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382章 最爱看主子爷吃瘪 4千字

  董鄂瑾轻瞟了他一眼。
  小气鬼爱记仇的人明明是你才对吧!
  昨晚居然偷偷把儿子抱走睡,害得儿子早晨看不见人哇哇哭了好久。
  然,今早他兴奋至极的抱起闺女亲个早安吻,却不料小宝贝蛋还在梦中,被吓了一跳,直接撒他一身水。
  哈哈,活该!
  不过说到政事……八爷哪里软了?
  绵里带针的人才最可怕。
  就这护哥情怀,不知道滤镜有多厚。
  董鄂瑾想到上次让他选择他居然犹豫了,轻飘飘的瞪了他一眼。
  九爷被媳妇儿瞪得摸不着头脑,感觉几次讨论下来,媳妇儿似乎对八哥颇有成见,反正就是不喜他多提八爷的事儿一般,但也不是不让说,就是不太乐意他跟他八哥混在一起。
  九爷逗着闺女,心里的那股子奇怪,想着想着莫名其妙就变了质。
  这女人成了婚以后,果然是比从前更珍惜自己爷们儿了。
  搁以前,她一天都不多看他几眼呢,如今竟也怀疑起他会跟同性走在一起了……
  九爷不由得暗暗得意。
  随即,边虚虚的掐着小闺女的腋下,帮她尝试着站立,边状似很是不经意的邪魅勾着唇,保证道:
  “你放心媳妇儿,爷爱好正常,不好男风,这辈子也永远只会跟你在一起!”
  那傲娇窃喜又骄傲的神情呦,空气里都能感受到他飘飘然美飞了的自得喜悦。
  董鄂瑾:“……”
  瞬间意识到这货为啥突然这么说。
  起身,走到他跟前。
  九爷下意识回头,等着他媳妇儿各种感动到不行爱的抱抱和亲吻……
  然,纤细的手指点着他脑门儿轻推了一下。
  女人轻笑着嗔道:
  “脑洞还挺大。”
  九爷:“……”
  预想中的亲密没来,好不甘心,忍不住怼道:“爷脑子才没洞呢,脑袋上有碗大个疤的那是午门菜市口常客,爷可不是逆党!”
  “哼,爷聪明着呢,耍花枪也不会被抓~”
  九爷从小到大没别的,就是倍儿自信!
  不由得向媳妇儿显呗下自己光滑圆润的大脑门,一手格外有风姿的摸上去,那叫一个自豪:“瞧见没,锃亮锃亮的!”
  董鄂瑾被他逗得不禁笑出声儿来。
  这二货。
  九爷刚一抬手,一只手没扶住闺女,小宝贝蛋直接面朝下趴在了床上。
  好在床铺松软,才没哭出声来。
  倒是闷闷的一声,像是一小袋面粉砸床上了一般,他心疼得不行,忙要伸手去捞闺女。
  谁知,小宝贝蛋利用手和圆滚滚的小肚子一撑,自己翻过身来。
  而后双眼亮晶晶的,惊奇开心得不行。
  “唔~~唔唔~~”
  九爷和媳妇儿也甚是惊喜。
  俩人都没想到小宝贝儿居然自己学会翻身了。
  不错不错。
  九爷立马一通彩虹屁的夸:“爷就说爷闺女最聪明伶俐!如今都能自学成才了,全京城的孩子都比不过她!!”
  被阿玛忽略的早就会翻身的小弘晸,斜斜的看了眼阿玛。
  在他阿玛飘过来的各种得意自豪臭屁的眼神中,轻哼了一声,一个团子翻,直接将小屁屁对准了他。
  看着儿子嚣张全过程的九爷:“……”
  董鄂瑾不厚道的笑出声。
  苏有才、桃心和奶娘们也具都闷笑不已。
  最爱看主子爷吃瘪。
  ……
  八爷深得皇上信任得此重位,众臣自是要登门拜访一番攀攀关系的。
  然,此时最忌结党营私,八爷不好露面,九爷便是八爷党的一道坎儿。
  他做东,暗中请众人吃酒为八爷庆贺,凡事教过请帖的人都请了,独独缺了那些个之前温宪公主请了的人家。
  九爷记仇,耍弄一次不算完。
  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的没管好自己媳妇儿,也是有罪!
