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29章 现代:最心软最好哄 4千字

  “你怎么来了?”
  殷禟瞬间冲过去,激动兴奋的声音传遍整个剧组。
  经纪人找齐瑾办事儿本来是想背着他来的,这一弄全剧组人都知道了。
  好在他还什么都没说。
  怕这会儿齐瑾会问他,忙先走人了。
  以殷禟现在这个傻样儿,估计怎么也要缠着人家腻歪半天。
  面儿上高冷,嘴上说不在乎什么的,其实黏人的要死,看见老婆的第一眼就绷不住了,跟只撒了欢儿的哈士奇似的奔过去,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有老婆的人,他老婆来了!
  经纪人对此很无语。
  这也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男生才会做出的事情。
  像他这种真正吃过见过的,早就淡定了,除非母上大人来时激动一番,女朋友什么的,还不是人格魅力么!
  经纪人骄傲的往人群中走去。
  畅快悠扬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看到屏幕的瞬间,他眼神骤然一亮,秒速划开接起,笑得一脸褶子,温柔讨好:“亲爱的,怎么这会儿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电话里的女声娇气而嗔怒:“我不给你打,你就不知道给我打是不是?!林首末!你还想不想跟我谈恋爱了?!这么久没有联系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女方的声音非常暴躁。
  林首末却只敢小心翼翼,说尽好话:“没有,我怎么可能外面有人呢?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你知道的啊,我就是最近比较忙事儿比较多。”
  “你也知道殷禟是演员,现在正在上升期,有很多通告的需要跑,而我是他的经纪人,必须要待在他身边,时刻关注他的任何动向,确定他的安全,还有及时的处理的发生的任何事情……”
  “亲爱的,我真的非常的忙,这段时间忽略你了,对不起啊,但是你一定要理解我呀!”
  “理解个屁!”
  林首末他女朋友非常有个性,啪的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弄得林首末措手不及。
  怔愣的看着电话,随即半秒钟都不敢耽搁的赶紧打过去。
  生活已经很凄惨了,爱情的酸臭的他还是要的。
  今年已经分了八个了,这个再分了,他过年别想回家了。
  “亲爱的……”
  话刚想起了三个字被挂断。
  “亲……”
  一个字又秒速被挂断。
  林首末锲而不舍。
  ……
  在爱情里,谁都不算容易。
  大多都是在不断妥协、浪漫、惊喜、惊吓中,波浪式稳步前行。
  殷禟撒欢儿的抱着媳妇儿兴奋了好久之后,人潮散去,他也冷静了。
  理智让他立马恢复高冷状态。
  背着手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不理人。
  董鄂瑾看着他一身清宫华装,身姿颈长,玉树临风,负手往前走,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呆着块儿青玉扳指,更显得他矜贵文雅,风度翩翩。
  当时一口气给他签了好几部戏,《每天只想抱紧四爷大腿》那部已经拍完了,这会儿又跟着于导拍什么呢,她光看服装也不太清楚。
  但通过这身儿服饰,大概可以判断出他的角色这会儿还在初期,大概是个阿哥。
  于导是圈里有名的清宫剧大导演,从业二十年拍了十多部清宫戏,早年更是写了不少清宫剧本,所以她当时跟他签约的时候,为了保证殷禟能稳步蹿火,签的大部分合约也都是清宫剧。
  且其中三个都是九爷胤禟。
  两个是配角,一个是主角。
  也是因为性格跟他非常贴合,这样比较好演。
  这会儿也是拍到哪个角色了。
  董鄂瑾跟着他走过去。
  殷禟这人其实非常好哄,小孩子脾气,毛捋顺了,他一开心,什么都答应你。
  可你要是不理他,他开始还能跟你犟脾气,然而却冷战不了多久,保准会恼羞成怒的过来找茬,各种挑刺儿烦你,加深自己的存在感,直到你彻底关注他。
  她刚才就看到他手腕连个绷带都没有,担心他真有什么,她还不经意的伸手摸了摸,这货啥都没感觉出来,还冲她灿然傻笑呢。
  董鄂瑾无奈。
  这种装脆弱博取同情的段数,上辈子他没少用。
  笑了笑,先让他自己冷静会儿,她去处理正事儿。
  经纪人哄完女友,正往殷禟这边看,还想着什么找个好机会能不得罪正想被哄的殷禟又能把他老婆借走谈谈生意……
  想他容易吗,还不是为了他,他也就是从中赚那么一眯点儿的提成。
  好在殷禟情商虽然差劲了些,但选老婆的眼光极好!
