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443章 最毒妇人心啊 4千字

  难不成她这是要给别人做嫁衣了吗?
  而且听系统君那意思是,九爷和孩子还完全接受的了?根本不反抗?
  什么情况!?
  可再继续追问,系统君却又下线了。
  董鄂瑾抓狂。
  真是分分钟都想要拆系统啊啊啊啊啊……!!!
  ……
  一废太子时,皇上命皇三子胤祉编纂的《康熙字典》成,如今正在校勘,皇上亲自作序。
  三爷荣耀之至。
  先前朝中揣测的三爷为储的声音又起。
  然,诚亲王的态度着实平淡,似乎已经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学术上,已不再关心政事。
  皇上对此甚感欣慰。
  ……
  与此同时,广东碣石总兵官陈昂上疏,奏请禁绝天主教。
  耶酥会传教士冯秉正神父立即由京城向欧洲发信。
  表达了大清皇帝阅广东碣石总兵官陈昂的奏章后即交各部审议,各部尚书奉旨会议此事,作出禁止圣教,驱逐传教士的决定,并求助。
  可惜欧洲回信让他们自己解决。
  耶酥会传教士冯秉正神父顿时有些苦恼。
  他们当然可以立即向上书皇帝以证明他们无罪,但困难在于如何把申诉书递给大清皇帝。
  如今三皇子胤祉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尤其他还是个十分重视文化,喜欢钻研学术的人。
  传教士冯秉正神父便觉得他定会帮助他们这个忙,于是托人递了请帖,望他能相助。
  却没想到,皇三子胤祉少有担当,先前他还经常来到教会表示对各种文化都非常感兴趣,非常开明,如今却闭门谢客,不想受此事牵连,更不愿为他们说话。
  耶酥会传教士冯秉正神父很是失望。
  他希望能把爱和温暖传递出去,如今这样的好意却被人误会了,更是受到了这个国家大部分人的歧视,似乎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可他并没有放弃,并执着的向所有可以帮这个忙的朋友求援。
  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太监和其他官员,但无一例外的,没有任何人敢负这一责任。
  在这个皇权集中的封建帝国的统治下,皇帝的话就是圣旨,无人敢反驳。
  那些平日里看着衣着光鲜、有礼有度有气节的人如今就像是一只只匍匐在皇帝脚下的忠l犬,没有任何思想,胆怯而小心谨慎,只会听主l人的话,执行命令。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神父只得向担任大学士的一位朋友请教该怎么做。
  那位大学士向他提及了一个人——大清的九皇子,爱新觉罗胤禟。
  因为这位皇子在幼时曾耳部患痈感染,高烧昏迷,一度危笃,恰逢意大利籍传教士卢依道由澳门抵京,因精通外科,奉诏入宫担任御医。经他救治九皇子很快痊愈。
  故此九皇子胤禟对欧洲人很有好感,成年后,更是始终厚待供职清廷的葡萄牙籍传教士穆景远,视之为心腹。
  且九皇子胤禟十分热爱外国文化和西学,更是喜欢结交朋友,为人慷慨大方,重情重义,所以,因他童年的这段经历,想必会帮他们。
  耶酥会传教士冯秉正神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九皇子胤禟。
  果不其然,虽然传闻说这位九皇子阴晴不定,却格外乐于助人,当即便答应他去见见那些审议的尚书们,尽力使其改变判决。
  神父感激不尽。
  先前他还托人求过九皇子胤禟同母的哥哥胤祺,但他的态度与做法与九皇子截然不同,虽没有三皇子那般冷漠嫌弃,却也只是客气的委婉拒绝他们。
  尤其九皇子如今还只是贝子,他的两位哥哥已然是亲王了。
  神父心中大为感慨,尤其是在九爷为了天主教的事情大展手脚,而且取得了十分积极的效果后,更加感谢九皇子胤禟。
  并将他的事迹传回欧洲。
  大力褒扬了他胤禟身为贝子,敢行太监与其他官员甚至皇子都不敢行之事,赞美他本人与传言不同,极讲义气,不惜为朋友两肋插刀,行事作风令人敬佩。
  另一方面也暗暗表达了九皇子深受皇帝宠爱,虽有荒唐之名,可能量和权势却不容小觑。
  ……
  九爷对外国人的热情有时候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传教士冯秉正神父打他帮了他以后,屡上九爷府,无数感激的话语整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后他干脆直接赶了好几次,清楚的告诉他以后别来了。
  一个洋人,老来他家里,就算是不担心皇阿玛会对此有什么看法,他也很担心他媳妇儿啊!
