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405章 震撼 4千字

  对宝贝闺女给的大礼,九爷显然已经习惯了,就是表情有些僵硬的赶紧将闺女递给乳娘,然后爷俩儿分别收拾。
  董鄂瑾瞧着他跑得极快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
  等他拾掇干净出来,董鄂瑾问道:“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回来?不用办差了吗?”
  “刚解决了部分问题,其余的也有了眉目,不急于这一时,已经安排下去了,也没什么事儿,就回来看看。”
  九爷提到仁宪皇太后的寿宴送什么礼。
  “往前送什么,如今也差不多的送不就行了?这事儿还让你如此操心……”董鄂瑾笑笑,觉得他如今可比从前稳重多了。
  可能是有了孩子吧,当了阿玛,大不一样了,尤其内心细腻很多,考虑得也愈发周到了。
  虽然他此前也很精明睿智,然如今却没那么的冲动了,最起码,遇到八爷的事情,童年滤镜已不足以完全过滤掉真相。
  虽依然满怀热血,但他已能平衡好情怀和理智的关系。
  他成熟了。
  “唉,这不是温宪是被皇祖母养大的吗,如今她没了,又传出那样的风言风语……我怕皇祖母那儿过不去,会刁难你。”
  “所以这礼必须要送的顺心又不出挑,让她找不出刺儿来。”
  这可就难了。
  董鄂瑾不由得感动的看向他:“难为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我夫妇一体,有什么难为不难为的!”九爷一把搂住她。
  董鄂瑾依偎在他怀中,心底暖暖的。
  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曲曲折折、轰轰烈烈,成婚更是轰动全城,万众瞩目。
  可婚姻不只是绚丽的繁盛和热烈的激l情,大多都是平淡如水,甚至琐事缠身。
  到最后,最令人感动的,也不过是彼此之间海纳百川般的宽宏和包容。
  ……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九爷夫妇一般恩爱。
  纳兰揆方在外养女人,还是在京中最繁华的地带,董鄂玥得知后,气得砸了花瓶。
  她自流产后,元气大伤,身子亏损得厉害,便极少出门,一直在府养伤,故也极少听外边那些消息。
  可最终她还是知道了。
  他竟在她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养女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却刻意瞒着她!
  太过分了!!
  最可恶的是,那女人竟还有了身孕。
  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
  她的孩子死得那样惨烈,让她付出了终身不孕这种代价,本以为这辈子她也就如此跟他相守到白头了,可凭什么他在外金屋藏娇又有子嗣!?
  得知那勾l搭她夫君贱女人所在的位置,董鄂玥当即便带人冲了过去,打算来个鱼死网破。
  她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
  然,却没料到,纳兰揆方早有防备。
  他被算计,才失了第一份姻缘,好不容易又遇到了个喜欢的人,怎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第二次?
  董鄂玥在纳兰揆方眼中,早已被归为“蛇蝎”一类,对她更合千防万防。
  故此,她前脚才到京郊别院,纳兰揆方后脚就赶到了,她连那夺夫女的面儿都没见到,就被纳兰揆方强势的带回府。
  董鄂玥气急,尖声威胁:“你以为你能拦我一次,还能次次都拦我吗?总有你不在的时候,有本事你就一直看住了她,或者一直换地方让她住,否则,她迟早有被我弄死的一天!”
  她实在太不可理喻,更是在践踏他的底线!
  纳兰揆方被她刺激得猛然抬起手,一个响亮的巴掌直接煽到了她的脸上。
  “如果不是看在你阿玛的份儿上,我早已将颦儿以平妻身份迎娶进门,哪儿还轮得着你在此鸠占鹊巢的叫嚣!”
  董鄂玥万万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竟还想休了她娶别人!
  那她这么多年的谋划又算是什么?!
  纳兰揆方冷嗤的看向她。
  “怎么,你认为自己还有做主母的资格?”
  他言语间尽是讽刺:“且不说你做的那些个腌臜事儿,便直说孩子一事——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吗?”
  空气凝结成冰,屋内死寂而紧张,他声音极冷,带着凉薄的讥诮:“你是不是觉得别人都是傻子,活该被你玩得团团转!?”
