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四十九章 篝火晚会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晚宴后是篝火舞会,百草族的男女老少都围在篝火旁,或唱或跳,没有丝毫拘谨。
  
      冷香凝独自一人倚在树旁,望着满天繁星,静听欢闹声之外那悉悉索索的虫鸣。
  
      卫子墨和众人闹得差不多时找个了借口离开了舞会,信步来至冷香凝身边,随意坐下“这个位置看夜景不错。”
  
      “嗯。”
  
      四人相处了这么久,冷香凝对卫子墨也不似之前那般不理不睬,只是,依旧是话最少的那个。顾琰睎在柳青黛的影响下话都比之前多了不少。
  
      “听说亲人去世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自己的孩子,你信吗?”卫子墨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坐了下来,和冷香凝随意攀谈。
  
      “不信。”
  
      用柳青黛的话来说,冷香凝就是聊天终结者,要想和她聊天,除非你有足够多的话题来和她尬聊,要么还是闭嘴,不要自讨没趣。
  
      想起柳青黛说这番话时那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卫子墨不禁失笑,这丫头一点都不傻,只是太单纯了,有些问题想的不够长远。
  
      不过也不能怪柳青黛,根据她讲述的自己的过去,不难猜出,她成长于一个极其和平的时代,生活便利,她的家人也将她保护得很好。所以她才能够没心没肺地笑,她的笑,如寒冬的暖阳,炎夏的凉风,没有算计,让人不知不觉就受其蛊惑,与她亲近。
  
      “你不去和她们一起玩?”卫子墨指向篝火堆旁的柳青,柳青黛正乐得欢,橘色的火光映在她脸上,就像个小太阳。
  
      冷香凝顺着卫子墨的手望过去,一眼就看见了柳青黛,看了片刻,摇摇头“不去。”
  
      卫子墨瞧见了冷香凝眼中的期待和怯弱,她其实是想融入那个温暖的人群的,可是终究还是不能敞开心扉,去相信,去接触旁人。
  
      卫子墨像是没听见冷香凝的拒绝,一把抓起她的手腕往篝火堆走去“一个人坐着多无聊啊,篝火舞会可比你想象中有意思些。”
  
      见冷香凝没有甩开自己的手,卫子墨的嘴角轻轻地上扬。
  
      “香香,你来啦!”柳青黛看见卫子墨拉着一脸别扭的冷香凝走来,立马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我带你去跳舞,很简单的。”柳青黛拉起冷香凝另外一只手,加入了跳篝火舞的大军。
  
      篝火舞真的很简单,一群人手拉手在篝火旁围成一个圈,伴随着歌声,踩着节奏抬手抬脚就可以了。
  
      冷香凝开始还木木地不适应,后来慢慢被周围的气氛感染,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看着笑得正欢的两人,卫子墨对身旁的顾琰睎说“怪不得你这个千年木疙瘩也能开出花。”
  
      顾琰睎见柳青黛走出了人群,也跟走了出去。他本不喜欢太过吵闹的场地,只是柳青黛一个人他不放心,现在有冷香凝在身边,自己自然不会再进去了。
  
      “她不也让冰山美人融化了?”顾琰睎毫不客气地反问。
  
      卫子墨一时语塞,今日自己是酒喝多了吗?怎么总是各种找不痛快?于是便话了个话题“之前不都是你负责与各大族长交涉吗?为何突然舍得把你家那位给推出去啦?”
  
      “小丫头想成长了,便让她锻炼锻炼。”
  
      那日,顾琰睎手里拎着几只野味,突然接到了顾琰菲的通话。
  
      刚接通,顾琰菲就一副十万火急的语气大呼“哥,不好了,柳柳要离你而去了。”
  
      顾琰睎心里“咯噔”一下提到嗓子眼,迅速往柳青黛那里赶“怎么了?”
  
      顾琰菲将柳青黛“傻白甜变霸道女总裁”的想法告诉了顾琰睎,顾琰睎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土相术也收了回来,改为正常的行走。
  
      “哥,你怎么不着急?你媳妇要跑了,我嫂子要跑了!!!”我嫂子离开了你,你就又是独自一人啦!
  
      “放心吧,你嫂子不会跑。”顾琰睎笑着安抚完顾琰菲就挂断了通话。
  
      柳青黛很早之前就和他说过,在她成长的那个地方,有很多独立有想法的女子,她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奋斗,不依附男子。说着,柳青黛还举了好几个例子,说了好几个伟大女性的故事,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自那时起,顾琰睎就知道,柳青黛也希望成为一个独立有想法的人。柳青黛的那句“不依附不代表不依赖。依赖是一种信任,是彼此之间的信任。”让顾琰睎感触良多。以前,他怕柳青黛在云巅受人欺负,这才一直将她护在身后。
  
      后来,柳柳被汉莫抓走之后,他也曾反思,自己是不是对柳柳过度保护,万一自己将来有一天不在柳柳身边了,柳柳又无法自保怎么办?
  
      现在,他想通了,于是回去后,他便以“柳柳也该锻炼锻炼自己”为由,将小分队的外交任务交给了柳青黛。
  
      如果将两人的关系比作风筝的话,他希望柳柳是那在天上自由飞翔的风筝,而自己是那根线,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拉她一把,助她避过危险,但是又不过多限制她的自由。许多人以为是线限制了风筝的自由,殊不知,如果没有线,风筝很快就会被大风吹走,吹到池塘、泥沟,吹到树枝、屋顶,这才是不安全。
  
      “我果然还是不够了解你。”卫子墨看着顾琰睎,意为深长地说道。
  
      顾琰睎淡淡地瞟了卫子墨一眼:你何时了解过我?
  
      翌日
  
      四人被百草族长老请到了偏殿。
  
      偏殿中央立着一个巨大的白玉水缸,水缸中盛放着类似水银的液体。
  
      “各位要找的第三把钥匙就藏于这缸内,只是需要各位亲自将它取出。”怕四人误解,长老又多说了几句“第三片钥匙本应该是族长亲自交给各位,可是,我族族长宁采臣还未成年,无法继任族长之位,也无法将第三片钥匙取出,这才劳烦各位亲自动手。”
  
      因为宁采臣是未来的族长,所以族里的姑娘们在他面前才会这般拘谨,只是当事人不知道罢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都习惯了取钥匙不顺利了。柳青黛将后半句咽进了肚子里。
  
      “对了,还有一件事。”长老说着,从广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钨金上神曾交代过,待你们来取第三片钥匙时,要将这个一并倒入缸中。这是云巅的历史,你们应该了解。”
  
      还有这么上历史课的?柳青黛佩服得五体投地。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