨,顾琰菲冷笑道“当我们玄机书院是吃素的吗?这样也敢来偷袭!”
  
      顾琰菲建起防护罩罩住了两人,澄远则抽出腰间的剑准备应战。
  
      澄远居然是普通人?!张九机震惊。
  
      箭雨完后,黑衣人围了上来,嘴里默念着什么,顾琰菲感觉头痛欲裂,防护罩也消失了。
  
      “菲菲,你怎么了?”
  
      “我头好痛!”顾琰菲捂着耳朵抱着头,表情痛苦地蹲在地上。
  
      澄远意识到是黑衣人在唱诵什么,便拿起手中的剑朝黑衣人刺去。
  
      谁知,草丛中又冒出一群黑衣人,手握长剑与澄远打斗。
  
      奇怪的是,那群黑衣人并没有伤害顾琰菲,只是念咒限制了她的行动。
  
      张九机从胸前拿出一块手帕遮住了脸,现身将顾琰菲周围的黑衣人全部打倒。
  
      澄远一人难敌四手,渐渐的,体力逐渐透支,胸口被黑衣人刺了一剑,倒在地上。
  
      黑衣人在他怀里掏走了一块玉佩,便匆匆离去。
  
      顾琰菲捂住澄远的伤口,鲜血依旧从顾琰菲手指缝里冒出。
  
      顾琰菲声音颤抖地说“澄远别怕,我现在就救你。”
  
      一束强烈的蓝光从顾琰菲手掌冒出,可是顾琰菲依旧可以感受到指间有温暖的液体一股一股地流出。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怎么也冷静不了,能量无法集中。
  
      澄远吃力地抬起手,握住顾琰菲的双手,虚弱地说道“菲菲,要好好的。”
  
      话未说完,澄远的手落了下去,没了气息。
  
      顾琰菲抱住澄远的身体嚎啕大哭。
  
      张九机疑惑,为什么那群黑衣人会对顾琰菲有这么大的影响呢?
  
      他捡起地上的箭一看,箭头上涂了一层白色的粉末,无色无味。
  
      张九机对着那箭头施展了风相术,风相术形成的保护罩慢慢地被白色粉末溶解。
  
      奇怪为什么我的保护罩会被溶解,菲菲的就没有呢?这些白色粉末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菲菲听了那些人念的咒语会头痛?而对自己却毫无影响呢?
  
      顾琰菲的哭声将张九机的思绪拉了回来。
  
      张九机走到顾琰菲身边,正准备安慰她,顾琰睎赶来。
  
      顾琰睎以为张九机要伤害顾琰菲,便用木相术唤起了周围的藤曼,欲将张九机捆住,同时又对张九机发了一个火球。
  
      张九机见状,隐了身,在一旁观察。
  
      “菲菲,怎么了?”
  
      “哥。”顾琰菲见顾琰睎来了,抓住顾琰睎的手,激动地说道“求你救救澄远。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顾琰睎检查了澄远的生命体征之后说道“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顾琰菲一听,抱住澄远冰冷的尸体不停地说“澄远,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没有及时救你!对不起!”
  
      哭着哭着,顾琰菲哭晕在了澄远的尸体旁。
  
      顾琰睎将顾琰菲和澄远两人带回了书院。
  
      顾琰菲昏睡了一天一夜后醒来,见顾琰睎一只手撑着头,双眼微闭,守在一旁“哥,你守在这里干什么?”
  
      顾琰睎本来就没睡,只是闭目养神,听见顾琰菲醒了,便问道“现在好点了吗?”
  
      顾琰菲一头雾水的样子“我生病了?”
  
      顾琰睎眉头微蹙“你还记得在你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我昏迷?哥,你别逗我了。”顾琰菲还是一头雾水。
  
      顾琰睎猜测,可能是顾琰菲太过伤心,选择性失忆了,便想不提也罢,便笑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爹娘让我叫你起床,现在已是正午了。”
  
      顾琰菲朝窗外一看,果然太阳已经高高悬挂在空中了,顾琰菲一慌,也忘了细究为什么顾琰睎会在她房间小憩等疑惑点了。
  
      “完了完了,这次我怎么起这么晚啊!不知道爹爹得罚我多少天晨练!”
  
      张九机从顾琰菲的意识中出来。
  
      所以她这次的能量被锁是因为想起来了吗?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