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389章 夫妻斗智斗勇 4千字

  瞧他下巴尖细,眉毛如柳,唇瓣薄而润红,一张蛇精脸还扑着厚厚的粉,白得跟面团似的,他每挥一拳过去就开始扑簌簌的掉沫……
  都丑成这样了还敢勾l引他媳妇儿!?
  要不要点脸!?
  那琴师被九爷踹倒在地,揍得鼻青脸肿,怎么求饶都不管用,挣扎了半天,总算探出来了个脑袋,当即便双眸含泪、楚楚可怜的看向女主人。
  被刻意训练出来的声音格外的柔弱惹人怜,十分容易勾起人的保护欲:“主子,奴才冤枉,您救救奴才啊……”
  明明是个男人,声音却如黄鹂般婉转动人。
  九爷咬牙,心中郁愤的想着,他媳妇儿可真会挑人,当初在南风馆一眼就看中了他是其中最气质不凡、最出类拔萃、最光彩夺目的那个!
  如今竟一挑,又挑了个极品。
  都说同行是冤家,九爷瞅着他,就算他俩不是同行,看到他的瞬间也觉得他玷l污了他和媳妇儿初识时的记忆,尤其是这货居然敢走他走过的路!是不是想趁着他残了狠挖墙脚呢!?
  “当着爷的面儿你还敢搔首弄姿的!?”
  九爷暴怒!!
  揪着他的脖子,恶狠狠的问:“你是哪家琴馆的?”
  那琴师委屈的不行了,自家老板狂揍自己感情是把他给忘了……
  他可真冤枉。
  明明上个月九爷还很欣赏他,说要让他好好练琴,以后将他推荐给哪个大人到府上弹琴,与对方成为知己,顺便探听消息呢……
  怎么转眼就变了?
  他本以为九福晋叫他来,就是为了试听下他的琴艺,让主子爷瞧瞧他是不是可以出山了,没想到却是这般……
  仔细想想,福晋确实什么都没说,只说是想听琴了,给了大把的银子,让找一个琴技好颜色佳的,他就被推荐过来了,而后就来到了府中。
  敢情……这夫妻俩没商量好啊?
  琴师顿时觉得自己可冤枉到姥姥家去了!
  咬唇悲催道:“爷,奴家是京郊南风馆的啊……”
  他话说一半,九爷便暴跳如雷了:“什么!?你他娘的还是南风馆的!??”
  他媳妇儿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他还没死呢就敢吃野草了!!
  九爷扭头,抿唇,控诉的愤愤瞪着媳妇儿。
  又被脚下的混蛋一句话拉过神儿来:
  那黄鹂鸟般的嗓音娇滴滴:“爷,奴家是青哥儿啊,您忘了吗?”
  九爷皱眉,反应了一秒,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慌乱闪烁了两下后,火速看了眼媳妇儿,骤然一脸正气的倒吊着眉毛,叉腰大怒道:
  “你放屁!!什么情哥!?谁是你情郎!?你给老子闭嘴!!休想污蔑老子!!!”
  本是一肚子的怒火的,如今怕媳妇儿生气,反倒是有几分的心虚。
  九爷故作勃然大怒的样子,挺胸叉腰,浩然正气的梗着脖子,眼神儿却悄l咪l咪的往媳妇儿那边瞟。
  娘耶,没生气吧?
  应该没有吧?
  他反应得这么快,话题转得这么及时,她应该还没有察觉他背后都干了啥吧?
  虽然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总归他是个大老爷们儿,还在媳妇儿不能行事的时候去了南风馆,怎么都说不过去……
  九爷怕拖得时间长了情况有变,忙命人把这脸抹得跟白无常似的弱鸡塞了嘴拖出去。
  而后,又怕媳妇儿找他茬儿,先一步很是强横的、故作震怒之姿,大展家主之风,一把抱过媳妇儿怀中的宝贝闺女,傲娇的走人了!
  你可以给爷甩脸子不理爷,但爷就不信你还能不想闺女!?
  哼~爷是多么机智的人呐~~
  桃心瞧着主子爷大发雷霆,颇为担心,“福晋,奴婢就说您还是别去南风馆了吧,您还偏偏带了个琴师回来……”
  她深深的替主子担心,嗫嚅的劝道:“女人出嫁还是要从夫啊,就是带带孩子,做做饭,听夫君的话,乖乖的就好了……这么折腾,就算夫君不休,万一又纳了妾可怎么办?”
