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27章 现代:装伤骗老婆 4千字

  整个剧组的人都是一惊。
  瞬间朝着殷禟看去。
  好在他反应快,没伤着。
  一桶红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油漆还是狗血,直接从殷禟坐着的上空淋了下来。
  谁都没想到,正好好的拍着戏,都已经禁止粉丝进来探班了,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伤害艺人的事儿。
  现在的粉丝也太能个儿了,居然进了对面儿的酒店Z统套房,要知道一个五星级的总套,一晚上最起码也要三到五万,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赶紧冲过去。
  第一时间查看殷禟有没有问题。
  特别的抱歉,嘴里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啊,禟哥。这个地方比较偏远,酒店的房间都挺紧的,总套更是不轻易地包给外人,一般都是在这儿拍电影的,剧组的人。拍摄之前因为考虑到总统套离咱们的拍摄地点比较近,本来是想包半个月的,但已经被别的剧组包了。今天早晨的时候我还在问,但是没想到转眼就包给粉丝了。我也是实在没有想到粉丝肯下这么大的血本……总之,对不起啊禟哥。”
  殷禟挥挥手,眼神锐利的看向上方仍旧在嚣张辱骂的小屁孩儿们。
  神色倒是淡淡的:“我没事儿,不要影响大家的拍摄进度,你去忙吧。”
  “真没事儿吗哥?”
  场务看他真的很淡漠的样子,心里放轻松了些:“那好,禟哥,我去帮忙了。”
  殷禟摆摆手。
  ……
  楼上泼油漆的粉丝们,剧组的人员赶到的时候已经都跑光了。
  问前台客人信息,酒店人员却保密没告诉。
  “他们涉嫌伤害我们的艺人,还请您告知。”
  酒店人员彬彬有礼的微笑:“不好意思啊,先生,我们必须要对我们的住客所有信息进行保密。”
  “可是他伤害了我们的人员,我们需要找到他们给我们一个说法。你们这种行为属于包庇。”
  前台接待的小姐依旧优雅的笑着:“不好意思啊先生,酒店有规定,确实不能随便暴l露客人的隐私。对您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如果住客真的对您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您可以报警,即使我们会配合警方出具信息。但是在此之前租客的私人信息我们是不方便透露的,还请您谅解。”
  工作人员也是没辙了,回去跟监制和导演汇报。
  两人都是在娱乐圈经历过风雨的大人物了,什么场没见过,像这种粉丝的恶作剧,他们见多了,在工作人员去之前,也大约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于导正在跟新人讲戏呢,听到这话,拿着手中的折扇摇了摇,皱眉道:“没有就算了。都是屁大点儿的孩子,本来也就是想着给他们一个口头上的警告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别太放肆。都没成年呢,报警能怎么着?也就是带去局子里,做个笔录,教育教育呗。也别追了,追也是浪费时间。这回长个记性,下回记得把周遭的景色都给封死了就行了。”
  没完成任务,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
  微低着头:“行,于导,我知道了。”
  于导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着啊,就这点儿事儿就颓了?你这才刚入行,遇到的这都不算是个事儿,看着他们天天演戏,演员有多辛苦,知道了哈。”
  “进入娱乐圈,就是来吃苦的,除了吃苦,还会遇到各种膈应人的事儿。就算是成天往你身上泼脏水,你也投诉无门,必须都得受着。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就心情抑郁了,那你在这个圈子里可待不下去。”
  “要想在这个圈子里边儿趟出一条明亮的路来,那就得心脏坚硬!”
  于导再次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别瞎想了,去好好工作吧!吃得饱睡得香,人生过得踏实充实,这才是真的,其他那些浮夸又繁华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假象。”
  小场务挠挠头,憨憨的笑了笑,心情愉悦了不少。
  说了声“我记住了”,就跑去干活了。
  一旁的监制听到于导这番教诲,脸上的笑容亲切又祥和。
  “怎么觉得我瞎操心了又?”
  于导调侃着自己。
  监制对着他笑道:“我还真就喜欢你这份儿乱操心的态度!”
