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八十八章 招供

  周润惊叹柳青黛年纪轻轻却有如此造诣,不由得暗自佩服柳青黛的老师。
  周润拱手恭敬地问柳青黛“姑娘造诣之高令在下佩服,不知姑娘师从何处?”
  柳青黛被周润这恭敬的样子吓到了,周润的问题更是出乎她的意料,柳青黛干笑两声答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从小跟随家父云游四方,师父遍布天下,实在无法准确地告诉大人师从何处。”
  柳青黛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瞎话,她实在是懒得费劲解释“巴普洛夫的狗”“神经系统”之类的。一是她也是非专业的,知道的也有限,二是,如果和周润解释,照周润这个求知欲,柳青黛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柳青黛见周润表情微微失落,话锋一转“大人也不必太过失望,只要肯钻研,我相信以大人的天赋,不日必能够有所成就。而且我今日请大人过来是有一个新项目想与大人合作,不知大人是否感兴趣?”
  周润被柳青黛的新项目吸引,刚刚的失落瞬间烟消云散,两眼放光“姑娘请说。”
  “大人可曾亲手解剖过尸体?”柳青黛一本正经神情严肃地问周润。
  周润摇头,他当然没有解剖过尸体啦,不过他确实想过解剖尸体,只是一直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想法。如今被柳青黛如此光明正大地提出来,周润有一种如释重负,找到知音的感觉。
  “姑娘试过?”
  柳青黛摆摆手“没有。”柳青黛可是听说过医学院传闻的。亲眼见过解剖的尸体还能吃得下饭的都不是一般人,而柳青黛不属于那种人。
  “大人想试试吗?”
  柳青黛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周润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分尸魔医。
  周润看上去风轻云淡,文质彬彬,实则内心极度疯狂。顾琰晞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敢设下这样的一个局引周润入套。
  周润从小就在医学方面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十岁便考入太医院,其父亲担心他太早暴露锋芒会招来杀身之祸,或被有心人利用做丧尽天良的事情,便让他藏拙,直到他年满二十才让他进太医院。
  周润骨子里是有些孤高自许的,父亲让他藏拙十年他已十分不满,但是奈何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要孝敬长辈,不可随意忤逆。况且周父让其藏拙的理由也是担心他,故而一直压抑着。直到遇见了一个神秘人,他许诺周润,只要他帮忙除掉了现任国主,让他有时间弄的天下大乱,尸横遍野,到时他便有更多的机会施展自己的才能。
  周润对柳青黛的提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怎么做?”
  柳青黛附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我们现在就有一具现成的尸体呀!”
  周润神色未变“国”
  周润话还没说出口,柳青黛匆忙捂住周润的嘴“嘘。”
  周润点点头,柳青黛这才放下手。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周润悄悄地问。
  “咱们晚上趁人少的时候行动。”柳青黛对周润眨眨眼。
  周润还是有所顾忌“可是如果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而且我们未必搬得动。”
  “谁说要搬?我们实地解剖就好了。”柳青黛坦坦荡荡地答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即将要做的事情很正当。
  “可是血腥味会吸引来守卫。”
  “不怕,我有办法,不会被发现的。”柳青黛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你不是世子殿下的人吗?怎么还?”周润的用最后一丝理智问出这个问题。
  柳青黛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方法“我是世子殿下的医官,况且我野惯了,最是受不了那些规矩。我的主人是世子,除了尊重世子,其他人我才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呢!而且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个人形傀儡,足以以假乱真。”
  柳青黛似乎说出了周润内心的想法,周润激动不已,越发地将柳青黛当做自己的知音。知音难觅,且行且珍惜。
  是夜,柳青黛和周润避开守卫,顺利地到了摆放国主遗体的房间。
  柳青黛推门而入,轻手轻脚地招呼周润进来。
  虽然知道这是在顾琰晞布置的幻境里面,柳青黛还是觉得很刺激。顾琰晞把这一切做的太逼真了。
  两人站在“国主”遗体前,柳青黛拿出小刀片开始给“国主”刮眉毛,剃头发。
  周润不解“姑娘这是干什么?”说好的解剖怎么变成了理发啦?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给国主剃头发啊!”柳青黛白了周润一眼“隔着头发当然不好割开头皮啦!”
  柳青黛的主要目的是假装发现“国主”头顶上的伤口,然后引出周润说出真相。她才不会吃饱了没事干,真的把“国主”的衣服扒拉干净了,然后真的把“国主”给剖开。
  周润觉得柳青黛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便没再多问。
  果然,剃到头顶的时候,柳青黛小声惊呼“快看!”
  周润顺着柳青黛的手指看去,一个小小的针孔在国主头顶。周润丝毫不显慌乱,气定神闲。
  柳青黛又吸了吸鼻子“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
  “滴水草的味道。”柳青黛说着又用力吸了吸鼻子。
  周润心底一惊:她居然能够闻到滴水草的味道?
  柳青黛见周润没反应,吸了两下鼻子后,假意寻找气味来源,最终锁定在国主头顶那细小的针孔“是这里发出来的。”
  柳青黛忍不住赞叹“原来国主是死于滴水草之毒,高,这一招实在是太高了。真想见见那个凶手,杀人于无形,不被任何人察觉。”
  周润见柳青黛满脸赞赏的模样,又问了一句“那你会把他交给世子吗?”毕竟世子是你的主人啊!
  “当然不会啦!若是世子查起来我还会帮他呢!这人这么厉害,我可不想他轻易就死了。”柳青黛现在说谎都不用打草稿了。
  周润听后便放下心来,轻笑道“实不相瞒,杀害国主的正是在下。”周润是佩服柳青黛的,她所说的全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也嫉妒她,嫉妒她父亲如此开明,嫉妒她老师遍布四海。现在听到柳青黛这般夸赞那作案之人,而且还有要维护那人的意思,周润便想在柳青黛面前扳回一点面子。毕竟刚刚柳青黛给他的白眼他可记着呢!
  柳青黛一副我才不信的样子看着周润。
  周润为了让柳青黛相信他,他还把作案准备过程细说了一遍。
  柳青黛的反应自然没有让他失望,柳青黛拱手称赞“高,你这一招实在是高。不过,那李公公你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呢?”
  “李公公年纪大了,又吸了不少的迷魂香,中风了。我将他安置在宫外的一座别院里。”
  “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有完全泯灭人性。”柳青黛目的达到,退开周润一米远。
  幻象消失,周润的所有供词全被记录在案。
  在顾琰晞柳青黛一行人踏上寻找钥匙碎片的路途之前,顾梓潇将他收集到的关于梓阳的信息交给了顾琰晞。而其中正好有周润的的信息,只是并不多。
  开始顾琰晞还不知顾梓潇是何意,为何顾梓潇一边要派玄月、红袖、小九、菲菲去调查梓阳,另一边又把梓阳的相关消息给他。
  在寻找钥匙的途中,他渐渐明白了。
  顾梓潇和钨金早就商量过了的,再结合钨金之前所说的他故意留下一些漏洞给梓阳钻。顾琰晞确定,顾梓潇肯定知道他们一行人会在路上经历什么。
  随着对国主之死的调查,周润的出现,顾琰晞开始怀疑钨金或许不是想破除诅咒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