  贵妇们连累了自家夫君,均被数落,具都埋怨起温宪公主来。
  众官员们则开始针对起舜安颜。
  据说温宪公主出嫁前聪慧大方识大体,婚后却变得这般心胸狭隘又歹毒,还累及这许多人,不怪你怪谁!?
  舜安颜冤枉的很,却无处投诉。
  憋闷许久,终究是将脾气都发在了温宪公主身上!
  “你平日里做些什么不好?为何偏要去招惹九福晋?你知不知道如今八爷得宠,意味着什么?你竟在这时候还去给我惹事儿!”
  他虽生长环境好,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可却处事谨慎,事事小心,不曾开罪任何大臣。
  如今,却因讨厌的妻子无意中便得罪了不少人。
  舜安颜对温宪愈发的厌恶。
  温宪公主冷笑,讽刺的很:“你到这个时候倒想起我是你的妻子了?知道要把我归为跟你为伍的人了?”
  舜安颜瞧她那阴阳怪气的样子就极为不顺,怒地面色紧绷阴沉至极:“若不是当初被你骗了,若我还有的选择,你以为我会选择你!?”
  他巴不得将她休了另娶!
  没了公主这层身份,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近两年牢笼般的生活,温宪的内心早已被碾碎吞噬得阴暗至极,任何一个略有不敬的语气都能瞬间挑起她的敏l感。
  对这样的争吵,他们两人间少有发生,然,她在心中早已想象对话过了无数遍。
  这样争执的、怨愤的、互相辱骂痛斥的。
  此时此刻,她怨怒到了极点,似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面目全非的狰狞咆哮道:
  “你就是什么不靠背景的好东西了!?若不是因你有这样的背景,但凭你这般懦弱的性格,你以为我会挑你!?”
  “本公主连多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你自己无实力,在朝堂上混得不好,便回来找妻子发火,算什么男人!?”
  男人最忌讳听到如此羞辱之语。
  舜安颜在那一瞬间几乎想要把她活活掐死。
  什么公主,什么素养,这女人心思之阴毒,心胸之狭隘,跟市井泼妇毫无却别!
  舜安颜被她气得胸膛大力起伏。
  终是懒得再跟她这种毒妇、疯妇纠缠下去,猛地一甩衣袖,双眸犀利的看着她:“你好自为之!”
  ……
  太子胤礽被废已是万分确定之事,胤禔十分得意。
  尤其皇阿玛还如此信任器重他,让他负责监视胤礽,从塞外至京城都是由他看守,这更让他的野心愈发膨胀。
  他本就是长子,太子爷被废黜后,便再无嫡子,按照皇位继承制,自然是长子优先考虑。
  尤其他又不是荒唐大恶之人,下任储君是他,理所应当!
  ……
  九月十六日,圣驾回銮。
  令群臣惊讶的是,囚车中除了坐着忤逆不孝要被废黜的太子爷,还有十三阿哥。
  众臣不禁大吃一惊。
  十三阿哥向来深得圣宠,皇上但凡出巡,除了直郡王四贝勒等成年皇子,每每都带着这个小儿子,如今这是怎么了?
  太子爷失宠,连带着从前宠过的人都失宠了吗?
  事情是在回京路上发生的,消息并没有传出来,众臣看到连十三爷都被关了,更是胆战心惊,尤其摸不着头脑。
  只得谨慎再谨慎。
  如今皇上心中的火气可大,谁上前便能将谁烧得灰飞烟灭。
  ……
  康熙爷想到太子做的那些事便觉得恶心,悲痛,难以容忍。
  对大臣们列举了皇太子胤礽的种种恶端后,痛心悲凉道:“从前索额图助胤礽潜谋大事,朕悉知其情,将索额图处死。今太子却欲为索额图复仇,结成党羽,加害于朕,实在忤逆不孝!”
  大臣们默不作声,只暗叹皇家凄凉,真情少。
  皇上宠了几十年的太子爷还不是说倒就倒了……
  官员们各个提醒自己,莫要在此时犯错,更不要再与太子党和十三爷有任何接触。
  康熙爷对太子容忍度显然已经到了尽头,此刻竟是一分也等不及,火速遣官将废皇太子之事告祭天地、宗庙、社稷,将胤礽幽禁于咸安宫。
  十三阿哥胤祥则受太子爷连累,被幽禁在家中。
  ……
  九爷真是没想到十三爷居然这么够义气!
