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军营外大半的将士因为看热闹被戚将军罚蹲马步,一小半的将士没有凑热闹这才“逃过一劫”,正暗自庆幸时,戚将军又黑着脸出来了,那些没有被罚的将士又警惕了起来,站得直直地向戚将军行军队礼“将军!”
  戚将军环视一圈后厉声喝道“巍副官!”
  巍杨本来在蹲马步,一听到戚将军点他名字立马站起来“在!”
  戚将军表情严肃地撇了巍杨一眼,看得巍杨有点心慌。
  “出来!”
  “是!”
  “让这些人现在来见我。”戚将军把张九机给他的名单放到巍杨手里。
  虽然不知道戚将军为什么要这么做,巍杨还是中气十足地答道“是!”
  巍杨的父亲是戚将军府的家臣,巍杨从小就服侍戚长英,并曾立下誓言此生只对戚长英忠心耿耿。巍杨为人处事极其圆滑,是戚将军的得力助手,所以这件事交给巍杨来做最合适不过。
  巍杨很快便把名单上的人全部都带到了戚将军跟前“将军,名单上的人都给您带到了。”
  戚将军将这些人带入了帐中“世子,所有人都带到了。”
  “好,辛苦了!”张九机丢了一个白色的小球到那群人脚边,白色的小球绕着那群人画了一个小圈将那群人围了起来。
  “这样,他们就逃不掉了?”戚将军问。
  “对,这个小球在他们周围画了一个结界,他们出不去,也无法向外界发送信息,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张九机看着那群人就像看见了梓阳,眼神也变得狠厉起来,看的人毛骨悚然。
  “红袖,可以发信号了,我们现在出发。”张九机转身对红袖道。
  信号一出,结界撤去,云巅国百万大军出现在赤乌国帐前,赤乌国的将士们听张九机号令整装待发,气势如虹。
  汉莫和心晴兄妹俩以地为画布,用巨大的毛笔在地上画下传送符,将百万雄师转移到百草谷谷口。
  红袖等人前往百草谷前一段时间
  “大神,大神,红袖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柳青黛两只手在胸前握拳,神情既紧张又激动。
  正在打坐的钨金猛地睁眼,语气果断干脆“行动!”
  任务早就分配好了,山洞众人得令,蹲着的、坐着的、躺着的都立马从地上起来,按小队站好分头行动。
  顾琰晞和柳青黛由宁采臣带领前去找莫愁的元神,卫子墨和冷香凝则由顾琰菲送给柳青黛的灵碟带路。顾琰菲用自己的血液培育出的灵碟,对顾琰菲的血液最是敏感。
  百草族地下通道纵横交错,犹如一个地下迷宫,若不是百草族族人,还真不一定能够顺利地走出去。
  钥匙碎片之间可以相互感应,钨金呆在山洞施法暂时压制住了莫愁元神的反应。顾琰晞一行人则按照手中钥匙碎片的反应在地下通道中穿梭。
  地下通道的两队人在百草族的财宝库相遇了。
  “子墨老师?香香?好巧啊!”柳青黛率先向卫子墨和冷香凝打招呼。
  “额,其实我们是顺着灵碟的指引到这里的,灵碟到这里就停下了。”卫子墨解释道。
  “哦。我们也是被钥匙带到这里的。”柳青黛摸了摸下巴,转头问身旁的宁采臣“小族长,咱们现在在哪啊?”
  “我们现在在百草族专门存放财宝的宝库下面。”宁采臣答道。
  五人从财宝库暗门走出,琳琅满目的宝藏晃得柳青黛眼花缭乱。不过现在可不是观赏宝贝的时候,正事要紧,几人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物品。
  宁采臣帮几人排除了大部分的宝物,这大大缩小了寻找莫愁元神的范围。
  灵碟停到了一个小瓷瓶上,卫子墨刚拿起瓷瓶,宝库的门便被踹开了。
  顾琰菲拿着长鞭走了进来“恭候各位多时了!”
  柳青黛见到顾琰菲一时激动,叫了出来“菲菲!”
  顾琰菲转头看向柳青黛,眼神空洞,很是陌生。
  顾琰菲二话不说,鞭子朝柳青黛挥去,顾琰晞挡在柳青黛身前建起结界,同时朝卫子墨和冷香凝大喊“毁瓶,奏乐。”
  卫子墨闻言回过神开始想办法毁去瓷瓶周围的结界,冷香凝淡定从腰间拿出笛子吹奏醒魂曲。
  笛声缭绕,顾琰菲头疼欲裂,五官痛苦地皱在了一起,手上的鞭子也松了。
  门外涌进一队傀儡将士朝几人发起了第二波进攻。
  宝库拥挤,根本无法施展拳脚,顾琰晞将傀儡将士引到门外,柳青黛继续寻找莫愁的元神。宁采臣早就在顾琰菲进门那一刻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
  百草族只擅长风系相术以及用草药医治,所以面对这种打斗的情况,宁采臣的第一反应自然是逃跑。
  见打斗场地由宝库换到了门外,宁采臣才从角落里出来“我帮你吧!”宁采臣朝卫子墨走去。
  宁采臣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该如何破解瓷瓶上的结界,三两下便解开了结界,卫子墨自愧不如。
  瓷瓶结界被破,卫子墨将瓷瓶砸向地面,瓷瓶四分五裂,然而瓷瓶里装的并不是顾琰菲的血液。
  “快捂住口鼻!”瓷瓶破裂后,宁采臣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立刻提醒卫子墨和冷香凝。
  顾琰菲冷笑“你们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得到顾琰菲的血液?我谋划这么久,怎么可能会粗心大意到把顾琰菲的血液随意放呢?”
  是梓阳在通过顾琰菲的嘴向几人传话。
  冷香凝闻言,又往醒魂曲里多注入了几分木系能量。
  顾琰菲头疼得更加厉害,身体里两股力量相互抗争,似乎要把她的身体撕裂。
  “啊……”顾琰菲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出来,吐出一口鲜血,随即瘫软在地。
  顾琰菲昏迷前用血液写下了一个奇怪的符号,那一刻顾琰菲的意识是清醒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澈透亮。
  卫子墨看懂了顾琰菲留下的那个符号的含义,这是随身携带的意思,难道说顾琰菲的血液被梓阳随身携带着?
  “我找到啦!”柳青黛举起手中的蓝色透明球惊呼道。
  蓝色透明球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人,里面正是沉睡中的莫愁。
  此时的柳青黛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被划破了,脸上也多了几道黑色的印子,手里举着一颗蓝色的珠子倒还真有那么几分从地下寻宝出来的味道。
  宁采臣忍不住问“柳姑娘,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了?”
  柳青黛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衣服,尴尬笑道“嘿嘿,这个说来话长。”
  柳青黛内心则是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我里面的衣服没被划破,只划破了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