  在齐瑾女士朝他走过来的一瞬间,经纪人整个人生都光明敞亮了!
  还是大佬给力啊!
  尤其是在他仔细而快速的说完现在的情况,这位投资界大佬顷刻就点头同意了。
  林首末觉得自己周遭的背景都是金灿灿的了。
  钱啊,钱啊,大把大把的钱啊……
  简单快速的处理完事情,董鄂瑾又问了林首末昨天殷禟受伤是怎么回事儿。
  林首末表情有些懵比:“他说他受伤了啊?”
  “这小子窜得极快!油漆还没洒下来呢,他就已然翻到棚里去了,视频都得慢放才能看清他当时的动作,武术导演昨天还找他请教了小半个小时呢!”
  “他会被伤着?他窜得比兔子都快!”
  董鄂瑾:“……”
  行吧,知道他那么滑溜的一身本事,也不可能真让自己受伤了。
  事情都了解完,董鄂瑾又回到了殷禟身边。
  殷禟在她离他百步远的地方,还直勾勾的盯着她,怨念她居然先找他经纪人而不是找他。
  等到她离他二三十步的时候,赶紧仰躺在躺椅上,背过身去,故作姿态的不理她。
  这会儿没他什么戏份,刚才陪他聊天的人现在都在拍摄呢,周围空着没人。
  董鄂瑾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拍拍他的后背:“干嘛呢?还别扭呢?昨天不是想见我吗,怎么今儿见着了,还欲迎还拒啊……”
  殷禟很生气,觉得她根本不懂自己,丝毫不在乎他的感受,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根本没有长期跟他一起生活的打算。
  他就好像是她人生阶段性的过客,估计新鲜劲儿过去了,他也就彻底成过眼云烟了。
  这种感受让他觉得很挫败。
  他殷禟也不是那么没魅力、不招人待见的人吧?
  怎么到了她这儿就这么没吸引力了?
  而且他觉得她总吊着他,一点儿都不实诚!
  这女人狡猾如泥鳅!
  董鄂瑾来的路上本来很紧张他真的受伤了,今天还带伤演戏,这会儿放松了,靠在他身边的躺椅上,怡然自得。
  他不愿意说话,那她也不说。
  静静的呆着也挺好的。
  虽然瞬移很快,但现代不必古代,摄像头那么多,她经常使用神技是会被抓到的,只能偶尔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用。
  一路赶过来,她真的很累了。
  殷禟听着旁边没有声音,好像还睡着了的样子,有些微恼。
  温温软软的跟他说几句好话,能把她怎么样!?
  憋了许久,骤然恼怒的转身。
  却看到她一张恬静的脸,闭目养神的躺在他身边,干净纯洁,什么都不想的样子,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心情舒适。
  心中的火气渐渐消散。
  浓密的剑眉只微微皱着。
  忍不住伸出食指,下意识的点了下她的脸颊。
  意识自己在做什么后,骤然惊醒,怕被抓包的迅速收回去。
  而后又故作镇定的看着她的脸。
  居然没什么反应。
  殷禟郁闷的撇撇嘴。
  她是真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啊……
  他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
  好像她的心是冷的,他不能动摇她半分。
  好生气啊!
  可看着她略微疲惫的神态,他又清楚的知道,她不是这样的人,只是他自己想歪了。
  可他就是没有安全感,就忍不住想歪。
  还不是因为爱她!
  殷禟心中郁猝难当。
  憋不住,还是率先开了口:“孩子们呢?”
  “还在国外玩儿,有桃晓心和六个保镖看着,你放心。”
  除了这些,她联系了曹诞,他就在附近,出现什么问题都能迅速解决。
  再不济,她的瞬移功能也不是吃素的。
  殷禟不过是随便问问罢了,她一向安排妥帖,将孩子们放在心尖儿上,比他这个当父亲的要有责任心的多,孩子被她安排的肯定是最安全的,无需多问。
  只是她话中的回答让他很开心。
  她是舍了孩子,一个人千里奔过来找他的?