  想想也知,纵使十三爷善名在外,一身侠肝义胆,然,太子爷快要被废时,最焦灼的时候也万不可能会求助这么个只有热心肠却没能力的兄弟。
  陪着皇上巡幸塞外的就那么几个阿哥,十三爷又与四爷关系最好……略作猜测便知:十三爷这是挺身而出为四爷挡枪了!
  四爷向来老成持重,太子爷此番恶劣行迹被皇上当场发现,简直是罪孽滔天,惊惶失措中,自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平日里与他还算交好且办事又稳重靠谱的四爷。
  然……四爷那个冷面狐狸,也不过是看着诚挚忠厚,真到了危机关头,定是有一套完美的脱滑之策。
  十三爷便成了替他四哥蹚浑水的小羔羊。
  九爷冷笑,面容讽刺,替十三爷不值。
  “四爷那个假道士,能有这么个好兄弟真是福气!”
  若是他的兄弟,他定不会让对方为自己牺牲了大好的前程。
  尤其老十三还如此年轻,这辈子的政治征途却已然到了头。
  不管这中间有多少曲折挣扎,四爷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牺牲了兄弟。
  董鄂瑾一直都知道九爷是瞧着四爷不爽的,可那日醉酒,他倒也说了不少实话。
  心里也是佩服四爷的,更觉得他若能成为帝王,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他已在十多年前便先做了选择。
  听着他今日又这般轻嗤,董鄂瑾便乐了,“怎么这么说?四爷行事稳重、一身正气,与道士有什么关系?”
  九爷听着媳妇儿竟当着他的面儿又夸了四爷,便更加不爽四爷的伪善。
  “他每日不是老庄就是禅语,与人谈起来便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不是假道士是什么?”
  从小到大,就他最会装了。
  明明都是小孩子,装什么成熟!玩什么深沉!
  董鄂瑾暗想着,所以四爷在历史上躲过了康熙爷的忌惮,而你最后死的很惨啊。
  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
  想让九爷直接认可四爷是不大可能了,只能从旁入手。
  见他对十三爷的忠义很是欣赏,便决定先拉拢他和十三爷的关系。
  “如今十三爷被幽禁,又不知会幽禁多久,俸禄也被停了,虽还未正式娶亲,可已然建府,府内众人需要生存,大小事务皆需要钱财,尤其现今人人都得知他失宠,怕是踩还来不及,生活怕是会凄凉些……他如此宅心仁厚,令人钦佩,咱们身为哥嫂,帮衬一把吧?”
  这样,纵使将来他和四爷的关系依然不够融洽,但至少在这种非常时期,九爷能不惧外界谣言关怀兄弟,四爷想到此时,也会留几分情吧。
  九爷也正有此意。
  握住了媳妇儿的手,“你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虽说是帮,可也不能做的太显眼了,尤其要顾着……”
  他话说一半,便被董鄂瑾打断了,浅笑道:“我懂……”
  皇子权贵,从小锦衣玉食,何曾被人施舍过?便是再关怀,也要做得委婉了。
  “爷们儿们都要面子,银票会放到严密处,咱们过去,只随便聊聊坐坐,安慰安慰……”
  九爷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无比感动:“媳妇儿你真好。”
  这么懂他心事儿还会安排的媳妇儿去哪儿找?
  董鄂瑾身材娇小,被他完全搂在怀里,九爷身高一米八七,抱着她坐在躺椅上,就如同抱着一个小女孩儿般,从侧面看,很萌很有爱,空气中都散发着浪漫的荷尔蒙气息。
  她伸手摸摸他的脸,在九爷以为她会互吹互捧一下时,只听她悦耳的嗓音轻快道:
  “我也觉得是~”
  九爷双眸含着璀璨的星光,唇角弧度喜悦上扬,笑愣一秒,随即按着她的后脑勺狠亲了一下。
  男人野性魅力狂肆袭来,裹着她,恶狠狠道:“你说生产后七个月才能有夜生活,是不是又骗爷!?”
  还有几天,但感觉已经不能再忍了。
  董鄂瑾微笑着起身,眨眨眼:“怎么会呢?”
  不骗你骗谁啊,小可爱?
  九爷泄气的郁猝。
  抿唇,握拳。
  老子再等几天!!
  ——
  很想知道,在你们眼中,和九爷最靠近的明星是谁?如果拍成电视剧的话,希望谁来演九爷和董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