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390章 他完全可以娇弱的向他媳妇儿求救啊! 4千字

第390章 他完全可以娇弱的向他媳妇儿求救啊! 4千字


  这府里一进人,董鄂瑾那边就有人汇报了。
  今晚和儿子一起睡,弘晸乖得很,性格是随了她的淡定,白天不带他出去转的时候就老实的呆在小床里睡觉,抱他出去的时候也不哭不闹,就是好奇心很大,会指着所有没见过的东西问这问那,哪怕他连话还说不好呢,但理解能力和词汇量已然比妹妹那个小吃货高很多了。
  董鄂瑾听完汇报后,让人下去了。
  躺在床上,温馨的逗弄着儿子,食指轻轻的点他的小脸蛋,嫩嫩的,滑滑的,软软的,手感极好。
  “小晸,额娘都生了你们了,你阿玛还跟我玩儿这一套,你说他是不是很幼稚?”
  小弘晸点点头:“嗯,稚。”
  “你说他是没安全感还是傻?我用不用回应下他哄哄他?还是不管,让他变成熟点儿?毕竟你阿玛身边那些老油条们可一直盯着他呢,还总想着利用他,虽然他也足够精明,但……冲动容易犯错啊。”
  信息量太多,小弘晸乌黑晶亮的双眸一眨一眨的看着额娘,白净的小脸儿很呆萌。
  听不懂。消化不了。
  董鄂瑾笑笑:“你说你阿玛这样的,是聪明还是笨?”有脑子,却总为一腔义气做傻事儿。
  这个简单,嫩嫩的小奶音又蹦出一个单音:“笨。”
  董鄂瑾轻笑,觉得儿子特别可爱。
  以为他什么都不懂,只会重复最后一个字音,忍不住想要逗逗乖巧的儿子:“你笨不笨?”
  小家伙这回停顿了好久。
  感觉对某些话已经有意识了。
  意思他不懂,但好坏他能大致感觉到。
  叫名字,他能反应过来是在叫他,说“你”,他也能感觉到那也是他。
  于是小家伙那双乌黑的眼睛在安静的看了额娘许久后,面容呆萌眼中又泛着小灵光的摇摇头。
  好像是不好的。
  他不是。
  董鄂瑾瞧着儿子狡黠的样子,哈哈大笑。
  听宜妃娘娘说,九爷小时候也机灵得不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样子。
  ……
  “纱玛姑娘,您这边请。”
  画着西域妆容的纱玛进了九爷府,顿感气势恢宏。
  那些高官的府邸她也去了不少,却都没有眼前的这座奢华大气,映入眼帘的皆价格不菲。
  尤其九爷身份尊贵……
  纱玛的心骤然更加亮堂起来。
  九爷抱着闺女等人做戏都快要睡着了,苏有才把人带过来。
  小闺女由刚开始哭着找额娘,到现在已被他精疲力尽的哄睡着,他已经完全无力了。
  苏有才进来禀报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半眯着眼,问了句:“福晋有来过吗?”
  “回爷的话,没有。”
  九爷一听这话,迷瞪的双眼唰地就睁开了。
  阴霾郁闷,一张脸丧萌丧萌的,却生出了很多斗志。
  抿唇,挥手:“去叫水!动静闹大点儿!”
  苏有才:“……好的,爷。”
  幼稚。
  福晋要是还不来,看您怎么收场?
  您还能有骨气跟福晋彻底冷暴力翻脸不成?
  纱玛被带进了屋里,看到九爷正抱着一个孩子睡觉,旁边却已然准备好了洒满花瓣、冒着雾气的热水……
  她对九爷的好感顿时又多了一层。
  真是个精致又体面的爷啊……
  想必对她也是极期待的。
  纱玛娇羞的上前,瞧着男人英俊的面容,心中更满意了些。
  瞧着他怀中抱着的孩子穿着粉色的衣衫,他在睡梦中也将孩子护的极稳的样子,心中更滋生了些许爱意。
  这是个极有责任心的样貌英俊爱家庭的男人。
  又是皇室贵胄,简直是人间极品了!
  纱玛故意掐细了嗓子道:“爷,入夜了,将小格格抱走好好睡吧?”
  九爷已经睡着了,只觉得耳边嗡嗡嗡的,烦躁的拧眉,又搂了搂宝贝闺女,继续睡。
  “爷?”
  九爷没反应。
  纱玛提高了些音量,“爷,把小格格抱走吧?”