  董鄂玥呆愣,完全没想到他居然都知道这些事情!
  那这些年来,她在他面前努力掩饰的又算是什么?他定觉得她如跳梁小丑般可笑吧?
  “我…我……”
  她想说她没有,她不是……然,面对他这般笃定冷漠的神情,她说不出来。
  纳兰揆方森冷的看着她,“你骗我阿玛说自己有了身孕,才嫁进来,可其实,我们之间的次数并不多,尤其每次还都是遮遮掩掩,生怕被人发现。”
  “你怎么就这么容易怀了我的孩子呢?更是凑巧到我重病后补品吃多了肾虚,府医诊治说此生再无子嗣生机……可真是赶巧啊!巧到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你在外和别人苟l合生的孩子!”
  董鄂玥脸色煞白,被他步步紧逼得往后踉跄了一步,紧张哆嗦的赶紧扶稳了桌子。
  咬牙辩解:“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些都是你的凭空猜测!你不能这么污蔑我!”
  “呵呵……”纳兰揆方冷笑,“那咱们就谈谈那个已成形却还是没了的孩子。”
  “你那时候怀孕五月,可肚子却极小,看隆起的程度,月份根本对不上,像是怀了个假胎一般。你买通了府医,说是因为孩子虚弱,才显得格外的小,可事实呢?”
  他面容愈发的冷:“这又是一个你与人苟合生的孩子吧?”
  他字字攻心,董鄂玥退无可退,面色惨白,双眼紧张的看着他,心虚至极,却是硬是死撑着看他。
  “你没有任何证据!”
  “你只是凭空猜测!”
  纳兰揆方冷声道:“你承不承认对如今的我来说,已没有任何关系了。”
  “珍惜这个‘纳兰夫人’的名声吧,她会让你还能体面的活着。”
  “可你若胆敢再动什么歪念头,别怪我手腕残忍!”
  董鄂玥没敢出声,直到他出了屋子,情绪紧绷的琴弦般,才骤然绷断,放松下来。
  然,她这辈子,孩子没有,还终生不孕……最后是要偏执的折磨自己到死吗?
  董鄂玥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可这一刻却觉得甚有可能……
  ……
  对于仁宪皇太后的寿礼,董鄂瑾倒是有个好提议。
  若要让太后娘娘无法拒绝,还得表现出万分满意,那这事儿就必须得摆到明面上来,让大家都瞧见。若所有人都说好,甚至连康熙爷都赞不绝口,太后定是没有法子挑刺儿。
  这就成了打皇上的脸了。
  这样一来,便只有大型演出一条路了。
  古代,编个戏曲什么的,她肯定是不行的,古人自然更能理解和体会那种韵律和美。
  她手中就算有再好的曲目,又找了顶好的乐者排舞,可翻来覆去其实也就那些,经典却不能让人觉得惊艳。
  若想出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就必须要有创造力,十分新鲜……
  想来想去……
  此事能成的重点还在于康熙爷对此赞赏有加。
  想及康熙爷很喜欢西洋乐,董鄂瑾便决定正一出西洋乐演奏。
  古琴的高山流水,固然好听,可听不懂的人便少有感动。
  可西洋乐不同,声音一出,那种热烈、强势、排山倒海而来的震撼力……
  董鄂瑾想及自己当初改装了长笛做狙击枪,在贝多芬奏鸣曲的高l潮处优雅完美的强杀了危害国家建设的一个黑头目……那种感觉简直美极。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与九爷商议后,九爷也觉得可行。
  如此,便董鄂瑾便开始加紧准备中。
  首先是选曲,需要热烈、沸腾,能激起人心底深处最纯净的灵魂需求。
  选来选去,董鄂瑾最终选择了凤凰传奇的一首《将进酒》。
  最难的便是组织乐队,她可以管系统君要谱子,包括没有的乐器还可以打造,然,训练却是一个问题。
  跟九爷沟通后,因九爷小时候曾被一位外国人所救,并一直都跟教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便从国外买了乐器,又请的国外最好的管弦乐大师。
  除此之外,董鄂瑾准备专门请人教九爷指挥,到时候让他一起登台演出。
  然……九爷的目标却不止于此。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
  他光自己秀多没劲啊,带上媳妇儿一起秀,才能碾压全场,尤其在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环境中,都认识认识他媳妇儿的脸,要知道,这个优秀的女人是有主的了!别总冷不防的冒出个狗崽子要挖爷墙角!
