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云巅之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决战 三

  钨金淡定地提醒梓阳莫要分神,梓阳一时语塞,而后冷笑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也该知道惊羽在何处,为何还要等他来找你呢?莫非,你离开了这里,能量就会减弱?”
  “嗯,确实如此,所以,告诉惊羽让他快点来。”钨金对着面前这个梓阳分身点头道。
  若梓阳本人在这里,估计早就动手了,怎么可能会用话来故意刺激钨金,又怎么会淡定地坐下观战?
  梓阳闻言,消失在钨金眼前。
  按照约定,梓阳让云巅大乱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复仇,当初钨金灭他万灵国,如今他灭了钨金一手创造出来的云巅也够了。钨金早就死了,只留了个意识在这里强撑,等云巅结界一破,钨金残留的神识也会消散。
  地面的将士们大半体力透支瘫倒在地,一小半还用兵器支撑着身体或坐着或站着。
  红袖和顾琰菲上一秒还隔着老远兴奋地朝柳青黛挥手大喊,下一秒,两人就出现在柳青黛面前,三人熊抱在一起,重聚的喜悦将身体的疲惫一扫而光。
  “柳柳,看来这段时间你收集了不少宝贝嘛!”柳青黛刚刚找宝贝的时候,顾琰菲可是瞧的清清楚楚,柳青黛从乾坤袋里面掏了不少宝贝出来。
  “呵呵,也不全是我的啦,这里面也有你们的份,还有琰晞的。”说完,柳青黛大大方方地打开乾坤袋,让乾坤袋里面的宝贝自动飞出。
  “这些都是奉爱境里面的兵器,里面住着器灵,这些兵器认主的,我只是一个搬运工啦。”柳青黛解释道。
  刚刚情况紧急,柳青黛来不及将这些兵器全部放出,现在有时间让大家挑了。
  说是人挑兵器,倒不如说是兵器挑主人。
  这些兵器从乾坤袋出来之后,自动往四面八方飞去,落在它们选定的主人身侧。
  一柄弓朝红袖飞来,红袖下意识地接下。红袖握住弓的那一刻,一阵从她的手上熟悉感传来。
  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母后?”红袖声音变得哽咽。
  “欸。”子娴温柔地笑应着。
  “母后。”红袖冲上前一把抱住子娴开始痛哭。
  子娴也环抱住红袖,声音哽咽道“我的梦儿长大了还是这么爱哭呢!”
  “母后,我好想你!”
  “母后也想梦儿。”子娴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母后其实每天都在看着梦儿呢!”
  奉爱境其实和云巅存于一体,只是奉爱境就像一个单向玻璃,在奉爱境的亡灵可以看到云巅的人,但云巅的人看不到奉爱境的亡灵,人与亡灵也触碰不到彼此。
  顾琰菲拿到的是一根鞭子,准确来说,是鞭子找到了她。
  鞭子的守护元神是顾琰菲的小姨——顾千雪。
  “丫头,还记得我吗?”顾千雪一手搭在顾琰菲肩上。
  顾琰菲看着顾千雪有点懵,把顾千雪的手从她脖子上拿下来“这位姑娘,我们见过?”
  顾琰晞对顾千雪行了个晚辈礼,并叫了声“小姨。”
  “小姨?”顾琰菲好像是记得小时候有一个小姨经常带着自己玩,不过那时候太小,记不清了。
  “对,我是你小姨,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带你玩呢!想起来没?”
  顾琰菲想不起来了,不过,既然小姨都这么说了,那小姨应该也是很好打交道了,便甜甜地喊了声“小姨。”
  顾思雨看着顾千雪熟悉的背影,眼眶泛红,浑身颤抖“千雪!”
  “姐,想我没!”顾千雪转身,对顾思雨张开手臂,就像她只是出了个远门,现在回来了。
  不久前这里还是战场,大家在这里厮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亲人团聚的感人现场了。
  柳青黛看着这些团聚的人,想起来自己的家人,泪水模糊了双眼,也不知道现在家里怎么样了。
  奉爱境的器灵都找了自己生前熟悉的人,或亲人,或朋友。这些人都是带着执念,忍受住了和兵器融合的痛苦,支撑到了现在,终于再次重聚。
  有些带有怨念的亡灵在一进入奉爱境的时候,就进了魔兽肚子里。兵器一旦充满怨气,势必会引起更大的动乱。
  一股强大的灵气袭来,刚刚或伤感,或喜悦的气氛立马被破坏。器灵归位,战士们重新站好布阵。
  仗,还没打完呢!
  这一次来的是骑着魔兽的傀儡士兵。
  傀儡们个个面无表情,魔兽们个个凶神恶煞。
  玄月看到领头的那个女将军,震惊,欣喜,难过交织在一起。
  “姐姐。”玄月喃喃道。
  原来秦牧山说的是真的,他姐姐真的没死,只是,变成了梓阳的一个傀儡将士,变成了梓阳用来杀人的一把刀!
  玄月握紧拳头,牙齿也紧紧咬在一起。玄月手中的剑剧烈地颤动着,这把剑里是他的父母,他们也感应到了女儿的存在。
  “琰晞,我们用钨金教给我们的那种方法来降伏这群魔兽吧,这样,我们胜算会大许多。”柳青黛对顾琰晞道。
  这一次的敌人就不是团灭这么简单了,对面的傀儡士兵与这边的将士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些傀儡也是受害者,我方将士即使有了从奉爱境带出来的武器加持也并没有多大胜算,而且和对方比起来,我方将士已经经历过一场战争,精疲力尽,伤痕累累。而傀儡士兵是不知道痛的,即便痛,他们也会迎面而上,直至身死。
  柳青黛将降伏魔兽的法子告诉了顾琰菲和红袖,周围迅速传开,很快便传遍了云巅部队。
  将士们按照那个方法一致攻击魔兽,玄机阁通音律的则用自己的灵力化出了自己擅长的乐器,在冷香凝的带领下或吹奏,或弹奏,或敲击乐器,一曲波澜壮阔,气势恢宏的醒魂曲响彻云巅,就连悬在半空中“看热闹”的钨金也为之震撼。
  “你的子民在下面战斗,你却在这里看热闹,你这个神当的不怎么称职啊!”惊羽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暮地出现在钨金眼前。
  “神只负责指引,若要成事,最终靠的还是他们自己。”钨金从容地站起来,拢在袖子里的双手松开,宽松的长袍变成了雪白的战甲“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