  “别打扰咱们共度良宵……”
  她嗓门过大,第一句话就把九爷给震醒了。
  一听有人要抢他闺女,九爷当即便怒了。
  眼睛还没睁开呢,“腾”地坐起身来。
  紧接着又听到她后句要占他便宜。
  九爷睁眼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就已经呼过去了:“混蛋!抢老子闺女还敢觊觎老子美色!!”
  纱玛只觉得耳边一阵掌风吹过,“啪”的一声,被按在了地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水润的双眸好不凄惨。
  这男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刚才还明明又是热水,又是花瓣,还有精油……各种各样的东西加起来得有十几样,他算是她见过的最精致的男人了,最重要的是对她还如此热情……可没想到竟是这样!
  九爷已经完全忘了他睡前招人伺候这回事儿了。
  抱着闺女异常警惕,一脸怒容:“你他娘的哪儿冒出来的!?”
  “给老子滚!!!”
  吼罢,他第一反应是——
  他是不是终于有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可以去正院爬床了!?
  毕竟有女人想觊觎他,他完全可以娇弱的向他媳妇儿求救啊!!
  然,那女人下一句话就完全粉碎了他的想法:
  “爷,奴家是您专门从凤仙楼请来的纱玛啊,您忘了吗?”
  九爷反应了下,想起来他刚才好像是让苏有才请花魁来着,可怎么来了这么个货!?
  凤仙楼都把金主当傻子吗?!
  要不是情况紧迫,他肯定现在就退货!!
  九爷扯唇,表情嫌弃:“滚!离老子远点儿!”
  老子才不喜欢这种浓厚妖艳的西域范儿!
  老子喜欢的是孤高冷傲纯白无瑕的小清新!
  果然,天下的女人只有他媳妇儿那款才是最绝美的。
  九爷心中傲娇异常,冷蔑轻嗤的重新上床睡。
  纱玛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
  可眼前这位爷着实不好惹,听他那话应该是让她滚蛋走人了。
  便格外遗憾的从地上爬起来,打算退出去。
  谁知却又被那道锐利霸道的嗓音道:“你想死吗!?滚回来!”
  被他媳妇儿发现了,他骄傲的自尊该如何安放?
  那音质格外的邪肆阴鸷,让人不敢反驳。
  纱玛又委屈又害怕,想了想,还是乖乖的过去了。
  谁知,还没凑近他,却又被训斥了。
  九爷拧眉看着除了他媳妇儿以外的雌性生物胆敢靠近他,危险的眯眸。
  倏然想起之前的某个夜晚,他媳妇儿让他抱头唱国歌。
  骤然指向墙角,厉声道:“蹲那儿!抱头!!”
  “还敢看爷!?”
  “信不信挖了你眼睛?”
  九爷最厌恶有女人垂涎他的美色。
  爷长得这么俊是给你看的吗!?那是给爷媳妇儿看的!!
  他表情阴邪冷冽,犹如凶神恶煞,纱玛吓得赶紧抱着脑袋埋进膝盖,把自己缩进墙角。
  九爷突然又想到了一点:“每隔一个时辰叫一次水。”
  装就要装到底,不能有破绽。
  纱玛呆愣,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九爷瞧着她那勾l引人的样儿,拿起床边放着的小花瓶就要砸她:“再看!?”
  纱玛心惊胆战的赶紧低下头去,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委屈得不行。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脾气的男人啊……
  ……
  就这么平安无事的渡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九爷是被小闺女的小胖脚丫给踩醒的。
  昨晚明明在怀里抱的好好的,睡了一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闺女整个人就躺在他枕头上了,格外霸气豪迈的一个四仰八叉的姿态,小脚丫子嚣张的踹在他的脸上……
  因为是亲闺女,自然咋着都是最棒最可爱的。
  抱好亲亲,因为小宝贝蛋还没醒,就轻轻的给她又盖好了小被子让她继续睡,九爷神清气爽的起床。
  踹踹蹲在门口的女人。
  浓妆艳抹,加上昨晚又哭了,她一抬头,鬼一样的妆容吓得九爷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看她犹如看洪水猛兽。
  凤仙楼的人是瞎了吗?这能是花魁?这是李逵还差不多!!
  受不了的让人赶紧去拉着她梳洗一番,捯饬出个还算有些姿色的人样来,九爷负手而立,仔细吩咐:“去正院绕一圈,要是没人发现你,你就绕十圈,还没人理你,你就装作走错道了闯进去,必须见到福晋!”
