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55章 现代:有些大BOSS是不能肖想的 4千字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我怎么知道。”
  想到言颜跟这位先生较为复杂的关系,董鄂瑾神情淡定,眼神淡漠的看着他。
  问了句:“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男人的剑眉微皱,神情更显凌厉严肃。
  “不说话我就当是你同意了。”
  董鄂瑾在他锐利的目光下,泰然自若的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
  男人声音低沉:“你最好赶紧交代她的下落,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这种威胁早就过时了吧,并且放在我身上并不适用。”董鄂瑾一直面色平静,让对方凛冽的性格愈发沉重焦躁。
  看着像是隐忍到了极点,濒临爆发的边缘。
  董鄂瑾淡淡笑道:“竟然是请我来做客,那就要有待客的态度。别忘了这件事情是你急,而不是我急。所以,还是客气些的好。”
  他这辈子少有被人威胁,就算是有,那也是直接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单纯的人与人之间的私事……他的权势地位,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除了那个女人。
  偶尔不小心惹到她了,顶多是嗔怒,两天不理他,最过分的就是拉黑他罢了,从不敢像现在这样给他脸色看,竟然还彻底的无视了他,让他找不到她!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你为什么要给她出那些主意?”
  她居然还懂了反侦察,都是败眼前这个女人所赐。
  他调查过这个女人,家庭背景还算不错,但家庭地位很低,尤其是在上大学时莫名其妙的怀孕以后,地位和智商直转急下,几乎成了家中的废物,人人唾弃,连帮佣都敢随便欺负她。
  可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懂反侦查?
  无论怎么想似乎都不太可能。
  可这又确实是事实。
  这个女人太神秘了,尤其是在她跟当红小生殷禟接触以后,无论是财力、智商、还是行事作风,都跟从前判若两人。
  仿佛一夕之间,这个女人像是吃了某种神丹妙药一样迅速成长了。
  性格变化极大。
  更像是换了个芯子。
  然,这都与他无关,只是她居然敢诱一拐他的未婚妻出逃?!
  那再别怪他使出雷霆手段了。
  “投缘罢了。”
  董鄂瑾只淡淡道出这四个字。
  男人瞬间怒了,面色疾风骤雨的恐怖:“你别想就这么打发我!”
  “告诉我,她在哪儿?”
  “这我哪儿知道啊?”
  “要不是你,她不会逃!”
  董鄂瑾看着面前这个偏执阴森的男人,轻轻笑了。
  “你也说了,是逃。”
  “就算是没有我,她也有这样的主观意愿,只不过没有那样的实力罢了,我是为她的朋友,帮助她逃脱痛苦,有什么不对?”
  男人眼里一片猩红,像是要生吃了她。
  董鄂瑾漠然的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怜悯的涟漪。
  他太紧张,太在乎了。
  人虽然霸道自私,至少不是她之前所想的只是玩玩,而是不懂得如何表达感情。
  再有就是……
  尽管他也想让事情往好的地方发展,但目前他也确实无力,言颜就算是回来也是跟之前一样困在他的牢笼中罢了。
  过着没有前路,生无可恋的人生。
  看见他为人还算真诚的份上,董鄂瑾也怕殷禟急坏了,想找点儿结束这一切赶紧回家。
  对他好心提醒:“你真的以为只要言颜回来了,你们就能回到从前吗?还是说你觉得只要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就可以了?即使你无所作为,只要你紧紧的困着她跟你在一起,她还是你的,这就足够了?”
  “我该说你痴情天真还是傻?自私卑劣?”
  “你将她困着,却给不了她想要的人生,更无法满足她的情感上的任何需求。你甚至连给她一个合理的身份都不能!你觉得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她,当着你母亲的面儿维护她,跟你母亲反对跟家族作对,就已经是很好的保护她了吗?”
