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三十六章 细思极恐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顾琰睎听到柳青黛要为心晴治疗的时候,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快点!再快点!柳柳千万不能出事啊!
  
      柳青黛不解地问顾琰睎为什么?
  
      可还未等顾琰睎回答,她手腕上的风之灵就如没了信号一般,虽然闪着光,却没有任何回应。
  
      什么情况?关键时刻掉链子?我要投诉!话说这东西有售后吗?琰曦为什么不要我治疗心晴呢?
  
      这些念头在柳青黛脑海里迅速闪过,汉莫玩味地看着柳青黛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我可以帮你治好心晴,只是我要等朋友来。”柳青黛抬起头,眼神坚定地望着汉莫。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顾琰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治好心晴对她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汉莫勾起嘴角“你这不会是在拖延时间找的借口吧?”
  
      柳青黛看着汉莫的笑心里发慌,后背的冷汗一阵一阵地冒出来,这男的虽然长着一张和自己弟弟一样的脸,可性格却完全不一样,笑起来的时候也冷冷的,总感觉他有阴谋。
  
      柳青黛咽了咽口水,挺直腰杆,迎上汉莫的眼神,没有丝毫畏惧“你若不相信我,那大可以把我献祭了。”
  
      柳青黛看出来了,这兄妹俩感情还是很深厚的,想来汉莫也不会真的想死,毕竟能好好活着,和家人在一起,谁不愿意啊!
  
      汉莫没有说话,面上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和心思。
  
      眼前的这个女子,明明她的所有表情都写在了脸上,一点也不难猜出她的心思,可是她总有出人意料的举动。自己要不要信任她呢?
  
      柳青黛心里是没底的,自己一点筹码都没有,这完全是在送人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要跑回来暴露自己的行踪,还和人家谈判。时间可以倒流吗?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拼命往外跑。
  
      一旁的心晴拉了拉汉莫的衣袖“哥哥,你就再给柳柳几天时间吧!”
  
      心晴不愧是心晴,汉莫最在乎的人,说话就是有分量些,汉莫点点头,于是心晴拉着柳青黛的手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大殿。
  
      柳青黛很感激心晴,可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心晴,你知道流沙族的族长关在哪吗?”柳青黛想起之前刚入流沙族就听说流沙族族长被沙匪抓了,反正自己现在逃不出去,还不如打探一下流沙族族长的消息。
  
      心晴听到“流沙族族长”,停下了脚,对着柳青黛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柳青黛见状,轻轻点头,便不再问关于流沙族族长的事情了。柳青黛岔开话题,和心晴聊了些心晴感兴趣的,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天。
  
      一天内,柳青黛好多次都对着风之灵呼叫顾琰睎,可是这东西就只是亮着,没有任何回应,关也关不掉。柳青黛放弃了,看来这东西真的坏了。
  
      晚上,月黑风高,正是查探消息的好时机。
  
      柳青黛躺在床上拿出傀儡娃娃,将其变化成自己的模样那一瞬间,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隐身符,悄悄从窗户跳了下去。
  
      要不是因为有人监视,柳青黛才不会这么麻烦呢!也是,怪自己之前做事前不过一下脑子,太冲动了,才落得这般下场。
  
      晚上的警戒丝毫没有比白天松懈,反之,晚上的警戒更强,如果不是有了心晴给的隐身符,柳青黛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出房间。
  
      柳青黛拿出地图,按照地图上的关押室一个一个地找,虽然办法笨了点,但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柳青黛来到了之前自己被关押的那间小黑屋,此时门外无人把守,门也是大大地敞开。
  
      难道这些被抓的妇女儿童被转移了?柳青黛暗自诽腹。
  
      柳青黛没有多想,转身离开:找人要紧。
  
      沙堡的囚室有很多,不止数量多,种类也多,有的囚室关押着犯错的仆人,有的囚室空着,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刑具,看的人后背发凉。
  
      囚室有密闭的,也有栏杆的。
  
      有栏杆的还好,一眼望去就知道里面关了什么人,密闭的就不好说了。
  
      柳青黛找遍了地图上所有的囚室,发现这些囚室除了关押了几个犯错的仆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难道流沙族族长没有被俘虏?之前和我一起被关押的妇孺也都没有看见了,她们被送去了哪里呢?
  
      柳青黛又转回了之前的那间小黑屋,用风相术在小黑屋周围建了个结界,然后开始在小黑屋查找线索。
  
      像这种小黑屋,肯定不可能完全密闭的,总要留通风口,否则不憋死人才怪。那天急着逃跑,柳青黛没有想那么多,现在再看小黑屋,这里面的通风口实在是太少了,如果被关押了一大群人,里面的味道会很重,而且因为通风不好,短时间内,气味不会消散这么快。
  
      柳青黛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她醒来的时候,没有闻到因为聚集太多人而产生的臭味,反之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淡淡的香味!
  
      有时候,木相术需要借助声音,气味加强对被操控人的控制。难道,那时候自己被操控了?那么现在自己到底是清醒的?还是被困在了幻境中呢?
  
      柳青黛开始冒冷汗“柳柳,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顾琰睎的声音在柳青黛脑海中回荡。
  
      那是在和莫愁大战后,顾琰睎突然神情严肃地对柳青黛说“柳柳,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啊?”柳青黛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后又疑惑不解,笑问道“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
  
      顾琰睎顿了顿,随后又坚定地看着柳青黛“五种相术中,木相术是最可怕的,蛊惑人心,令人防不胜防。达到木相术的最高境界者,可控万物于股掌之间。木相术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无解,因为木相术操控人时,利用的还是人性的弱点,一遍遍静心自省,探其根本,追根溯源,理清头绪,方能走出幻境。”
  
      沙堡的这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到不真实,心晴的多次及时出手相助,汉莫一次又一次放过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运气好?还是说,自己一直都在幻境?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