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28章 现代:惊喜 4千字

  礼宾部主管出去后,殷禟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看着快被包成蚕蛹的手腕儿,薄唇微勾,满意自得。
  随后就给董鄂瑾打电话。
  电话里声波毫无感情的长鸣让他剑眉微蹙,心生烦躁,但渴望被关爱的内心让他耐着性子又拨了一边。
  等拨到第十五遍对方终于接起的时候,殷禟的耐心已然用尽,整个人都处在快爆炸的边缘。
  “我打了这么久的电话你一个都没接!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背着他泡小白脸儿去了!?
  殷禟满心烦躁的扯了扯领口,恨不得能瞬间穿过屏幕盯着她,随时掌握她的动向。
  董鄂瑾喝了口卡着柠檬片的鸡尾酒,调酒师冲着她的美貌和魅力专门为她调制的,口感甚佳。
  从三百年前的封建旧社会一下子穿越过来,她没有任何不适,就在这儿了。
  现代高端更有水平更享受的社会让人瞬间能爱上。
  何况在这个社会她现在更加如鱼得水。
  与殷禟那边完全颠倒的时差,她这边还是白天,阳关、沙滩、海浪、快乐的青年男女,笑闹的孩子,撒欢奔跑的宠物……
  这一切,太美,连带着听筒中他暴躁的声音都被幸福感弱化了,听起来是那么的可爱。
  “嗯,我这边是白天啊,正玩儿着呢。”
  白天!?
  “你出国了!?!!”
  殷禟骤然暴躁。
  董鄂瑾云淡风轻,看着孩子们开心的笑脸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宝贝儿们的成长绝对不能错过。
  至于老公……等她放松完了回去再说,也让他有充分思考的时间。
  哪怕她以后嫁给他,他们又重新生活在一起,也不是天天跟他吵架的,稍微不顺他心思了就要炸毛给她看。
  这臭德行是积年累月至高无上的地位捧出来的吗?他的那些组织成员她虽然没有整整的见过,但听孩子的叙述也知道他在他的地方是多么的唯我独尊。
  可是……她才不惯着他!
  从前九爷胤禟怎么变乖会收敛的,他也一样!
  她跟一个人在一起可不是找罪受的,她爱殷禟没错,也会对他做出各种各样的让步,婚姻也的确是需要互相妥协,但不是互相容忍。
  既然有错为什么不改?要在一起生活六十到八十年,忍一年就要变怨妇了,忍八十年,怨气森森,最后是白头到老互相掐死对方的吗!?
  所以,年轻的时候挨一棒子,早点儿明白做人的到底不是坏事儿。
  “我给孩子们请了半个月的假。”
  殷禟瞪眼!
  她要存心气死他是不是!?
  “那我岂不是半个月都见不到你们?!!”
  海风舒服的吹着,她保养得无比柔顺的头发随风微微飘起,凉爽又温柔的感觉钻入发丝缝隙,怡然的感觉难以言喻。
  “不会啊……”她声音懒懒的,听起来就觉得舒适自在:“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好多通讯软件都可以视频啊……”
  殷禟气得攥拳。
  因为包得太厚了,跟平常攥着的感觉大不一样。
  突然想到自己是伤号!是病患!!
  又想到这女人一向冷漠无情,但具他观察,她还是有点儿同情心的,尤其是事关他的安危她就特别在意,有很多次她冰冷看着人的样子像是要把对方脖子拧断。
  虽然他不是弱鸡,但格外享受这种被媳妇儿护着的感觉。
  心里暖暖的。
  随即,他声音骤然虚弱了几个度,蔫嗒嗒的开始释放自己专业的演技:“我今天受伤了……”
  语调、语气都拿捏得很稳。
  他被欺负的感觉、需要被人保护、需要快来给他温暖的诉求……听出来了吧?
  那边慵懒的声音果然变了,听着像是骤然从躺椅上坐起来似的,声线略微紧绷,很是认真,“怎么回事儿?”
  她每隔半天就会查一下殷禟那边的情况,现在距离下一次查看时间只差20分钟,所以,在她从下飞机到开始玩的过程中,他发生了意外?
