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一百零三章 不打不相识

  柳青黛的防护结界被打破,顾琰晞见状,右手立马化出一根长鞭,将顾千雪击退。长鞭离手,将顾千雪紧紧捆住。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赵叔眼睛都不敢眨,只知道眼前闪过两道光,然后顾千雪就被捆在地上动弹不得。
  柳青黛没想到顾千雪会用尽全力向她袭来,所以只用了三成力来抵挡。
  一旁的顾琰晞脸黑成了锅底,一边检查柳青黛是否受伤,一边问“柳柳,没事吧?”
  顾琰晞语气中隐隐透着怒气,柳青黛摇摇头“没事。”
  “你是笨蛋吗?”顾琰晞的怒气爆发,柳青黛懵了,只眨巴着眼睛看着顾琰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在确定柳青黛没有受伤后,顾琰晞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好像发火把柳青黛给吓到了,语气又缓和了点“抱歉,我刚刚……”
  柳青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抱住顾琰晞的腰,把脸埋在他怀里“琰晞,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下次一定不敢轻敌,我一定保护好自己。”
  顾琰晞也紧紧环抱住柳青黛,他害怕柳青黛再次受伤,上次柳青黛被他失手打伤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虽然柳青黛再三安慰他这应该怪汉莫,是汉莫太奸诈把他的攻击转移到了她身上。可顾琰晞却固执地认为,是他的错,如果他早点把汉莫打败,早点把柳柳救出来,柳柳就不会受伤。
  这边撒着狗粮,一片和谐,另一边却是刀光剑影。
  顾梓潇见顾千雪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攻击柳青黛,辛亏顾琰晞及时出手,柳青黛才没有受伤。
  见顾千雪被顾琰晞捆住之后还在挣扎,顾梓潇拔出腰间的剑,抵在顾千雪脖子上“别动。”
  顾千雪突然冲出,顾思雨反应不及,等她想要阻止时,顾千雪已经被顾琰晞给绑起来了。
  一旁顾家其他弟子也纷纷化出武器握在手中,剑拔弩张。
  顾思雨和顾千雪交换眼神,顾思雨一瞬见便移到顾梓潇身边攻击他握剑的手,顾千雪趁机往旁边一滚,暂时安全。
  其他顾家弟子也忙冲上去,围成一圈护住顾千雪,一人尝试把顾千雪身上的绳子解下来。
  顾梓潇和顾思雨二人刀光剑影,二人似乎实力不相上下。不过让顾思雨感到奇怪的是,顾梓潇只防守,不进攻,而他的能量似乎都来源于他手中的那把剑,最奇怪的一点是顾梓潇的能量与云巅的修行者不同。
  “住手!”顾琰晞喝道。
  顾思雨和其他顾家弟子立马动弹不得,顾梓潇从容地把剑收回剑鞘。
  顾琰晞刚刚在声音中融入了木相术的能量,顾思雨一干人修为在顾琰晞之下,便被顾琰晞给定住了。而顾梓潇,云巅的相术对他没有,反而会被他吸收利用,故而对他没影响。
  “姑娘,我们之间或许又有些什么误会。”柳青黛走到顾千雪面前。
  顾千雪白了柳青黛一眼,懒得和她说话。
  柳青黛见顾千雪不搭理自己,便自顾自地说下去“你攻击我是不是觉得我们就是害你顾家灭门的凶手?其实很正常啦,若我是你,我也会这样怀疑。因为金华顾家是金华镇上唯一的一户修行大家,能在一夜之间将顾家灭门的,绝对不简单。不过我发誓,我们真的不是害你们顾家的凶手,如我有半句虚言,叫我现在便被雷劈死,死后尸首异处,身体还被人解剖。”
  见柳青黛发这么狠毒的誓言,顾思雨,顾千雪以及一干顾家弟子都震惊不已。
  柳青黛发完誓之后,天空瞬间乌云密布,云层撞击,雷声阵阵。
  柳青黛脸被吓得刷白,倒不是怕被雷击中,而是柳青黛怕打雷。那是一个盛夏的夜晚,柳青黛的奶奶病重住院,弟弟刚出生,柳青黛很懂事地和父母说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事。可那时柳青黛也才八岁,她一个人睡在大又空旷的房间,晚上打雷又闪电,狂风吹得她房间的窗帘飘动,闪电映射出外面树的影子,很是吓人。柳青黛一个人抱着膝盖,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柳柳不怕,柳柳要懂事。柳柳不怕,柳柳要懂事……”
  柳青黛忘记了那时候她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身上盖着一条小熊维尼的毛毯。
  柳青黛光着脚丫跑出房间,只见父亲一脸憔悴地坐在沙发发呆。
  “爸爸,奶奶好点了吗?”
  柳柳爸听见柳青黛的声音后,将柳青黛抱在怀里,下巴抵在柳青黛头上低声哭了起来。
  柳青黛被柳柳爸的举动吓到了,她伸出手轻轻擦去柳柳爸的眼泪,眼眶噙着泪,哽咽道“爸爸,不哭。”
  然后父女俩抱着哭了好久才停下来。
  柳青黛的奶奶在那个电闪雷鸣的晚上去世了,那是柳青黛第一次见到爸爸哭。
  顾琰晞见柳青黛发完誓之后,天空乌云密布,轰隆隆的雷声将柳青黛的脸吓得刷白,顾琰晞便立马封住了柳青黛的听觉和视觉,然后握住柳青黛的手,通过风之灵向柳青黛传音“柳柳别怕,我在。”
  天空乌云很快散去,柳青黛安然无恙。
  顾千雪再一次意识到,这又是一个误会,脸羞得通红,却也很诚恳地向柳青黛三人道歉。
  “我有一事还想请柳姑娘解答。”顾思雨客气地问柳青黛。
  “姑娘请讲。”
  “那日我们见面时,我和千雪都是戴着帷帽,遮住了脸,姑娘是如何认出我们的?”今天见面的时候,顾思雨等人并未带着帷帽,而柳青黛却很自然地对她们打招呼,确实很奇怪。
  “因为我感受到了你们的气息呀!”柳青黛冲顾思雨诚恳地笑笑,并无嘲讽之意。
  顾思雨恍然大悟“是我糊涂了,忘了这事。”
  “哈哈,聪明一世的人都有糊涂一时的时候嘛,误会解开了就好。”
  “嗯,解开了就好。”顾思雨也笑了。
  柳青黛的肚子就在这时“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柳青黛尴尬地摸了摸肚子,逗的众人哈哈大笑。
  不打不相识。。
  朋友,你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