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八十三章 生气

  回去的路上,柳青黛有些心虚,不敢直视顾琰晞的眼睛。
  在经过几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柳青黛还是决定坦白“琰晞。”
  “嗯?”顾琰晞等柳青黛开口等许久了。柳青黛从丞相府出来之后就不对劲,顾琰晞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我好像把事情搞砸了。”柳青黛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副犯了错的小孩模样。
  “搞砸到什么程度呢?说说看,或许可以补救。”顾琰晞没有丝毫怒气,这给了柳青黛极大的勇气。
  “我没有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直接把药下到香香茶水里,而是把药给了她,让她自己选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香香,神态温柔,周身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白色的光晕,宛如仙女下凡。”柳青黛一边说着,一边回忆今天看见冷香凝时的样子,表情渐渐放松,声音也大了起来。
  “所以,你希望让冷香凝自己选择。”顾琰晞接过柳青黛的话。
  “嗯。”柳青黛点点头,似有哀求地看着顾琰晞。
  顾琰晞无奈笑道“我还以为你犯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错呢!原来是这事。”
  “你不生气?”柳青黛又惊又喜,之前琰晞说要调查国主之死,冷香凝如果恢复记忆的话,肯定是有帮助的。
  “生气。”顾琰晞收起笑,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见柳青黛耷拉着小脸,一副愧疚的模样,顾琰晞又解释道“柳柳,我生气不是因为你把选择权给了冷香凝,而是你不了解我。我知道你天真活泼,你爱笑,你乐观,你适应能力强,你善良,却不软弱,有时候还有点小迷糊。可是你对我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柳青黛听到顾琰晞这样评价自己,心里有点小窃喜,原来自己在琰晞眼中这么好。不过看到顾琰晞现在生气的样子,便正色认真地回答顾琰晞的问题“我知道你逻辑思维能力强,思虑周全,沉着冷静,做事计划周密,特靠谱。你不爱笑,不过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不笑的时候也好看。你不爱喝茶,不爱吃辣,不爱甜食,口味清淡。对哦,你口味清淡,那应该不喜欢吃叫花鸡这种油腻的东西呀。”柳青黛掰着手指细数自己对顾琰晞的了解,说到顾琰晞口味清淡时,柳青黛似乎明白了什么,满是感动,她抬头对上顾琰晞的眼睛“你是为了不扫我兴才吃我给你的鸡腿的吗?”
  顾琰晞轻轻点头“嗯,不过叫花鸡味道还不错,偶尔吃一点还是可以接受的。”
  柳青黛闻言,心中百感交集,自己对琰晞好像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了解。
  “琰晞。”柳青黛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那么就要解决问题“我知道我对你的了解有点少,不过,我会改过的。嗯,我一定会改的。所以,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呀?”柳青黛拉着顾琰晞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顾琰晞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有时候柳青黛心大的样子让他感觉这丫头心里装了太多人,自己只有小小的一个角落,为了刷一下存在感,顾琰晞便趁机提了这个问题,引起柳青黛重视。
  “那我就暂且不生气了,看你日后表现。”顾琰晞一脸高傲。
  柳青黛完全不知道顾琰晞心里的小九九,还一把抱住顾琰晞的脖子,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琰晞你真好。”不是因为他不气自己,而是因为他默许了自己给冷香凝的选择权。
  顾府
  卫子墨难得的一次老老实实地呆在顾府,没在都城到处逛。一见顾琰晞和柳青黛回府,便上前焦急地询问“如何,成功了吗?”
  顾琰晞转头看向一旁的柳青黛,柳青黛深吸一口气,憋了两秒又重重地呼出,摇头垂肩“没有。”
  卫子墨满是期待的脸瞬间蔫了,随即又重振精神问道“怎么回事?”
  顾琰晞出马,一般不会出问题,所以能整出问题来的,就只有柳青黛了。
  柳青黛在知道顾琰晞不生气之后,便一脸坦然地将事情和盘托出。
  “失忆对她来说或许是件好事,让香香暂时放下仇恨,好好享受一下父母的宠爱。子墨老师,你觉得呢?”柳青黛试图说服卫子墨。
  顾琰晞是自己男票,所以会帮自己很正常,但是卫子墨就未必了,万一他偷偷潜入丞相府,找出那瓶药,然后偷偷下在香香茶水里面呢?
  柳青黛不知道的是,卫子墨在听到她描述冷香凝摆弄花草时的模样,自己再发挥一下想象力,便放弃了让冷香凝过早找回记忆的想法了。对呀,有时候忘记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不用再想着法子说服我了,既然琰晞没意见,那我也没意见。”卫子墨将自己的想法掩藏了起来。
  深夜,皇宫
  一到黑影在皇宫的屋顶闪过,巡逻的守卫丝毫没有察觉摆放国主遗体的房间有人潜入。
  “父皇。”云溪摘下面纱,看着安静祥和的国主遗体,忍不住抱住国主遗体大哭起来“儿臣不孝,儿臣回来了。”
  “回来啦。”云浩从柱子后面走出,双手背在背后,满脸胡茬,眼底乌黑。
  “皇兄。”云溪见云浩憔悴地模样,心疼又愧疚。
  “你瘦了。”云浩以为自己见到妹妹第一反应是生气,可当他真的见到妹妹消瘦的身形之后,除了心疼还是心疼。母后去世早,这丫头从小锦衣玉食,是自己捧在心尖长大的,从小她犯错惹怒父皇都是自己兜着,这一次,他兜不住了。
  见云溪不说话,云浩继续说道“别急着走,留下来一起调查完父皇死因再走吧。”
  “父皇死因?”云溪怀疑自己听错了,又再确认了一遍“父皇不是被我......”气死的?这三个字说不出口。
  “不是。”云浩很肯定地否决了云溪的想法。
  顾琰晞的那一番话让云浩不得不正视国主的真正死因。先去因为不愿意接受国主是被自己妹妹气死的这个事实,云浩便下意识地想找人背锅。可是,现在想想,国主平日身强体健,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气死了?若说国主有隐疾,这次发怒使得隐疾突发,倒还说的过去。可是云浩找人再次验尸,国主并无隐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