  出于各方面考虑,总归是不太好。
  可没想到这位神父却完全没有理解他的真实意思,是反而还觉得他这是不好意思。
  特别乐呵的操着一口极不不标准的蹩脚京腔道:“九皇子,您真是太善良了!不用羞涩!我们十分感谢您!”
  九爷看着他,木着一张脸,十分无语。
  羞涩你大爷!!
  没瞧出爷这是在轰你吗!?
  他从前对欧洲人是十分有好感的,经由此事,他反而觉得这帮人脑抽,成天笑得跟个大傻叉似的往他家跑,再来他就要踹人了!!
  “滚!”
  九爷眯眼,板着一张脸,“嘭!”的一声,关了正厅的门。
  苏有才将人送出去。
  回来后,一个劲儿的笑。
  九爷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老神在在的仰在躺椅上,“走了?”
  “走了。”苏有才瞄下主子爷,随即又补充道:“那洋教士一直念叨着您是个面冷心热又羞涩的好人。”
  九爷:“……”
  深深拧眉,又斜挑了一只,警惕的很:“他不会还要来吧?”
  看来他是时候要管曹尼玛借个无杀伤力的轻装小炮吓唬人了。
  “不会了。”
  九爷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安然躺平:“那就好。”
  苏有才又大喘气儿道:“但他说他已经发了请帖给福晋,邀请福晋带着小阿哥小格格一同去教堂听福音。”
  九爷腾地起来了,圆目怒瞪犹如小兽,咬牙怒吼:“爷就知道!!!!!”
  就是觊觎他媳妇儿!!!!!
  王l八l蛋!!!!!!!!
  ……
  打那以后,京中刚冒出来的“九爷与洋人勾l结”的名声,才形成一个火星,瞬间就灭了。
  原因无他,九爷府的不败小格格太出名了。
  因传教士冯秉正神父给董鄂瑾下了请帖后,她带着儿子闺女去感受下不同的文化,也算是开开孩子们的眼界,长长见识。
  小弘晸对这种中西不同文化倒是可以吸收,却不感兴趣,只是听过看过了解过罢了。
  不败却对唱诗班弹奏的钢琴很感兴趣。
  九爷一向疼闺女,见闺女喜欢,当即便托神父从欧洲专门定制了一架小版的,非常方便让小孩子弹的钢琴。
  一般正常的琴键对小孩子的指力来说都比较难按,需要很大的力气,且因为手指小,琴键之间的跳跃也很费劲,如今不败有了非常符合自己身量的小钢琴,高兴的很,兴致一下子就高了许多,每日弹琴的热情都很高涨。
  尤其是在她老子各种毫无底线的宠溺的吹捧之下,更是热爱。
  一切都很好,只是小格格实在没有音乐的天分。
  每日弹琴几小时,简直魔音灌耳。
  最重要的是她还特别喜欢让人把她的小钢琴搬到府外,对着大街上无数人群弹奏。
  刚开始众人还觉得这是小孩子臭显呗呢,可时间一长,百姓们就发觉不对劲儿了。
  小格格似乎就是特别喜欢看别人听到魔声捂着耳朵快逃的样子。
  跑一个她乐一个。
  百姓们郁猝。
  这都什么毛病!
