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九十七章 樵梦皇还是皇梦樵?

  云巅建立之初,并没有什么奉爱境。云巅之人死后,亡灵无处可去四处游荡,生人与死魂纠葛不清。生人不得安宁,亡灵不得安息。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钨金便开辟出一块新的空间供亡灵安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奉爱境刚建好,云巅的结界动荡不稳。钨金修补了结界之后,已耗费了大半灵力,待他将奉爱境与云巅接通,安置了亡灵之后,便开始思考待自己身陨之后云巅子民如何自保。
  于是,钨金又创造了一拨新的人类,称之为修行者。除此之外,钨金还打造了不少兵器放于奉爱境,用亡灵之灵气滋养兵器,使兵器也拥有意识,必要之时,修行者可收集钥匙,打开奉爱境,只有兵器与修行者相互选定达成协议之后,修行者方能使用兵器。
  为了防止修行者仗着自己会修行欺凌普通人,钨金又在普通人之中选了一拨心性正直之人,赐予他们特殊的血脉,教他们画符,这便是制符家。
  制符家制符,修行者修行,奉爱境养兵器以备不时之需,彼此间相互制衡,倒也和平了一段时间。
  钨金没预料到的是,修行者修炼自身灵力,当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便能孕育出了灵兽,灵兽灵气纯净,可辅助修行者的修为。此外,云巅灵气旺盛之处也有灵兽被孕育,只是自然而成的灵兽不认主。
  而奉爱境里,因灵气杂乱,除了孕育出器灵,还孕育出了魔兽。魔兽冲破奉爱境枷锁,在云巅为祸。
  钨金降伏了魔兽之后,用特殊的方法将其驯化,命其看守奉爱境,大乱方止。
  有一修行者,见魔兽比灵兽更加凶猛,便百般实验如何培育魔兽,不成想,竟真让他孕育出了魔兽。奈何魔兽过于凶残,那人竟然被自己孕育出来的魔兽反杀,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钨金得知后,用同样的法子驯服了魔兽,将其丢进了奉爱境,并将魔兽孕育之法列为禁术。
  所以,奉爱境不止有亡灵,武器,还有活了百年的凶狠魔兽。
  柳青黛听完了奉爱境的真实情况之后,头皮发麻,心道:都这样了,还叫什么奉爱境啊!简直就是地狱。难怪说打开奉爱境,血流成河会严重百倍。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我们去奉爱境?这不是送死吗?”柳青黛感觉自己成了炮灰,心里极度不乐意。
  “我自然不会让你们去送死的,这里是我降伏魔兽的法子,只能看,不能说。”钨金说着便从袖中拿出一枚扳指“满月之日站在月光下会显字。”
  柳青黛觉得那扳指太过重要,若是放到自己手里,极有可能被弄丢,故而迟迟不肯伸手去接。
  “琰晞,这个还是你来保管吧,我怕我弄丢了。”
  顾琰晞接过扳指,放入了自己的乾坤袋。
  “我今日已经消耗了太多能量”钨金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可面上那暖若春风的笑容依旧不变“柳柳,琰晞,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钨金这次突然出现用的是自己残余的灵力,而非借助幻境中的钨金肉身(因为在历史上,此时的钨金正在寻找如何破解诅咒的方法呢。)
  钨金离开后,三人也离开了这篇楠木林。
  顾梓潇现在也有了特权,他的记忆可以不被洗刷重置,白天他经历的事情他会记得,到了晚上他便会在梦中经历之前的顾梓潇经历过的事情。也就是说,幻境里的这个年轻的顾梓潇有了两份记忆,一份是他和柳青黛,顾琰晞真正经历的,还有一份则是顾梓潇和顾华以及顾夫人经历的。
  开始,顾梓潇还以为这只是一个奇怪的梦,便没放在心上,后来,每天晚上做的梦居然是连起来的,顾梓潇便将这一奇怪的现象告诉了柳青黛与顾琰晞。
  柳青黛听说了顾梓潇这一经历之后倒也不是很惊讶,比着更让她惊讶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了,这算什么。
  顾琰晞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也没给出太大的反应。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柳柳,你平日不是总大惊小怪的吗?今天怎么也这么淡定了?”顾梓潇看两人神情如此淡定,有些着急。
  柳青黛倒了一杯茶给顾梓潇“安啦安啦,淡定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曾在书上看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樵夫白日上山砍柴,然后将砍来的树木拿到镇上卖钱,换了几两银子之后便会买点酒肉犒劳辛苦了一天的自己,到了晚上,他就会做梦,梦见自己当了皇上,后宫妃嫔众多,脚下百官臣服。皇上晚上会做梦,梦见自己是一个樵夫,上山砍柴。那人的梦也是每日都连起来的,也不知是樵梦皇,还是皇梦樵。人家可没你这般惊慌失措,既享受当皇帝的日子,也享受当樵夫的日子。”
  年轻的顾梓潇一点也不刻板,反而很好说话,有时候行为举止还像个小孩子。刚开始,顾梓潇还怎么不会说云巅话的时候,加之人生地不熟,他还比较羞涩腼腆。后来和他相处久了,熟了,顾梓潇也渐渐放开了不少。
  “所以,你是要我既来之则安之?”顾梓潇底气不足地问道。
  “对,就是这样。不错嘛,现在还会用成语了。”柳青黛肯定了顾梓潇的回答,又给了他一点夸奖,顾梓潇立马扬起了嘴角,颇为得意。
  “柳柳,我希望我现在经历的才是现实,而我和顾华还有顾夫人在一起经历的才是梦。”顾梓潇语气诚恳地说道。
  “哦?怎么啦?”柳青黛一脸要听八卦的表情。
  顾梓潇努努嘴,像是受了委屈一般“顾华和顾夫人对我虽然好,但是他们对我也极其严格,我总感觉和他们亲近不起来。总觉得隔着点什么。不过,和你们在一起就不一样啦,你总是给我一种很亲近的感觉,顾大哥虽然总板着脸,可是他偶尔也会夸赞我两句,让我知道我哪里做得好,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柳青黛听了,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原来阁主教育琰晞的法子是从顾华那里学来的。不知道,如果阁主年轻的时候碰到的是像我和琰晞这样的“兄嫂”,会不会对琰晞的教育方式也会改变?琰晞会不会比现在更加有人情味?
  柳青黛出神之际,顾琰晞淡淡地对顾梓潇说道“做得好的自然要夸奖,但不可骄傲自满,下次才能再接再厉。”
  “明白!”顾梓潇铿锵有力地应道。。
  顾琰晞不再说话,只微微点头。这种鼓励式教育是柳青黛教给顾琰晞的,顾琰晞也渐渐想明白了,此梓潇非彼梓潇,若是自己一直垮不过去那道坎,折磨的是自己,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