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九十二章 医治流星

  柳青黛找回小灵儿时失而复得的心情难以言喻,好不容易才平复好心情。
  “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吓我了。”柳青黛眼眶和鼻头泛红,声音沙哑。
  小灵儿眨巴着眼睛,一副“我知道错了”的表情看着柳青黛。
  乌龙事件告一段落。
  入夜渐凉,流星久不能寐,独自在冷风中站了许久,次日便发起了高烧。
  碧水山庄比邻流府,消息传的极快,明月很快便得知了流星生病的消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情去看望她。
  病中的流星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明月的声音,她强撑起眼皮,隔着帘帐一个虚晃的身形映入眼帘,即便看不清那人,流星也能一眼就认出这个身影。
  流星的嗓子火辣辣地疼,她想问他,怎么不陪伴柳姑娘,跑这里来干什么?为什么一听说自己生病了,就急匆匆地赶了来?
  病中的流星更加敏感脆弱,想说话,喉咙疼的开不了口,委屈的眼泪从眼里流出。
  “星儿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今日怎么突然就病了?大夫怎么说?”
  明月询问丫鬟的声音传入流星耳中,在她听来却尤为刺耳。
  为什么要关心我?你在乎我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容易让我误会呀?
  流星的眼泪越流越多,浸湿了枕头。
  “小姐昨日受了风寒,大夫来看过了,已经吃了药歇下了。”小丫鬟低声答道。
  明月以为是流星昨日来找他的途中受了风寒,也不好责备他人,便吩咐道“好好照顾小姐,我晚点再过来。”
  明月脚步声渐渐远去,流星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只觉神清气爽,身体不再难受。
  “是安大哥回来了吗?”流星有些兴奋地问身边服侍的小琪。
  流星口中的安大哥全名安咏,是碧水山庄的大夫,擅长水系相术,与流星,明月关系甚好。一个月前,安咏说要去游历学习,连书信也未曾寄回过一封。
  小琪摇摇头,神色略尴尬“不是安少爷,是那位柳姑娘帮姑娘治的病。”
  流星听到“柳姑娘”这三个字,面露嘲色,冷笑道“做什么要她给我治病?我吃大夫给我配的药照样能好,只是慢点罢了。”
  柳青黛正好走进来,听到流星对她敌意满满,心里绯腹:我们这还第一次见面呢!我好像没招惹她吧?
  柳青黛在为流星医治之后便离开了,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落东西在流星那里,便又折回来取。
  小琪看到柳青黛,虽心中不喜,却不得不对明月庄主的座上宾行礼,毕竟流老爷和流夫人去世后,流府一直是明月在帮忙打理。在流府的人看来,明月和自己家小姐迟早要成亲的,心中对柳青黛这个突然闯入的第三者越发不满。
  “我东西落这里了。”柳青黛感受到了强烈的敌意,心里十分不舒服,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所以还是说了一下去而复返的原因。
  柳青黛在流星的床边看到了自己的香囊,拾起香囊重新别在腰间便告辞离开。
  柳青黛走到门口时被流星叫住“姑娘请留步。”
  “流姑娘还有事?”柳青黛转身问道。面对对自己有敌意的流星,柳青黛并不想与她有太多交流。
  “多谢姑娘,这是我给姑娘的诊治费用。”流星穿上鞋,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个紫玉手镯递给柳青黛。
  柳青黛帮流星治好了病这是事实,流星不愿欠柳青黛人情,便用手镯当诊金,两不相欠,心里也舒坦。
  柳青黛不识玉器,却也能看出这手镯水色极好,定是上品。
  柳青黛本欲推脱,帮她治病是因为明月所求,柳青黛也想练练手,就答应了。不过一想到之前流星对自己并无善意,便收下了这手镯。
  “诊金收下了,那告辞。”柳青黛自然地接过手镯放进自己的乾坤袋。
  小琪看着柳青黛园区的背影,恨恨地说了句“真贪心。”
  小琪为自家小姐抱不平,她觉得柳青黛一点也配不上庄主,也不知道庄主是怎么看上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的,自家小姐比那女人温婉百倍。小姐的诊金哪里需要那么多?她居然神态自若地接了。
  柳青黛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顾琰晞皱眉关心问道“怎么了?今天怎么老是打喷嚏?”
  柳青黛吸了吸鼻子,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对了,琰晞,你觉得我要把明月的毒全部都清除吗?”柳青黛在碧水山庄吃得好喝的好,如此反倒觉得不帮明月治好,反倒有些良心不安。
  顾琰晞看出了柳青黛的想法,点头道“嗯。”
  柳青黛眨眨眼,点点头“好,那我晚点等明月有空了,就去给他解毒。”
  想完明月这件事之后,又有新的问题出现在柳青黛脑中“琰晞,明日是不是就是初九了?”
  “嗯。”
  “那历史又要重置了?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哎,梓潇大哥也不知道在这次重置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明天会不会在其他地方醒来呢?然后周围是一堆我们不认识的人。想想都觉得有点吃不消。”柳青黛趴在桌子上,一想到又要变,就有些沮丧。她适应能力还没强大到面对陌生的环境,熟悉又陌生的人泰然自若。
  柳青黛想着想着,又有一个想法又冒了出来“等等,那我就算今天治好了明月的毒,那明天明月是不是可能又恢复成了中毒的状态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做了无用功?
  顾琰晞无奈笑笑,真不知道柳柳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
  虽然无奈,顾琰晞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柳柳,我们虽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明天会出现在哪里,周围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你要明白,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小灵儿,梓潇虽然可能又会变回那冷冰冰的样子,但你和他相处了这么久,应该也知道他是一个内心温暖且没有安全感的人。你既然影响了他一次两次,那么你一定可以影响他三次,四次。至于明月,你治好他是为了报答他这段时间对我们的照顾。至于明天他如何,那是他明天要面对的,与我们无关,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我们问心无愧。”
  顾琰晞也只有在柳青黛面前能说这么多话,能这么耐着性子开解她了。若是换了旁人,顾琰晞不会说半句。
  柳青黛又何尝不知道这些道理呢?她只是想听顾琰晞说出来,因为当她听到顾琰晞说这些安慰她的话的时候,就会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