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391章 夫妻真正崩裂 4千字

  “咳咳……”
  九爷刚准备好委婉的措辞,矜持的打算开口,岂料媳妇儿却直接抱起奶娘怀中的儿子转身走人了。
  九爷不禁焦急的直接喊出口:“媳妇儿!”
  董鄂瑾回头,淡笑着看他:“怎么?”
  九爷见她这么坦荡荡的问,想及心中那些小九九,不免心虚,沉吟了几分。
  苏有才旁观至此,心道,没戏了。
  这时候还故作矜持,福晋会鸟您才怪!
  果然,福晋似是没有看明白他的意思一般,直接道:“哦,我要出去逛逛,你不想带不败了是吗?那我带着吧。”
  说罢,董鄂瑾朝着不败伸手:“来,不败,额娘抱。”
  九爷傻眼。
  还没反应过来呢,宝贝闺女就激动地伸着小手朝额娘去了。
  亲昵得不得了的抱着额娘的脖子亲亲。
  九爷瞧得万分嫉妒。
  阿玛对你这么好,也没见你对阿玛这般热情过。
  随即又很失落的郁闷。
  小叛徒。
  你额娘招招手你就叛变了。
  亏老子还把你当护身符。
  ……
  傍晚,九爷寂寞难耐,想想自己真是凄惨。
  明明终于等到了可以吃肉的时候,却又挨了板子,如今好不容易又好些了,想着打个翻身仗冷战让媳妇儿求饶呢,没想到直接被媳妇儿放冷宫了……
  他可真是命运多舛,好不凄苦。
  然,很快他就发现,这还不是最凄凉的。
  他那爱操心的额娘得知他躺了一个月还没好后,天天差人送补药过来,还派专人盯着他必须喝。
  顿顿没肉吃就算了,倒霉额娘还如此添乱……
  弄得九爷每晚都燥热得厉害。
  崩溃得日日都想纵身跳进自家小池塘。
  但,这种凉爽痛快的事情,他媳妇儿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每每笑得温柔如水,势必盯着他一口一口的喝干净那一碗碗火药才放心。
  末了还要问一句:“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再多喝一碗补补?”
  九爷泪眼婆娑:“……!!”
  爷错了还不行吗媳妇儿!
  董鄂瑾笑意盈盈。
  ……
  十多天之后,九爷的伤势终于完全养好了,可以上朝了。
  在这短时间里,九爷使出浑身解数极力与媳妇儿复合,终于在上朝之前吃上了一顿肉。
  得了真正的滋补,第二天清晨,九爷神清气爽的步入宫门,一路与人相谈甚欢。
  刚上朝就开始隐晦的为八爷党活动。
  下朝。
  十爷瞧着九爷这般有活力的模样万分稀奇:“九哥,我听闻前段时间九嫂又跟你置气呢,这会儿好了?”
  认识九嫂前,他九哥一向是不喜形于色的,因为每日都冷艳着一张脸,邪肆不羁,阴晴不定的,没人能猜出来他真正在想什么。
  可娶了媳妇儿以后……
  万分挂相,什么都在脸上显着呢。
  这会儿神采飞扬的模样,显然是被哄过了。
  九爷这人从小就护短,他碎碎念媳妇儿行,别人不能说半点儿不是。
  当即护妻道:“什么叫你九嫂跟我置气呢?你嫂子是这么不懂事儿的人吗?那些不靠谱的市井流言别瞎听,我们好着呢!你嫂子对我不知道有多体贴!在家温柔贤惠着呢!”
  十爷斜视的看着这宠妻狂魔又开始炫了。
  可怎么听都像是他再吹。
  九爷又道:“再说了,就算是偶尔意见不合拌拌嘴,那也是夫妻情l趣!”
  他轻瞟了眼老十,骄傲飞扬:“你这种没娶过媳妇儿的人,是不会懂其中美妙的滋味儿的……”
  十爷:“……”
  娶媳妇儿了不起啊,切!
  跟这个有妻万事足的炫妻狂魔是不能聊生活了,老十转了话题:“九哥,言归正传,八哥如今已成闲散宗室,你觉得咱们还有望?”
  “怎么没望!?”九爷负手而立,抬头看着天空,豪情万丈:“佟国维还在任,又有那么多德高望重的老臣子坚定不移的支持,还有我在背后运转……八爷党即使被打压个彻底,那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只是一时被打压,咱们的希望可比废太子大多了!”