  “这个圈儿太乱太复杂,大部分人都在拼命的往上爬,追求那些光鲜亮丽的东西,一个个笑容灿烂,但背地里还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像你依旧这么心肠温热的人,少之又少了。能跟你做朋友,我深感荣幸。”
  于导听了,美得哈哈大笑:“一把年纪了,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儿,跟我这儿深情款款的表白,诶呦,虽然夸的都是实话吧,但真不好意思!”
  哈哈哈哈哈,于导一阵朗笑。
  监制无语得要死。
  十几年的老朋友了,吐槽起来亲密无间、毫不留情:“瞧你丫这样儿,夸你几句还喘上了!”
  “那是,您金口玉言呀!这辈子这张嘴没夸过多少人吧?”
  “诶,你这是捧我呢,还是骂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演员们都看得乐呵呵的。
  剧组的气氛很重要,尤其是刚刚经历过那么一件尴尬的事儿。
  很容易影响整部剧的情绪。
  演员可能因此会觉得不安全,尤其是剧组的处理大家都没有看到,虽然殷禟本人已经没事儿了,但这种事儿也发生,还是让人心里感觉如鲠在喉。
  本来一天待在剧组里十多个小时就让人觉得厌烦,发生这种事儿更容易让人心里产生烦躁。
  可于导这么哈哈一笑,他是整个剧组的灵魂人物,这一笑便解了愁。
  气氛也好,大家关系也就活络了。
  待在一个剧组里边儿同吃同住三四个月,见面儿的时间比跟家人都多,最重要的就是关系和气氛,气氛好了,大家就不觉得那是在吃苦,就全部都变成了为创造艺术而努力。
  像殷禟这种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在血腥中爬出来,比一般人都要敏感许多,即使是一件小事儿,但只要是生活中发生的意外,他就会去派人查看。
  毕竟这个世界上,意外还在少数,若是遇到意外的概率那么大,那人人都该去买彩票中奖,或者人人都是别出门了,万一被车撞了被花盆砸了被染上了不治之症呢……
  他自己培养的专业人才,查东西查得很快,半小时就查完了,但因为后面都是殷禟的戏,殷禟只看了眼邮箱有弹出新信息,就没点进去仔细的看,而是专心钻研剧本,再摸索摸索人物。
  虽然事先已经想好要怎么处理这场戏了,但有时候总能在临了前,突然想出更好的处理方式,然后在没有刻意排练过的情况下,爆发出更惊人的演技。
  在排练了一天的戏之后,殷禟回到酒店,洗了个澡,放松一下之后,点开了邮件。
  今天泼他油漆的那几个小孩儿的全部背景资料,还有这些天他们都接触过什么人,账户有多少流动信息,都一清二楚。
  殷禟眯眸。
  果然……这是开始吗?
  呵呵,这礼物也未免太小了些。
  他那些叔叔伯伯们是越来越不成气候了,因为摸不准他父亲的态度,就让手底下的人做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如果不是查到此事跟他一个堂哥有关,他还以为是齐玥这等货色做出来的事儿呢。
  虽然齐玥跟他没什么关系,但他和齐瑾夫妻一体,不是吗?
  想到他媳妇儿……
  殷禟挑了下眉,凤眸一亮,随即给礼宾部打了个电话,让他们送医药箱进来。
  酒店的人是知道剧组今天拍摄被扰,有演员确实被伤害,但受没受伤不知道。
  剧组封锁了消息。
  但听闻1505房客人要医药箱……
  这酒店里住的几乎都是剧组的人,散客来逛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因为这附近就是个影视基地,建在大山里,比较荒凉,且拍戏的时候都不许外人进来,就跟常年封闭差不多,故此,也没多少人喜欢进来逛。
  礼宾部的小姑娘眼睛一转,不由得开始对照酒店之前发的人名单。
  万一是她偶像受伤了呢?
  她就算是不能去,也还能夹个鼓励的便利贴上去……
  根据列表一对号……天哪,竟然是殷禟!
  虽然她不算是他的粉丝吧,但颜值高又有个性,明明矜贵绅士,却有点儿痞坏的男人,女生都喜欢啊!!!