  “不,你只是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让她承受更加痛苦的折磨。”
  “对你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对她来说,她却要承受你走后的所有后果。你母亲偶尔的施压,你名义上的未婚妻三番五次的挑衅,甚至是找人每天诋毁她。最重要的是你耽误了她整个青春,让她连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却感觉好像已经在爱情的道路上直接走进了坟墓。”
  “这样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跟她谈爱?”
  “你又是否想过,当有一天,她终于承受不住这一切了,会做出什么?她那样温柔的一个人,总不会去伤害别人。”
  董鄂瑾一句比一句震聋发聩。
  她没有展现凌人的气势,只是那样淡静的坐着,却让对方面的男人,由刚才的冷暮森然慢慢变得脆弱敏感。
  他冷硬朗阔的面部线条,隐隐颤巍巍的细密抖动着,像是心里豁开了一个大口子,骤然梦醒的想到了什么,接着便是后怕的愧疚心悸。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他将她逼得这么紧。
  “那我该怎么做?”
  良久,他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
  “放手,还她清净。你们之间,最需要的是冷静。两个人都清醒了,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一个强势逼迫,另一个,就只会想逃了。”
  董鄂瑾起身,透过窗子,看向漆黑的夜:“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你们纠缠多年,你在她心里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无足轻重。让她去做选择,没准儿也会合了你的心意。”
  战少听完,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目光沉沉而犀利的看向她:“你不是她朋友?就因为我绑了你,迫于形势,所以就这么帮我算计她?”
  骤然听到这话,董鄂瑾几乎要笑出声来。
  经常做侦查情报的人都这么敏感吗?
  “你觉得,你可以威胁得到我?”董鄂瑾浅浅一笑:“我不过是看不惯两个成年人,一把年纪还如此纠结矫情罢了。”
  战少的脸瞬间漆黑无比。
  “再会。希望下次见面是收到你们的请帖。”
  董鄂瑾优雅转身,径自开门,打算离去。
  被外面身姿板直的女人拦住,看向里面。
  战少向她点了点头:“派车送她回去。”
  “是。”
  ……
  路上,詹小青忍了很久,虽然好奇,却还是没问她怎么就这么顺利的出来了,他们谈话连十分钟都没有,这样太快了。
  而且老大刚才的神情居然很平和。
  从暴怒的边缘到寂然,这女人也真算是有本事了。
  董鄂瑾看向前面的反光镜,看着小姑娘虽然紧绷着脸,眼珠子却总是滴溜溜的朝她打转的样子,微微勾唇,轻笑:“你喜欢你们老大?”
  小姑娘当即露出惊恐的神情,正经脸都装不下去了,瞬间崩塌:“怎么可能!?谁要跟那么阴气沉沉的人在一起!”
  恭敬是恭敬,有些大BOSS是不能肖想的。
  董鄂瑾轻笑,轻抚着腹部,看着小姑娘有趣的神情,脸上多了几分的慈爱。
  原本她是想瞬移回去的,怕殷禟着急,可想到现在有了孩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害,还是稳重些的好。
  “女孩子很少从事这么苦的职业,为什么会做这一行?”
  确定不是敌人后,看她那么温柔,笑得无害,小姑娘崩了一天的神情也放松了几分,有些无趣道:“我父母哥哥们也都是做这个的,从小受到的教育理念也是觉得我的职业只能是这个,这个是最光荣光明有前途的,也是值得我奉献一生的,可能受到的暗示多了,长大以后,即使偶尔也曾有过想要做其他事情的想法,甚至有时候也抵触这一行某些太苦的方面,但是也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就瞬间清醒了。”
  “现在也习惯了,而且见到的事情越多,做这一行越久,就越坚定。因为彻底认识到自己想要守护和改变这片土地变得越来越好。”
  董鄂瑾眼眸温柔,点点头:“职业是自己喜欢的,并有动力为之付出,这是件幸福的事儿。”
  但她的女儿啊……
  她不希望她将来互动那么累,开开心心的就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她没什么要求。
  等成年以后,再找个喜欢的嫁了,简简单单、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就好,不需要再创辉煌。
  人这一生,终究还是来寻找爱的。
  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还是国家大义。
  人正,将善意发扬光大,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痛痛快快的过完一辈子就完了,也没那么复杂。
  “夫人,还是将您送回商场吗?”