  董鄂瑾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你小小年纪,思想还挺守旧。都跟着我这么长时间了,之前连九爷都打了,怎么还这么胆小拘束?”
  “男人如果爱你,你作他也爱,他会觉得那是情l趣;男人如果不爱你,你不作他也嫌弃你,他会觉得你枯燥乏味、呆板无趣。”
  “所以啊,女人还是活得自在些,随心些的好,最起码,甭管对方抽什么风、作什么妖、找不找小三、会不会抛弃你……你自己先舒坦了!”
  “其次就是要自己有资本,你有经济实力,有能耐,可以自己带娃养娃,生活充实,日子过得丰富多彩……要不要男人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无论是婚姻还是爱情,男人存在的必要是感情的供给,如果他不能用情感和爱将你滋养成更好的人,那要他何用?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开心,如果是互相屈就的痛苦,那是互相折磨,给对方折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没必要在一起了。每个人的人生都只有一次,不要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
  何况,不折腾下,南风馆怎么倒闭?八爷党怎么断银子?
  自古以来,花街柳巷便是最能赚钱的地方,更是作掩护的交通枢纽。
  只有切断了这一块儿,才能断了八爷党的经济,还能同时让他们的沟通网产生障碍。
  桃心听了主子的这番话,似乎任督二脉的穴位瞬间通了般,脑门仿佛打开了一道缝,射l入金光,豁然开朗。
  是啊,虽然这个世道对女人有些不公平,甚至是刻意的压制,但,她们还是有选择的啊,不喜欢,不在一起就好了嘛,大不了终身不嫁。
  桃心刚这么开心的想完,又被主子捏了捏脸,调笑道:
  “你这副呆呆萌萌的模样,倒是对极了老曹那糙汉子的胃口,他就喜欢你这种又乖又听话的。”
  桃心脸红,被主子弄得很不好意思。
  却又不禁猜想……老曹是谁?糙汉子?不会是年纪很大的糟老头子吧?
  主子对她这么好,就算是牵线也不会这么坑她的吧?
  自诩丰神俊逸,是绿林界唯一一株仙草的曹尼玛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嗯?要转秋了吗?他咋这么敏l感……
  ……
  回到前院,九爷虽然怀里抱着金牌令箭,但还是觉得不够保险。
  抱着小宝贝蛋踌躇不已。
  纠结了又纠结,被小宝贝儿笑嘻嘻的伸手轻轻捏他的脸捏了好几下,他才反应过来的抓住宝贝闺女的手,放在嘴边宠溺的亲了亲,问道:
  “闺女,你说你额娘生没生气啊?”
  苏有才站在后边听到这话,暗暗鄙视翻白眼儿。
  怂。
  刚才在还强撑着装得那么硬气呢,这才过了连一刻时都没有,就担心被甩了。
  啧啧,早知如此,刚才还装什么大爷啊?
  小宝贝蛋听不懂阿玛在说什么,小手指头戳着阿玛的脸,眼睛冒着好奇的光亮,一闪一闪,灿若星辰。
  九爷原本心里是极郁闷的,看到闺女的开心这般简单纯澈,便宠爱的配合着她玩儿起来。
  苏有才在心里悠悠的叹了声女儿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九爷陪着闺女玩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他在媳妇儿的院子里暗中派了影卫保护啊!
  双眸一亮,精神猛地振奋起来。
  ……
  一刻时之后。
  影卫过来汇报情况。
  九爷暴怒:“她真的这么说的!?”
  影卫面无表情,简单总结道:“是的,福晋说男人不重要,不乖不能让人高兴的男人,要他没用。”
  九爷握拳,薄唇绷紧成一条直线,气得要吐血。
  看看,看看,他就知道,他早就有预感她要甩了他,果然她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
  小宝贝儿站在阿玛的腿上,一手搂着阿玛的脖子,一手捏着阿玛的脸,脚下不小心一个趔趄,揪着阿玛的耳朵便猛地拽了下。
  九爷瞬间呲牙咧嘴,面容扭曲。
  一颗玻璃心碎成渣渣,却还要一边笑着安抚着闺女继续玩儿,一边炸毛呕血,“除了这些,福晋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了,小阿哥醒了,福晋抱着小阿哥在花园散步。”
  知道她没出去鬼混,九爷心中的一把刀缓缓放下了。
  青哥儿是他专门针对一个盯了几年的油滑老臣培养的,留着还有用。
  若是别人再敢跟她有丝毫的牵扯……他绝对宰了那些狗崽子!