  “虽说你长得很丑跟爷媳妇儿完全没可比性,但你主要是刺激她。”
  纱玛:“……”
  从前也见过不少官员为了气家中母老虎,故意找人这么做的,但眼前的爷口中骄傲和维护之意如此明显,与他让她做之事大相径庭。
  怎么如此扭曲?
  九爷又道:“但你也不能太刺激她了,你要是敢说过分的话恶心她,你看你今日还能不能出府门!”
  纱玛:“……”
  所以传说中霸道狂肆的九爷在媳妇儿面前果然是一个别扭神经的心理l变l态。
  ……
  纱玛去后,九爷抱着闺女用早膳,正院那边没过多久便有人来报说打起来了。
  九爷当即放下了手中的桃花酥。
  兴奋、激动,双眸大亮,火热振奋!
  啊!打起来好!打起来好!!
  他媳妇儿身手好,肯定不是被打的那个,肯定是吃醋了,所以在痛扁那个丑女人!!
  他最喜欢看他媳妇儿为他争风吃醋的场面了!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多么的经典!身为主人公,他怎能不去看!?
  九爷兴奋的抱起闺女去围观。
  正院报信的奴才瞧着旋风般已经飞奔出去的主子爷:“……”
  挠挠头,嘀咕着:“还有一半没说完可怎么办?”
  ……
  正院。
  董鄂瑾闲情逸致的悠然看戏,坐在院子中,微风轻拂,很是神清气爽。
  男人打架时偶尔还顾些体面,女人打架就不是了,忍到了极点才动手,不把对方脸挠花了决不罢休。
  控制,很难。
  此时,从前院跑过来专门示威的女人,与她早有预备请过来的燕春楼的花魁对上了。
  凤仙楼和燕春楼一直都是死对头。
  尤其这两个花魁还一直争夺京城第一花魁的美名,持续了五年之久。
  说是夙敌也不为过。
  “纱玛?还洋文名!?”
  “姓季的,你现在还抖起来了!?谁不知道你入行之前叫马杀季啊!你以为你把名字倒过来改个姓,再起洋气点儿就没人认识你了!?”
  “明明就是从马贼窝里跑出来的,搔首弄姿就罢了,装什么高贵典雅!?骚l货!!”
  马杀季当即挂不住颜面了,刚才还千娇百媚的脸瞬间崩裂,炸出一股恶相来,狰狞着张牙舞爪:“你个贱人!!老娘跟你拼了!!!!”
  场面极其混乱,两个女人互扯衣服,分寸不让,一个比一个凶残。
  九爷抱着宝贝闺女兴奋赶到后:“……”
  他预想中的“爱妻吃醋自此之后就把他捧成玉皇大帝在家里供着”的画面就被这两个糟心的脑残娘们儿给毁了!!
  计划再次坍塌,九爷面容冷艳,阴气沉沉,怒吼道:“都给爷扔出去!!!”
  正院终于恢复了平静。
  九爷看着媳妇儿,想亲近,又觉得爷的面子不容践踏,他昨晚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现在认怂,周围这么多奴才都看着呢,他的脸面往哪儿放?
  不行,爷绝对不能先开口。
  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爷不能认输!
  没个两三秒,苏有才也赶到了。
  然,现场已然被清理干净,他没看到好戏,却得到了福晋的青睐。
  专门问他:“爷今日可用早膳了?早膳里可有肉?”
  九爷抱着闺女,傲娇的侧对媳妇儿不看,心里却美滋滋的。
  切~虽然大家都很骄傲,但你还是先为我低了头~
  果然再孤傲的女人生了孩子成了娘就会有所妥协~~
  九爷嘚瑟不已,心想他夫凭子贵的计划当真是妙招!
  岂料,在苏有才回答“有肉”后,他媳妇儿又温和的道了句:“那午膳晚膳可要注意了,猪肉是发寒的,吃不得,鱼虾这种又都是发物,对身体不好。在他病好之前,以后就都给他吃青菜吧……”
  九爷:“……”
  虽然吃不吃肉这种还不是他想咋吃咋吃,但……
  他骤然看向媳妇儿,猛地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她是要断他晚上的粮才是真吧!?
  九爷倏然想要跟媳妇儿平心静气的坐下来,拿出唐僧普度众生的态度好好讲讲道理。
  这闹归闹,冷战归冷战,肉还是要的吧?
  不然……父母不和谐,对孩子的健康也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