  老十听他这意思,琢磨着:“九哥,你是说,废太子还会被放出来?”
  睿智的凤眸微微眯起:“以皇阿玛处事的方式……极有可能。”
  太子爷被关,大皇子被关就算完了?
  没那么简单。
  兄弟们这才刚冒出头来。
  瞧皇阿玛之前作战的方针就知道了,他最偏爱徐徐图之,一网打尽。
  原本他也天真的觉得定是要进行最后的夺嫡了,可皇阿玛身强力壮,稳坐江山,怎会着急选储君?定是要将儿子们的秉性都摸透了,才会做决定。
  这还是他媳妇儿提醒他的。
  不得不说,他媳妇儿可真是个宝啊!
  九爷沉迷媳妇儿无法自拔,老十还在思虑中,他便已虎步生风的朝宫门去了。
  ……
  回到家中董鄂瑾一听这货又想要帮八爷党做事,不必之前无数次的委婉,直接冷脸了。
  “怎么,板子没挨够?”
  以为他长记性了呢,怎么还是这德行。
  等男人长大真是件难事儿。
  “媳妇儿,话不能这么说……”
  九爷想采用缓兵之计,对媳妇儿慢慢的温水煮青蛙。
  奈何他媳妇儿是个干脆的人。
  直接将他轰出门了。
  看着差点儿拍扁他鼻子的门板,九爷默默的摸摸鼻子,小声嘀咕:“怀孕脾气大可以理解,这都卸货了怎么还这么大脾气……”
  他吐槽完刚要转身,谁知,门突然打开,他媳妇儿俏生生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微笑问:“你说谁脾气大呢?”
  九爷:“……”
  猝不及防!
  这都会被抓包?!
  面部肌肉比反应更快的已经开始讪笑了:“嘿嘿,媳妇儿,爷……”
  娇俏的脸倏然变得冷峭了,“啪!”的一声,直接拍他鼻尖儿上了。
  九爷骤然捂住了鼻子。
  抿唇,把那句“最毒妇人心”狠狠绷在嘴里。
  ……
  第二天上朝。
  十爷瞧着九爷红l肿的鼻尖儿,瞬间就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这京城谁还能伤到他九哥啊!也就是九嫂了!
  想到昨儿他九哥还跟他吹呢,今儿就遭报应了,十爷心情大好,啧啧调侃的安慰:“哎呀呀九哥,你也别郁闷,毕竟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老弟无福消受,你要好好享受这种夫妻情l趣才行啊……”
  九爷阴森森的瞪着他。
  老十的绿豆眼儿两边扫了扫,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朝乾清宫走了。
  ……
  自打九爷伤好之后,他便开始利用自己特有的优势,对八爷争位给予大力支持。
  尤其充分施展善于结交的才能,以增加支持者,扩充小集团的实力。
  如今这种时候,除了四爷,有野心的党派们已然亮相,虽然各方的底牌还没亮全,但行事起来已没之前那么隐晦了,只对皇上还有几分的遮掩。
  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皇上心里明白着呢。
  坊间传闻,九爷肯替八爷、十四爷等人花银子拢关系,有求必应。
  尤其,八爷成为闲散宗室后,常召术士到家中算命,每次事毕,都由九爷支给一二百两,以示酬谢。
  因八爷亦善结交,开销颇大,然不如九爷会经营,府内银子没那么多,故此,九爷频频差人往八爷府中送去银两。
  得知此事的人皆赞九爷豪爽仗义,无数人争相上九爷府结交。
  都说别无所求,只是单纯的钦佩九爷为人,想认识九爷,和九爷做朋友。
  对此类种种……
  董鄂瑾刚开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也不能让九爷得罪太多人。
  官场上心思歹毒,一句话便能要人性命。
  然……后来她想要插手的时候,发现已经彻底管不住了。
  九爷府的门槛儿就算是24K纯金做的也要被这些趋炎附势的人踏破了!!
  首次抱着闺女去前院。
  只见一群人围着九爷,谈不上相谈甚欢,毕竟九爷大部分人根本不认识,只因他们中有不少都是支持八爷的老臣的门生,他这才接见。
  不然,都一个个乱棍打出去。
  这些天闹腾得害得他连媳妇儿都没见到几面,更别提他可爱的宝贝闺女了。
  正微皱着眉,瞧见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格格不入,却是他眼中最美的风景。
  小太监刚高声报完,九爷已然大喜的奔过去了。
  “你怎么来了?”