  这会儿才晚上八点,商厦还没关门。
  “不了,能借我用下你的手机吗?”
  对方办事实在是太干脆,她被掳走的时候,手机和包什么的,都被留在了旗舰店。
  “好。”
  小姑娘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将手机递过来给她。
  董鄂瑾迅速拨通了那串最熟悉的号码。
  殷禟都快急疯了,虽然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干的,但对方狡兔三窟,他找了一晚上都还没找到人,再没消息,他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属下们每个地点找完回来报告没有,就会被他臭骂一顿,这会儿手机响的频率已然没那么高了。
  大约距离上次机响,已经隔了一个小时,殷禟双眸犀利暗黑的扫视过去。
  看到了一串陌生号码,他冷艳的俊容更显冰冽了些。
  凤眸微眯,划过电话,再对方还没开口索要条件时,就先发制人的冷酷警告:“你们敢动她一根头发,我明天就把言颜剃成秃子!”
  “噗嗤”一声,董鄂瑾笑了,怕她被撕票所以没说出更残忍的话吗?
  可……“哪有你这么威胁人的啊,一点儿力度都没有。”除了能把对方气得肝疼脸黑,估计电话会被直接挂断。
  殷禟听到她的声音,静默一秒后,瞬间激动了:“媳妇儿!!”
  他这一嗓子吼的,整个会议室正在攻击系统的人员当即神经一颤的看向他。
  面面相觑。
  大嫂找着了?
  那还攻击吗?
  然后就瞧见他们老大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捧着电话,神色紧张又危险,警惕又担心的问东问西:“媳妇儿,你还好吗?他们虐待你了吗?有没有受伤?你现在在哪儿?他们把你绑过去是干什么?!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不用了,”董鄂瑾笑道:“我正在回去的路上。是在融景别墅吗?”
  他媳妇儿声音怎么这么淡定?
  “是,”殷禟下意识回答了,却不禁问道:“是不是有人威胁你?”
  比如拿枪抵着他媳妇儿的头。
  “没有~”董鄂瑾看向前方,跟小姑娘说了声地点,詹小青应了声。
  虚惊一场,又得知怀孕,她现在心情极好,忍不住第一时间跟他分享:“阿禟,你要做爸爸了。”
  “啊?”这转变有些太突然,殷禟发懵,“媳妇儿,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什么时候绑票还对孕妇施行宽容政策了?
  “这会儿都快入秋了,你说呢?”
  董鄂瑾几乎能想象他在那边的傻样子。
  “真,真的啊?”
  殷禟蒙圈的神情渐渐朗阔,随即表情愈发愉悦,笑容无声的愈发灿烂,整个人激动的猛地一锤桌子!
  全会议室的小弟们都懵比了。
  这是咋了?
  发生了啥?
  老大咋又抽风了?
  “真的,就是孩子还太小,现在看不出来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等再大一点,再产检就知道了。”
  殷禟这回是真确定了!
  这一晚上,一波三折的,他这心里跟坐过山车似的。
  他就说他努力耕耘了那么久,就算偶尔被套阻拦,但总会有漏网之鱼啊!!
  殷禟美梦成真,激动得原地迪斯科,嘚瑟扭腰跳舞。
  边打响指边想肯定是闺女!闺女!!闺女!!!
  “好啦,不跟你多说了。”董鄂瑾看了下窗外的建筑群,估测了下:“大约还有五十分钟到家,你今晚记得把鲁导之前拍的一个推理电影看看,里边的主角演得特别好,鲁导交代我一定要让你多学习学习。”
  殷禟眯眼:“他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
  想挖他墙角吗?
  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