  她是新来的实习生,还没忘记经理的叮嘱——酒店人员不得向客人要签名,不得打听客人的任何私人信息。
  只得眼巴巴的看向带自己的师傅——
  “师傅,我不管他要签名,我也不是他粉丝,我就上去送个东西瞜一眼行吗?我还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明星呢!听说他长得特别帅,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本人比照片帅,是那种高邪肆不羁风的,您知道我偶像跟他风格很相近啊,真的很想见啊啊啊啊……”
  她星星眼的看着自己师傅,却被无情拒绝了。
  “既然有自己偶像,同类品就都该被排绝,这才是真爱。你这忠诚度也太低了!”
  主管是个男人,28岁,已婚,刚得了个小闺女,原先对待这种小姑娘的水润晶亮的眼睛是真抵挡不住,可有了孩子以后,眼里似乎蒙了一层布,只看得见小小只的那种软绵绵的小娃娃,女人是真进不了眼里去了。
  小姑娘无比挫败,可怜巴巴:“师傅,您不会这么残忍吧……”
  “不是我残忍,”主管潇洒一笑:“是殷禟残忍。”
  “我刚才接录音电话时你也听到了,人家点名不要女的送上去,多洁身自好啊,这可不是我拒绝你的。你刚才要是兴奋激动没听清,再听遍录音?”
  小姑娘总算是颓废的蔫儿了。
  一张娃娃脸丧萌丧萌。
  主管笑了笑,心想年轻小姑娘到底想法太单纯、太好笑,要是他老婆,估计都没追星的想法了。
  安慰她道:“明星们都得避嫌,你也别太伤心,我上去了啊。”
  小姑娘的脸更郁闷了。
  什么避嫌啊,以殷禟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根本不在乎外界会怎么写他。而他这种刻意疏远女人的行为,从出道时便有,似乎是厌恶女人,因为网上还传他是同,可自打他公开有老婆以后,这种行为就愈演愈烈了。
  可不是厌恶女人吗?成天那么多狗粮是怎么回事儿?
  小姑娘更加心塞了。
  为什么好男人都是人家的啊啊啊啊啊……
  ……
  1505号房。
  殷禟开门,示意对方进来。
  因为他绷着脸,那张本就冷艳的脸就更显冷峻了。
  礼宾部主管想着他身上可能有什么伤不方便自己处理,需要他帮忙,就进去了。
  可谁知,他上来就是一句:
  “给我缠个绷带。”
  “啊?”礼宾部主管一愣。
  粗略的扫量了眼他,感觉他身上看不出哪儿伤着了啊。
  难道真在隐蔽处?
  那这就有点儿尴尬了。
  不过他从事的是服务行业,这种事情,也在所难免。
  殷禟在他愣神儿的功夫,也扫了扫自己浑身上下。
  头伤了不行,明天拍戏,太容易戳穿,且演员毁容是大事儿,搞不好还要上个头条。
  腿伤了不行,打戏保准露馅儿。
  胳膊同理。
  他看看自己的手指……
  太小了,伤害程度太低,不会被引起重视。
  思来想去……嗯,还是手腕儿吧,可以被吊起来,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拍戏的时候摘下来,且缠着薄薄的一层又不会被发现影响拍戏,权当是护腕了,最重要的是——
  万一他被抚慰,那啥啥时也不会受影响!
  打定主意后,殷禟抬起自己干净白皙的手腕:“包严重点儿,要看起来特别惨,然后吊起来。”
  礼宾部主管:“啊?”
  他从一进来开始就是懵比的。
  “您这儿也没受伤啊……”
  殷禟当即一个冷冷的眼风扫过去。
  礼宾部主管滞了下,明白了点儿什么,随后秒道:“好,您等等!”
  看来演员也不容易啊,都挣这么多钱了,还在伪造伤势骗工伤费呢!
  估计是演员比一般人赔得要高吧,他们好像都有特殊的高级保险。
  比如某女演员是给自己双眼皮做保了,这位没准儿……保了手腕儿?
  “再厚点儿!”殷禟有些不满意。
  礼宾部主管:“……”
  要包成大猪蹄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