  董鄂瑾从不管小孩子这些恶趣味。
  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儿,童年开开心心、肆意潇洒,比什么都重要。
  人成年后自卑还是自信,底气足不足,除了家庭环境和经济的影响,最重要的就是童年了。
  童年快乐的孩子,内心自信,做事更有底气,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很容易放弃气馁。
  相反,童年经常受到父母各种呵斥,尤其是压迫性管制的孩子,内心不说是极度自卑,但这样慢慢的成长下来,很怕自己会犯错,故此做事总会思前想后,小心翼翼,精神压力会比较大,活得很累。
  所以,她宁愿她闺女小时候开开心心的偶尔淘气一下,也不想影响她该有的金灿灿的童年。
  九爷跟她是一个想法,对闺女这方面的管理,恐怕甚至比她还要开放。
  就闺女这种时不时冒出来的恶趣味,都是他培养的。
  别家孩子小时候看花灯,看金蝉脱壳的乐趣,他带着闺女看妇人被风一吹变光头,教她骑着大鹅万一被咬杀招就是小刀抹脖子……
  在这种诡异彪悍的教育之下,闺女如今还能笑得这么甜,这么单纯,她已经很庆幸了。
  也就不要求那么多了……
  九爷府的小格格在出生之前就被阿玛各种宠让人记住以后,终于又被人记住了。
  尤其是在自打小格格爱上了钢琴以后,几乎都不去天主教堂了,民间哪儿还有什么“九爷勾l结”的传闻,反而一个个的都希望福晋再带着小格格赶紧听听福音,可别再弹琴了。
  ……
  大约过了四个月,老十四跟着将士们打了胜仗回来,人虽然受了点儿轻伤,但经此历练,却比之前成熟了许多。
  康熙爷为将士们办了接风宴。
  将士们痛痛快快的喝酒吃肉,边疆稳定,君臣欢乐,团结一心。
  此事之后,皇上见十四皇子胤祯性子也沉稳些了,是时候该成家了,便给他指了门婚事,是正黄旗蒙古副都统完颜罗察的女儿完颜纯纯。
  小姑娘善良可爱,又十分孝顺,人长得也清秀,举止大方,皇上十分满意,觉得配他纯挚的儿子正好。
  值得一提的是,十四皇子本身也是正黄旗的人,九爷、十爷等人一合计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八成是老十四这趟出去,看上了完颜罗察的女儿,这才求着皇阿玛给指的婚!
  婚宴上,众人哈哈大笑,皆调笑十四爷这真是长大了,连媳妇儿都知道讨着要了。
  十四爷性情大方爽气,又精怪爱闹,怕他们的笑闹声传到屋内让媳妇儿听见了自己没了形象,拿着酒碗就要跟人拼酒!
  众人笑得更厉害,捧腹豪爽大笑,一个劲儿的大喊:“哎呦!咱们十四爷这是不好意思了!!”
  “怕媳妇儿新婚跑了赶紧堵人嘴呢!”
  “哈哈,小心思暴l露了,丢面儿了!丢面儿啦!!哈哈哈……”
  “……”
  十四爷被他们这些损友们说的脸色通红,又羞又怒,干脆一下扑过去,用武力按住说得最热闹的那个,憋着劲儿咬牙笑骂:“小爷你也敢调侃!!”
  众人一阵阵的起哄:“吁……!恼羞成怒啦!!”
  九爷搂着媳妇儿,怕被误伤,站得离了远了点儿,倒是在这帮人打闹滚过来的时候,趁机踢一脚不知道是谁的屁股。
  董鄂瑾看他这大男孩儿的幼稚行为,轻笑不已。
  有些男人,思想会慢慢成熟,行为会渐渐稳重,可心里年龄在某些纯粹的时刻依然会完全的暴l露出来。
  永远长不大。
  她偏头看着他开怀爽笑的侧颜,觉得……也挺好的。
  九爷感受到媳妇儿灼热的视线,低头,对上她含情脉脉的眸,深情的印下一个吻。
  而后,明亮的双眼如含着闪耀的星辰般,薄唇轻启,嘴角微微向上勾,情意满满的看着她。
  董鄂瑾直觉是她的夫君又要跟她告白了。
  她最喜欢他的其中之一就是——浪漫、有情调、那些滋润人心的甜言蜜语总是层出不穷,永远也说不完般。
  让她受不了的笑嗔嫌弃之余又万分沉醉。
  这就是爱情啊……
  可这一次,她想错了。
  她的夫君那张妖孽脸上深情款款的神情越笑越谄媚,最后,趴在她耳边轻喷热气原本该撩的话却变成了:
  “媳妇儿,零花钱能涨涨吗?”
  董鄂瑾:“……”
  滚烫撩l拔l暧l昧的气氛瞬间泼凉了。
  “老十四结婚的场面突然让我想起咱们大婚当晚了,那时候,爷多潇洒恣意啊,为了让他们不闹洞房,银票可是一把把的撒!”
  “冲着爷当年这份为了不让你独守空房的诚意,你是不是也……表示表示?”
  九爷朝着媳妇儿使劲儿放电眨眼。
  董鄂瑾微微一笑。
  抬脚,狠狠的跺了下:“你想得美!”
  九爷“嗷”一嗓子,瞬间单腿蹦的抱住脚丫子。
  咬唇控诉的瞪向媳妇儿:“最毒妇人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