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三十一章 赤乌国 五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红袖,当女皇的感觉怎么样?”顾琰菲闲来无事和红袖用风之灵聊起了天。
  
      红袖耷拉着脸,下巴抵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别说了,累死人了!我都瘦了!”红袖说着还捏了捏自己的脸。
  
      顾琰菲见状,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糕点,安慰道“没事没事,瘦一点骨感!”
  
      红袖依旧没精打采地回应道“可是我不想这么瘦,我想胖一点,真羡慕你们这些有胸的!”
  
      “嘿嘿,那我从我身上转移几斤肉给你好了,然后再让柳柳也转几斤给你,哈哈哈。”顾琰菲打趣地说道。
  
      “对了,柳柳最近怎么样?我最近超忙,都没怎么和她联系。”一说到柳青黛,红袖才想起来好久没和她联系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咱们英勇的柳柳女侠现在在沙堡剿匪呢!”顾琰菲笑嘻嘻地说道。
  
      正在沙堡查探沙堡内部构造的柳青黛打了一个喷嚏后,吸了吸鼻子“谁在想我!”
  
      “沙匪?”红袖听说钥匙碎片都是和隐世的族群有关,着和沙匪有什么关系呢?
  
      “对呀,据说沙匪抓了流沙族首领,现在在想办法救人呢!”顾琰菲瞟了一眼旁边的水晶糕,那水晶糕似乎在向她招手“快来吃我呀!”
  
      “阁主说要我们阻止梓阳的计谋,阻止三国开战,可是我最近看大臣们的奏折都是说人心惶惶,各处杀烧抢掠,极不太平,我觉得,三国还没开战,国内就是各种混乱了。”红袖望着堆积如山的奏折,打了个寒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顾琰菲一手撑着头,想起自己神秘兮兮的老爹,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爹怎么想的,反正就先这么呆着,等他下一步指示好了。”
  
      顾琰菲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坐正身体,摆出一副有急事的样子,对红袖说道“红袖,我还有事,今天先聊到这儿吧!”
  
      “嗯,好!”
  
      顾琰菲左手拿着水晶糕,右手端着茶杯,一口糕点一口茶,嘴里碎碎念道“也不知道我爹怎么想的,让我天天呆在赤乌国的皇宫,吃吃喝喝,难道的养猪吗!又或者,他希望我把赤乌国吃空,然后赤乌国就不算威胁了?”
  
      张九机一进门就听到这样的言论,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顾琰菲白了一眼张九机“有什么好笑的?”
  
      张九机尽力止住笑,憋得满脸通红,还是没忍住,边笑边说道“哈哈哈,你说你能把我们赤乌国吃空,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
  
      顾琰菲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张九机“怎么,小看我?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咱俩同门的份上,我嘴下留情了,不然我真的可以吃空你们赤乌国。”
  
      张九机妥协道“好好好,我的错,多谢顾女侠嘴下留情。不过,你这小身板,这么能吃,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顾琰菲挺起胸,愤愤地说道“哪里是小身板啦!本小姐该有肉的地方一点肉也没少,小身板是红袖那种!”
  
      张九机见状,红着脸别过头说道,干咳了一句后说道“说正事。”
  
      顾琰菲放下手中的糕点和茶,走到房门口,探着头左右两边望了望,确定没人后,把房门紧紧关上,小跑到张九机身边坐下“查到了吗?”
  
      “嗯,那冷宫原本是浣衣局,后来接二连三有宫女被杀,父皇便下令封锁了那里,谁也不能靠近。”
  
      “那密道呢?”顾琰菲急切地问道,上一次她在密道晕倒后,恍惚间看到自己满手鲜血,面前躺着一个男人,却看不清他的脸。
  
      “没人知道密道的存在。”张九机眉头微蹙,自己当时是按照自己零零碎碎的记忆找到的密道,可是自己又是怎么知道密道的存在的呢?
  
      “这就奇怪了,看那密道里的石块,应该是很早以前就有了的。”顾琰菲的脑袋高速运转着,突然灵光一现“对了,当初你们云巅国的国都是谁选的啊?”
  
      “国师选的。国师说,此地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三国若是混战,赤乌国被攻陷的可能性最小,也适合我们在此养精蓄锐,待夺得云巅,再另选新国都。”张九机说着说着,心里对这个国师的身份更加怀疑了。
  
      顾琰菲追问道“你知道国师的名字叫什么吗?”
  
      “不知道。”张九机摇摇头。
  
      顾琰菲唤出两只灵蝶,笑道“让我的灵蝶去跟踪一下那个国师,看他有什么秘密!”
  
      张九机没有阻拦,他知道,顾琰菲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自从张九机从云巅回来之后,他发现父亲弈北辰变得比之前更加暴戾没有耐心了,而且对他也不再像以前那么信任,现在弈北辰和国师议事的时候都会把他支开。
  
      张九机也越来越相信,国师,绝对不止要帮父皇统一云巅这么简单。父亲脾气变得如此暴躁,和国师肯定有关系。
  
      深夜
  
      顾琰菲躺在床上,泪流满面,嘴里悲痛地大喊大喊“澄远,你不能死!”
  
      在屋外的小蕊听见房里顾琰菲在哭喊,便提着灯走了进去,摇着顾琰菲的肩膀“姑娘,醒醒!”
  
      顾琰菲猛地坐起,脸上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衣服也被汗水浸湿。
  
      “姑娘做噩梦了?”小蕊关切地问道。
  
      顾琰菲没有说话,小蕊便也没再多问。
  
      小蕊拿出手帕帮顾琰菲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又在衣柜里取出一套干衣服给顾琰菲换上。
  
      顾琰菲此时心晴极为复杂,自己终究还是全部想起来了,澄远为了救自己而死,可是自己在密道里又看见了自己的画像,上面还写着澄远的名字,那密道的房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如果是许久无人居住,肯定会像冷宫外面的院子那般,积满灰尘,结满蜘蛛网。
  
      澄远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自己以前从未怀疑过他,可现在细细想来,澄远身上有太多疑点。
  
      每一次都是澄远来找自己,自己却从未去过他家,连他住哪也不知道。他的父母可健在?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他是做什么的?
  
      自己好像只知道他叫澄远,对自己的喜好了如指掌。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