  “我今天被粉丝攻击了。”磁性的声音带着几分温软,像是委屈的倾诉,更像是跟人撒娇:“唉,粉丝一直都是一把双刃剑,今天爱你,明天就不爱你了,这谁说的准呢?总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日子好难……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如果他话没有这么多的话,董鄂瑾就信了。
  可几十年的生活,她太了解他了,即使到了现代,他一些本性上的东西根本没变。
  比如他真正受伤是绝不会往外说的,尤其是不会告诉她,因为怕她心疼。
  相反,他觉得自己又被忽视,缺爱了,才会这么一个劲儿的各种拐弯抹角诉苦求虎摸。
  想到他上一世也是这个德行,董鄂瑾不禁的温柔笑笑:“说实话,最近你演技确实有所提高,你那边已经很晚了,明天还有戏要拍,早点儿睡吧。”
  说罢,董鄂瑾就挂了电话。
  殷禟傻眼。
  这就挂了!?
  这是戳穿他的意思吗!?
  可他真的受伤了,要不要拍个照给她!?
  这么想着,他赶紧拍了张角度真实、看起来就很惨、似是断骨了的照片,发送过去。
  抱着手机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她一条消息:
  【好好休息。】
  靠,殷禟皱起眉头。
  死死盯着那几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她明天到底来不来!?!
  殷禟心中涌起一股股的烦躁。
  暴躁的想抓头发,在摸到头皮的瞬间骤然挫败的想起——现在拍清宫戏,他早被剃成光头了!
  “靠!”殷禟捶床,郁猝得要死。
  整个人往后一仰,生无可恋的瘫着。
  ……
  经纪人第二天早晨来敲他的门起床。
  对上他黑眼圈浓重、怨气更浓郁的脸,吓了一跳。
  “咦!恶鬼缠身了你!”
  跟殷禟相处多时,经纪人胆子越来越大了,现在繁忙之余也敢跟他开玩笑。
  因为他发现,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偶尔还挺可爱,大部分都像是个不听管教、经常作死、却运气爆棚的小屁孩儿。
  摇钱树你捧不捧?
  再重也想把他抱起来,连根拔起、妥妥带走!
  “怎么了你?”经纪人心疼的看着他那张脸,绝对的真心实意。
  如今他这张脸可是跟他的银行卡挂钩啊,这要是粉丝不爱了,他一定是哭得最惨的那个。
  殷禟吃着他带来的早餐,昨晚积存的郁气过了好久才消化掉,然后缓缓抬头,刻意掩饰住自己的内心,双眼无波的淡漠问:
  “你说,女人为什么不想结婚?”
  经纪人咬着油条,诧异的看着他。
  心思活络的翻转着。
  他昨晚求婚被拒了?
  他不是早就被拒绝了吗?上次已经暴躁的闹过一次了。
  难道昨晚求婚又被拒了?
  啧啧,真是可怜。
  经纪人不咸不淡,毫无同情心的想着。
  如果不知道殷禟的背景,他大概会猜测他面色这么沉重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长期饭票要跑了,可得知他是殷家七子,且现在全靠自己也大有前途之后……他不这么想了。
  那就是纯粹的人格魅力问题了!
  经纪人多了几分看笑话的心思:“那就是女方不爱了,想换一个呗!现在的年轻女孩儿啊,可不像过去那么保守,爱情观开放着呢,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只守着一个人的想法得倒退到三百年前吧?”
  果然,他话音刚落,殷禟的神情更加阴郁了。
  黑得能滴出墨汁。
  她确实不怎么关注他了,每次都是他主动给她打电话,而且她大部分都说三两句话就挂,好像他烦到她了,极其没耐心,昨晚的电话又是她率先挂断的。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总是在外浪!身边还围着无数小狼狗!
  殷禟阴猝的想着,生生捏碎了手里光滑圆润的蛋壳杯。
  经纪人看着坚硬的拱形结构就被他这么捏碎了,惊诧受不了的扯了扯嘴角。
  变、态。
  所以说,这个世界总是公平的。
  老天爷给了他张惊艳能赚钱的脸蛋儿,就让他的情路坎坷些。
  要不然便宜都让他赚了,对他这等屁民多不公平!
