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这一次,真的死透了

  其实顾琰菲留下的那个符号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随身携带的意思,另外一个就是澄远的意思。
  那时候顾琰菲和澄远正处在热恋中,顾琰菲第一次谈恋爱,对澄远确实是付出了整颗真心的,顾琰菲甚至还会傻乎乎地想如果以后她和澄远有了孩子叫什么名字。
  那时候的卫子墨看着顾琰菲一副痴儿样子,不由得扶额叹息,恋爱使人愚蠢,菲菲大小姐这么一个鬼机灵的人居然会有这般痴傻的时候。顾琰晞和玄月对顾琰菲的担心虽然没有像卫子墨那般表现得十分明显,但还是在暗中调查这个叫澄远的人,然而三人并没有查出什么。
  卫子墨其实也是把顾琰菲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般疼爱的,现在听说澄远没死还和梓阳狼狈为奸,手指握得“嘎嘎”响,平日温和的脸上也出现了少有的愤怒的神情。
  冷香凝对这个澄远了解并不多,不过根据她对卫子墨的了解,能让卫子墨这个好脾气生气的人一定是不可饶恕的。
  冷香凝抬起一只手搭在卫子墨肩上“走吧。”
  顺着灵蝶的指引,卫子墨和冷香凝二人很顺利地找到了澄远。
  澄远独自站在一个小山坡上,腰上还是别着那把长剑,负手遥望,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与他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符。
  卫子墨冷哼一声,手中化出一柄长剑,足尖轻点直接朝澄远袭去。
  卫子墨才不在乎那些所谓的“偷袭不道德”“非君子所为”之类的话,君子与君子相交才用君子之道。
  澄远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卫子墨的偷袭,左手拔剑转身,右手化出另外一把剑,双剑交叉,顶住了卫子墨的攻击。
  “子墨大哥,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呢!”澄远说着,嘴角轻轻勾起,双手一用力,便将卫子墨弹开。
  卫子墨悬空往后一翻,然后稳稳落地站在冷香凝身侧。
  “没事吧?”冷香凝问道。
  “没事!”
  “子墨大哥,你的招数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三年前我或许打不过你,可现在却未必了,你可得小心啊!”澄远“好心”提醒道。
  卫子墨冷笑“三年前你打不过我,三年后你照样打不过!”
  卫子墨说着改变了招式迎了上去。
  能在玄机书院任教的可不会是简单的人,玄机书院的老师选拔比玄机阁的成员选拔更加严苛。玄机书院的老师除了能力要强,对五种能量运用自如之外,还要会创新,寓教于乐。照本宣科在玄机书院是不存在的,照着书念谁不会啊!
  卫子墨低调惯了,加之平易近人,且与书院学生年纪相仿,与学生打成了一片,大家就渐渐忘记了他在玄机阁排名第三。
  澄远见卫子墨改变了招式,且招招致命,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严肃对待这次战斗。
  另一边冷香凝则置身事外的样子看着两人战斗。
  澄远眼前一道白光闪过,怀里的东西被人夺走,澄远的脸色变了,是惊慌。
  “你诈我?”澄远有些愤怒地看着卫子墨,因为卫子墨可是以君子之道闻名,从不会使诈。
  卫子墨冷笑“对待不同人就得用不同的方法。”
  卫子墨不再恋战,眼神变得狠厉,直接刺中澄远的心脏,然后再对其心脏发力,使其心脏直接在身体里爆炸成无数的碎片。
  心脏的能量的汇聚地,如果心脏被炸成了碎片,能量会立即消散,这一次澄远是真的死了。
  卫子墨冷冷地看着澄远倒地,身体逐渐化作云雾消散,这才散去了手中的剑。
  卫子墨至今都还记得,顾琰菲欢天喜地的告诉三人:她要用含有随身携带的含义的符号代表澄远。
  他还记得,顾琰菲那一天兴高采烈地和澄远下山,后来顾琰菲被顾琰晞带回的时候眼睛红肿,当顾琰菲醒来之后,便忘记了澄远这个人。
  那时他觉得忘记了好啊!忘记了就不痛苦了。
  却没想到,澄远没死,还反过来利用了顾琰菲。
  可恨!该死!挫骨扬灰,魂飞魄散,灰飞烟灭都不解气。
  “我们现在可以去找菲菲了。”冷香凝主动对卫子墨道。
  “好!”
  刚刚卫子墨是对澄远的招式看似招招致命,实则每一招都留有余地,为的就是让澄远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这样在一旁的冷香凝就可以找到机会拿到澄远藏在身上的顾琰菲的血。
  拿到顾琰菲的血之后,冷香凝立马就解开了瓶子的结界,毁掉了瓶子。
  卫子墨和冷香凝跟随灵蝶的指引找到了顾琰菲的房间。
  现在的百草族不知为何,没有巡逻的傀儡士兵,宛若一座空城。
  难道是因为奉爱境开了,梓阳带兵去了山洞?
  卫子墨和冷香凝现在都不敢下定论。
  顾琰菲此时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锁,脸色惨白。
  此时,顾琰菲体内的两股力量正在斗争,一股是她自己的,另外一股,来自那个试图再次控制她的人。
  冷香凝见到顾琰菲痛苦的表情,立马抽出腰间的笛子开始吹奏醒魂曲。这支笛子是钨金特别给冷香凝的,说是用这个笛子辅以灵力吹奏,效果极佳。
  冷香凝是所有人中最精通音律,所以吹奏醒魂曲,唤醒顾琰菲的重任自然是交给她了。
  醒魂曲响起,顾琰菲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这一刻,顾琰菲感到了安宁。她的意识也逐渐清醒。
  顾琰菲缓缓睁开眼,卫子墨和冷香凝的脸映入眼帘,顾琰菲大喜,猛地从床上坐起“子墨,香香!”
  “菲大小姐,该起床啦!”卫子墨旧温和地对顾琰菲道,一如当初在玄机书院的时候,顾琰菲在他课上睡觉,卫子墨轻轻敲了敲她的桌子,对她说了同样一句话。
  “知道啦知道啦。”顾琰菲说着便坐在床边开始穿鞋。
  顾琰菲穿好鞋,猛地一抬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她的嘴大得可以塞下一个拳头(哈哈,夸张了,菲菲嘴才没有这么大呢!)。
  “你们!你们!”顾琰菲话都说不完整了,因为卫子墨居然和冷香凝手拉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