  嗯,这还差不多。
  总算是找到了点儿存在感~~
  殷禟得意的微笑了下,又怕她忽然睁开眼睛看到,秒速绷紧了薄唇,故意皱着眉道:“你刚才跟我经纪人在聊些什么?”
  说了那么半天,瞧林首末笑得那个样子,像清王朝的谄媚太监一样!
  她到底许了他什么好处!?
  “把你卖了。”董鄂瑾勾唇微笑,语气轻松。
  “什么!?”
  殷禟骤然睁圆了眼睛,“嚯”的坐起身来,微微皱眉。
  后又觉得自己太过一惊一乍,赶紧故作淡定的躺回去。
  “切,奸商。”
  董鄂瑾轻笑出声。
  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他的可爱。
  “给我揉揉肩,好酸。”
  殷禟斜眼看她,表情不爽:“不捏!”
  “你一个经常忘了有老公的人,凭什么在这种时候想起我!”
  董鄂瑾闭眼笑得更欢乐了,随即淡定道:“哦,那我让别人给我捏?”
  她闭着眼睛去摸手包:“里边好像放了一万现金,随便雇个技师应该够吧。”
  殷禟气得当即将她的手包扔自己挂着的大衣口袋里了。
  “你敢!?”
  老子都没敢背着你找人捏,你敢当着老子的面儿捏!?!
  “可是真的很酸怎么办呢?做了好久的飞机,十多个小时都在为你筛选接下来的剧本,感觉颈椎要断了,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听着她如此对他好、又十分示弱、以她的性格已然是放软了十倍的声音……
  殷禟妥协了。
  起身,站在她身后,故作不耐烦的道:“往上靠一点儿,我都摸不到你肩膀!”
  董鄂瑾笑得温柔,配合着他往上靠。
  她就说她家糖糖最心软最好哄吧。
  这会儿身边也没人,殷禟低声跟她商量着:“你这么一直没名没分的跟着我也不好,会遭外界诟病的,将来对孩子也不好,咱们还是去领个证吧。”
  他这可是第三次了!
  再敢拒绝他,他就——!
  “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董鄂瑾抬起手,微微翘起无名指。
  殷禟没看明白什么意思。
  让他看她手型吗?
  依旧纤细、洁白、优美、好看。
  没啥变化。
  “你什么意思?”
  是不是又想拒绝他!??
  靠!
  有哪个男人向他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一个女人求婚,愈挫愈勇,锲而不舍的!?
  信不信他不求了!!
  董鄂瑾放下手。
  心道他情商果然还没被磨高。
  轻愉淡然道:“连戒指都没有,单膝跪地也没看见,如此不真诚的态度,我干嘛要嫁?”
  殷禟顿时手下一狠。
  惩罚性的使劲儿捏了下她的肩。
  老子都给你捏肩了!这还诚意不够!?
  而且你这么高冷,我不得先试探试探再做准备吗?万一准备了六万多玫瑰平铺整个求婚典礼现场,又用直升机助阵直播,整个现场隆重气派,结果你却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儿把老子甩了,这让老子的面子往哪儿搁!?
  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殷禟憋气,一句话都没说。
  暗暗想着下次让宝贝闺女帮他旁敲侧击的问。
  谁让儿子那个小兔崽子跟他从来都不是一心。
  “轻一点儿,你捏疼我了。”
  “知道了!”屁事儿还挺多!矫情!
  殷禟皱眉,手下的力道却渐渐放轻。
  眯眼琢磨着怎么忽悠她才比较合适……
  靠,不行老子搞不定你!!
  ……
  一场战争戏下来,剧组大部分演员都血腥狼狈的回来休息。
  见鬼的瞧见一向冷艳的殷禟居然在给他老婆捏肩!
  跌破众人眼镜!
  天哪,这货居然有这么乖巧听话的时候?
  虽然表情很臭,极不耐烦,但手上的力道有多温柔,简直肉麻死一票人。
  于导赶紧拍下一张照片,乐呵呵的在一旁调侃:“呀,小瑾一来就给剧组带流量了。”
  殷禟当即瞪他一眼,不高兴的拧眉。
  小点儿声!没见他老婆快睡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