  经纪人想到自己最近因为忙没空理女朋友,有时候连短信都是隔了一天才回的,可女方也没跟他提分手,不禁庆幸。
  他少赚的钱都在这方面补回来了吧?
  ……
  殷禟整个人都阴气森森的,一直到了剧组,脸色也没好过。
  年轻的小演员都不敢靠近他,几个对手戏还比较多,跟他算是熟的演员以为他是因为昨天被泼油漆的事儿心里还膈应得慌,都上来劝了几句。
  殷禟也没不给面子,淡淡的点头,随便说了些话应付过去。
  经纪人站在旁边松了口气。
  总算是不是刚出道时的二世祖了。
  他还以为他会直接冷眼扫射过去。
  那以后还怎么在剧组里混啊!
  演艺圈就是这样,甭管你心里舒不舒服,面儿上大家都得和和气气的。
  尤其是在你接了工作以后,你就得负责人的对待,就算是死了爹,上了台该演喜剧的时候也得乐呵呵的笑出声来。
  大家都不容易。
  看着好吃的饭碗都没那么好端。
  殷禟气愤的是齐瑾从昨晚到现在真的一个电话都没给他!
  一个都没有!!
  连短信都没有!!
  手里捏着椅子的把手,恨不得直接捏碎了。
  经纪人站在一旁忙小声的叫祖宗,提醒他:“这会儿是假的,待会儿你坐上去的那个,可是剧组下了血本买的实打实的老古董,可注意点儿,千万别没控制好情绪给捏了,一个好几百万呢!”
  “还有你身上的这些朝珠,武打的时候注意点儿,别甩烂了,弄坏都是演员自己赔。”
  经纪人斜眼盯着他,警告:“公司可是不会补你这笔钱的,全从你账户划。”
  殷禟冷漠的看着他。
  想死吗?这么啰嗦。
  经纪人瞧着他冰冷的眼神,虽然经常把他当成阴阳怪气、小恐龙一样的孩子照顾,可偶尔还是被他浑身散发的气势吓得一个哆嗦。
  这么杀伐果决。
  不演将军、王爷之类的可惜了。
  知道他一般说的话,只要没错他都会听,即使偶尔任性,但最后好像也不用公司出面都自己解决了。
  也不再提醒他,经纪人转身去跟工作人员沟通其他事情了。
  现在剧放出来,都夹杂广告拍摄什么的,虽然一般主角不上线,用的都是三到五线的小演员,但他们殷禟这不是刚起来吗,而且正好接了一款身价相当的广告,对方也愿意投资,现在就是让他帮忙给搭个桥。
  拍摄广告,对演员来说是双赢,既能把钱给赚了,还能扩大影响力,但对剧组来说不一样。
  尤其对方有过多要求时,必须要在剧里显示出品牌的名字什么的……
  一般不差钱的导演都会拒绝。
  因为商业部分参与过多会引起观众的反感,而且势必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剧情,影响整个剧本。
  这部清宫剧的投资绰绰有余,根本不需要在拍戏期间再炒作出名气拉广告。
  不用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资金的事儿,导演一直都拍得很舒心,而且六个亿的拍摄资金,妥妥的已经过了,连宣传费都够了,再加其他的东西实在是多余。
  所以经纪人谈得不怎么顺利。
  可这广告殷禟已经接了……
  经纪人不由得揉揉眉心,有些头疼。
  突然想到了齐瑾。
  这部戏她就是全股东,绝对有资格说话,为孩子爹做点儿事还不是理所当然的!
  经纪人一个电话拨过去,对方的声音稍微有些吵,还有广播站的声音,似是在机场。
  简单问候后,清丽好听的女声简洁干脆,还带着些距离感的清冷:“嗯,等我到了再说。”
  “嗯,好,我在剧组门口接您!”
  经纪人带着笑,明明尴尬,却热情洋溢的挂了电话,一身冷汗。
  这家伙,怎么觉得跟着个娇小的女人说话比跟殷禟说话还恐怖!
  一个比一个气场强大。
  又不是暴力武装分子,怎么都跟大佬似的?
  ……
  经纪人以为她说的到最起码也得是两三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毕竟剧组这个位置很偏僻。
  可没想到她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且还是殷禟先看到的人。
  那惊喜灿烂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全剧组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