  他伸手抱过闺女,入手的分量微重了些。
  这才几天没见,小宝贝蛋就又有变化了,九爷心中略有些遗憾,也更厌恶了这些繁琐油滑的世俗几分。
  “想你了,来看看你在做什么。”
  在外人面前,董鄂瑾一向给他面子。
  甭管在家里她怎么收拾他,在外边,他一定是极有家主威严的爷们儿。
  九爷一听媳妇儿想自己了,心中更是雀跃。
  这些人来也不过是攀攀关系罢了,根本无政事可谈。
  早就听闻九爷宠妻宠女如命,如今瞧见这腻歪的眼神儿,众人可算是见识了。
  也识趣儿,知道九爷喜欢什么,一个个夸完小格格后,具都留了份儿见面礼退出去了。
  众人一走,董鄂瑾便冷脸了。
  九爷:“……”
  论女人变脸之快。
  心知媳妇儿最讨厌这些,便道:“我以后不让他们来府里,你别生气了,嗯?”
  董鄂瑾没说话。
  九爷叹了声:“我也讨厌他们,但……”
  “为了八爷,对吧?”
  董鄂瑾神情冷静,微笑的样子让九爷意识到他媳妇儿这回是真生气了。
  可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她,沉默了。
  凤眸复杂安静的看着她。
  董鄂瑾看着他这副略微疲惫的面容,便想到了历史上他惨败后的下场。
  心中焦灼又烦躁。
  却必须克制住。
  微微轻叹一声,略有赌气的淡淡道:“你跟八爷一起过吧!”
  说罢,她便直接抱过他怀里的闺女,转身走了。
  九爷骤然心急了,正要追,却被苏有才拦住,汇报八爷那边的情况。
  “主子爷,八爷的师傅何焯之妻病故,因何焯是八爷亲信之人,所以需劳烦您……”
  他刚才瞧见主子和主母生气了。
  可这事儿又不得不说。
  要他说,福晋说的也没错,八爷光赚好名声了,还竟野心大的走败局。
  他们爷既没那做皇帝的心思,拦这摊劳神事儿做什么?也怨不得福晋如此生气。
  打福晋嫁进来,他还没见过福晋生气呢。
  主子爷能把向来清冷的福晋给惹急了,这也真是本事。
  若是没八爷这摊事儿,夫妻俩铁定是京城里人人艳羡的鸳鸯。
  奈何啊奈何……
  八爷府最近一来人便是要钱的,哪怕九爷确实是八爷党的钱罐子,常时间这么做也生出一些反感了。
  尤其……不管党内党外,只要是关于八爷的,连八爷的私生活,九爷都需要顾及到。
  从前只觉得是责任,如今连自己的家庭都被影响到了,九爷首次烦郁暴躁起来。
  恶声道:“又要银子是吧!?”
  “给他!!”
  “下回可事后再禀告爷!”
  “嗻。”
  九爷心里想着媳妇儿,急躁紧张的摸摸光头,赶紧去正院找媳妇儿了。
  夫妻不能有隔夜仇。
  他们自打相爱起,哪怕是闹别扭,也没持续到第二天。
  他怎么能让媳妇儿因为他,生这些不必要的气呢!
  ……
  奈何,这回媳妇儿气比较大,哄了一下午都没哄好。
  九爷心中郁闷无奈。
  这是真跟他冷战生气了啊。
  从前是闹着玩儿的他也知道,如今成真的了,他倒是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万般招数都使尽了的情况下,九爷只得耍起了无赖。
  大半夜的在媳妇儿屋外挠门:
  “媳妇儿,让爷进去吧,没你在我睡不着!”
  “去找你的八爷。”
  “八哥他有福晋呢!我要抱我自个儿的!!”
  “你白天是为他可不是为我。”
  “那我晚上可以为你操劳嘛~!!”什么动作你说了算!!
  董鄂瑾:“……”
  无耻。
  桃心在里边听着都觉得……主子爷可真是臭不要脸,无赖至极。
  “媳妇儿……”九爷声音抑郁,丧丧的撒娇:“闺女肯定想我了,你让我进去吧!”
  “你闺女不在屋里,要陪睡去隔壁!”
  九爷:“……”
  郁猝了好久,双眸骤然晶亮起来,唰地起身走了。
  半响,外边一点声音都没有。
  董鄂瑾奇怪,便让桃心出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