  九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黑暗气息。
  影卫退下去。
  隔了好久,九爷这心里着实不甘心,想着怎么也得让她着急一回。
  真觉得爷憋在家里就没魅力了吗!?
  怎么能一点儿危机感都没有呢!?
  他必须得刺激刺激她!!
  “去,把凤仙楼的花魁给爷叫过来!”
  “爷……”苏有才踌躇着劝道:“如今正是非常时期,您还这么放肆,不大好吧?”
  “到底是谁放肆!?谁嚣张!?”九爷精致的俊脸蹭蹭冒火:“她都把人带到家里来了,凭什么爷不能带!?”
  苏有才小声嘀咕:“那不是福晋故意都您呢吗,也就您自个儿上钩了……”
  “你说什么!?”九爷拧眉,双眸犀利的危险看他。
  苏有才讪讪笑笑:“奴才什么都没说,马上去给您叫人去……”
  他刚转身要出去,却又被主子爷叫住。
  “对了,从今天起,把京城内所有南风馆都给爷封了!!”
  苏有才呆愣,“那每月可少不少银子呢爷!”
  这京中有的是行为怪癖的人,愿意掏百倍的钱放纵私l欲,享受黑暗中给他们带来的喘l息。
  若是所有南风馆被关,损失的可不止是银钱,还有人脉,和各处的消息。
  以后若想要再探听什么事儿,怕是就没现在这么方便了。
  尤其那些小倌们都是转门培养的,针对大人物们不同的品位培养出不同的性格姿态,且各个心思灵巧,气质不凡,光是看着便让人觉得舒服,毫无别扭恶心之感,放在外面说是世家大户的贵公子也有人信。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官们愿意花更多的钱来满足自己这方面放肆背l德的私l欲。
  “费什么话,你个财迷!!”九爷面色很黑,一脸冷艳:“媳妇儿都快没了,还留着那些人赚什么钱!?”
  那哪儿是在给他赚钱?那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一座座小三集团,不定什么时候就合起伙来挖他墙角呢!
  九爷咬牙,哼,他才不会让他们有可乘之机!
  苏有才:“……”
  得,您有理!
  “那主子,这么多人突然遣散了该怎么安排?”
  九爷眯眸:“庄子上不缺人吗?都送去养猪!!”
  苏有才:“……”
  这小心眼又腹黑的……
  ……
  傍晚,九爷在傲娇的拒绝了跟福晋一起用膳后,抱着闺女开始吹牛的嘚瑟:“闺女,来,阿玛教你数数,等你数到一百的时候,你额娘就得过来吃饭了,你信不?”
  小宝贝儿啥也听不懂,但干啥都特捧场,笑嘻嘻的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挥舞着小胳膊:“啊!啊!!”
  九爷顿时特别露出了老父亲特有的宠爱傻笑,眼神温柔的能溺死人:“阿玛就知道闺女跟阿玛最亲!最喜欢叫阿玛了对不对?”
  小宝贝蛋也不知道激动什么呢,双眸晶亮,又开始挥舞着小爪子:“啊!啊!!”
  饭点儿啦!要吃饭饭啦!!
  九爷欣慰不已。
  然,闺女都开始跟着他口齿不清的瞎胡数,数了都得有五百个数了,他媳妇儿还没来。
  九爷一张得意得眉飞色舞的脸瞬间傻眼了。
  瞪向苏有才:“你是不是没通知到位!?”
  苏有才摸摸鼻子:“奴才都去那边三趟了。”
  搞得桃心都觉得他还没上年纪呢就开始忘性大了。
  九爷抿唇。
  正悲伤。
  突然胸口一痛。
  小闺女正在咬他的衣服!
  没牙还这么大劲儿!
  还挥着小粉拳:“啊!啊!!”
  九爷骤然反应过来他闺女在“啊啊”啥呢。
  当即伤心得泪流满面。
  敢情他自作多情了这么久啊……
  这母女俩都是白眼狼儿!
  好在他的大招来了。
  考虑到保护节操尽碎的主子爷的名声,苏有才将凤仙楼的姑娘从小门带进来的,还穿着一身并不显眼的素衣,像是一个村姑进来当使唤丫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