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一百二十章 议和

  戚将军接过守卫递来的令牌,拿在手上反复观察,确定是世子的令牌之后才下令让守卫将那人带进来。
  张、巍二人听到那守卫的通报并未感到惊讶,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表情”引起了戚将军的注意。
  戚将军觉得这两个人看着很是面生,正要审问二人,张九机掀开帐帘大步走了进来。
  “戚将军。”张九机拱手行礼,嘴角轻勾。
  “世子?真的是你?!”戚将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然,如假包换。”张九机一只手搭在戚将军肩上。
  张九机见到一旁的张、巍二人,又放下搭在戚将军肩上的手,对二人恭敬道“辛苦二位了。”
  如果说刚刚戚将军对这两人还只是怀疑的话,那现在就是百分之百肯定这两人不是他赤乌国士兵。
  “这两位是?”戚将军从容地问道。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张九机说着便对二人道“红袖,明楼,你们的面具可以撕下来了。”
  张玉和巍离把面具撕下来,正是红袖和明楼。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云巅国公主红袖,这位是星月国世子明楼。”
  戚将军脸越来越黑,世子确定不是来捣乱的?把敌国的人都给带到了军营里来了,这是嫌赤乌国胜仗太多了吗?
  张九机似乎是看穿了戚将军的心思,拍了拍戚将军的肩膀“长英,红袖和明楼是我们的盟友,他们今天是来议和的。”
  “哦?打不过就来议和了?”戚将军冷笑道。
  红袖闻言,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刚要发作,一旁的明楼拉住红袖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张九机也对红袖眨眨眼,示意她:冷静,相信我。
  红袖瞪了张九机一眼,就别过头不看他了。
  张九机勾着戚将军的脖子,转过身,背对着红袖和明楼。
  “长英,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是我请来的盟友,你这样多伤我面子啊!”
  戚长英和张九机从小一起长大,张九机什么性子他自然是清楚的,既然张九机都这么说了,那么自己刚刚的行为确实有些失礼,可一想到云巅国和星月国联合起来害死了国主和皇后,戚将军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他们联手给玄机阁下达任务杀害了国主和皇后。”戚将军一脸义正言辞道。
  张九机在戚将军脑门上敲了一下“你昨晚是没睡觉吗?昨晚做梦的时候你没看到是国师害死的我父皇和母后?”
  “这个梦是你动的手脚?”戚将军后知后觉。
  张九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假意一脸严肃道“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打了这么多胜仗,里面一定有不少水分。”
  戚长英从小就力气大,身强体壮,健硕的四肢一点也不笨重,反而十分灵活。他,完美地诠释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句话的含义。当初国主封戚长英做将军也是看中了他一身好本领,至于出谋划策嘛,自有世子,国师和军师等人在,戚长英要做的就是上阵杀敌。
  戚长英憨厚地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脑子不怎么灵光,而且我昨晚做的梦已经忘记了七七八八了。”
  “知道知道,和你开玩笑呢!”张九机收起自己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脸正色道“和你说正事儿!国师才是害我父皇母后的真凶,而且他还把我精心培育的将士变成了傀儡,我要报仇,你帮不帮?”
  戚长英很笃定地点头“帮,当然帮!”
  “那好,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国师安插在赤乌国军队里的眼线全都给抓起来。”
  “眼线?”
  “对,眼线。你以为国师当真会安安心心地离开,不留点眼线给他递消息?”
  “那你刚刚这么明目张胆地进来,那些眼线不是都知道了?那你不是危险了?”戚长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九机的安危,这让张九机很感动。
  张九机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刚刚进来没人看到。”
  见戚将军一脸疑惑加不敢置信的样子,张九机解释道“刚刚给你通报的那个小兵是我的一个朋友假扮的,他可是玄机阁的顶尖高手,风相术的能量运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他用了隐身结界,别人看不到我们。”
  “那那位高手现在在何处?”戚将军素来敬佩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他觉得张九机很厉害,现在听张九机对玄月赞不绝口,便想见见玄月。
  “他现在在外面帮我们看着呢!我们在这帐篷的谈话内容可不能让有心人听了去。”张九机见戚长英憨憨地点头,心觉时机也差不多了,便说“红袖和明楼也很厉害,昨晚用琴音配合木相术让你们入梦,今早他们二人辩论引得大家围观,都是他们想出来的。我就只是破了国师在军营外设的阵而已。”
  戚长英听后便对红袖和明楼也多了几分尊重,他转过身,郑重其事地对红袖和明楼二人拱手道“刚刚长英出言不逊,现在长英向二位赔罪。若二位还觉得气,那就拿鞭子抽我,我绝无怨言。”
  红袖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戚长英道歉了,她也没想再计较“将军快请起,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就来商议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如何?”
  “好!”戚将军的声音中气十足,浑厚有力。
  琴音入梦,不单单是为了让赤乌国将士们知道国主和皇后的真正死因,让大家看清国师的真面目,更是为了揪出国师安插在军队的眼线,排除异己。
  若是世子这边的,在梦里的反应自然是不可置信,愤愤不平,怀疑等情绪,若是国师那边的,在梦里就只有冷漠或者害怕。因为已经知道了国主的真面目,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当梦到国主和皇后之死时,要么就冷眼旁观,要么就是害怕是亡魂索命,心里有鬼。
  张九机作为梦境的操控者,也能感知每个人的情绪,只要抓住那些异常的情绪,再顺藤摸瓜,就能找到所有眼线。
  戚将军拿着张九机给他的名单,铁着脸走出了帐篷,没一会儿就把名单上的人一一带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