  董鄂瑾有些迟疑:“我身为女子,能这么抛头露面吗?”
  不是还有什么……女子不得见外男的规矩吗?她要是这么露面,当场就得被众臣和命妇们的吐沫星子淹死了吧?后宫的娘娘们也不会放过她……
  九爷笑得邪肆:“媳妇儿,我发现你跟爷在一起后,倒是乖巧了不少,哈哈哈,这是好事儿,但咱们满人哪儿这么多规矩啊!那马场上马术练得好的女子多了去了,哪一个不是光明正大的抛头露面?这叫自信!”
  董鄂瑾:“……”
  行吧,且信你一回。
  然而,九爷却有一个疑问,警惕小心的瞄她:“媳妇儿,你不是个左嗓子吧?”
  上回选秀时,他媳妇儿那个弹棉花的琴声可是让他记忆犹新。
  如果不是亲媳妇儿,他真是每一秒都在祈祷琴弦赶紧绷断!
  董鄂瑾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九爷立马改口:“爷左嗓子!爷左嗓子!”
  也怪他,太激动了,光想着秀恩爱闪瞎众人眼了,忘了这是个极其重要的场合,欢快愉悦,甚至略微放肆都可以有,但是唯独不能砸场子!
  朗笑道:“没事儿,媳妇儿,多大点事儿啊!你要是不行,我就找老十四来唱!”
  老十那个左嗓子还是当指挥吧,他那么胖,站在中间,极其引人注目,挥胳膊也明显,容易让大家瞧见,看得更清。
  一切准备就绪,董鄂瑾还需要一些孩子做伴唱。
  明磊定是要算上的,明岩因为胆子太小了,就算了。
  九爷便提出把他五哥家的孩子也拉过来,董鄂瑾一想,顺便就让九爷也请四爷家的孩子一起来参与。
  九爷撇撇嘴,傲娇。
  董鄂瑾笑道:“因为四爷孩子多啊,而且此事需要秘密进行,五爷与您一母同胞,就算是一同献寿了也没什么,若被其他兄弟都知道了,传得哪儿都是,岂不是没意思了?四爷如此冷面,孩子定也严肃的紧,口风定很严实。”
  九爷其实也没怎么不高兴,但他就是特别喜欢她耐心又温柔的跟他解释的样子。
  因为他知道她这人其实最简单粗暴了,没什么耐心,更不屑解释。
  如此……该是有多么在乎他呀~~~
  ……
  排练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参与的人个个热血沸腾!
  十四爷对于九爷刚开始邀请他一起唱歌,但在媳妇儿开口后,发现媳妇儿唱歌简直惊艳得犹如天籁后,直接踹了他。
  十四爷对此控诉不已,表示深深的不满。
  而后便厚着脸皮,怎么也要加入童声队伍。
  主唱就俩人,他在后边陪唱总是可以的吧!
  然,他站在几乎具都是到他腰那么高的队伍中异常的突兀。
  十爷瞧着,啧啧感叹:“鹤立鸡群。”
  十四爷不服:“说明小爷我卓绝!可做领头人!”
  十爷哈哈大笑:“脸皮厚的你也好意思!”
  十四爷当即看向离他最近的亲侄子:“弘历你说,十四叔怎么样?”
  弘历抬头,清隽淡漠的小脸儿微微蹙了蹙眉,道:“嗯,挺高的。”
  十爷猛拍大腿,放肆嘲笑!!
  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十四爷:“……”
  他不管,这个位置,他站定了!!
  ……
  训练了大约一个月后,京城里已经有声音开始传京郊一座宅子每日都传出令人振奋的声音,可再凑近些听却又听不见了。
  犹如神曲。
  也有小孩子憋不住往回传的,可单独的一个童声却传不出什么,大人们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寿宴那天终于来了……
  全、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