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56章 现代:老子终于领证了! 4千字

  媳妇儿都怀孕了,还有男人惦记的感觉真不爽。
  “他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啊,所以才打了我的电话。”董鄂瑾无奈笑笑。
  “哦。”殷禟回想起之前为啥掐鲁智深电话。
  拿货明明是在跟他谈剧本,却经常提起他媳妇儿,这不是暗戳戳的想挖他墙角吗?
  没想到居然还背着他跟他媳妇儿联系,果然心机BOY。
  “好了,我以后会接他的电话的。”殷禟这么淡淡说了一句后,又嘱咐道:“总之,你以后不许接他的电话,看到他的名字后要第一时间的掐断,不许跟他说半个字儿。”
  董鄂瑾听到他浓浓醋味儿的话,不觉好笑,这么做自然是不可能的,有违她做人的道德原则。
  但哄哄他还是可以的:“好,但前提是他一打电话你都接,他能找到你,就自然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了。”
  她笑了笑,安抚他敏感警惕脆弱的心:“不是所有男人都如你一般喜欢我,我也不是只要长得帅就都看上的。”
  殷禟在那边听着这话,虽然面儿上死傲娇的轻哼一声“你最好记得”,可心里却美滋滋儿的。
  并想着——
  怀孕了!
  不结婚孩子户口怎么上?总不能还向不败和小晸那样!
  必须领证啊!!
  殷禟心里激动得要疯。
  老子这回总算是要彻底翻身上位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早点儿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此等大事,自然要回家好好谈,电话里怎么说得清楚。
  啊,他要开始布置儿童房!
  墙全部刷成粉红色的!
  就是不知道婴儿开始对色彩不太敏感的时期,最喜欢什么色?粉色会不会有些太浅了,他感受不到?
  难道刷成红色的?
  会不会太喜庆了?有点儿像婚房?
  啊,哈哈哈哈哈哈……!!对!他还要再准备婚房!
  虽然领证只是走走形式,他俩也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但他们都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结过婚,走过教堂啊!
  这种形式,女人一生只有一次,她一定十分期待,如果没有,岂不是太委屈她了?而且一生都会后悔!
  殷禟一本正经的拍板决定,要举行三次婚礼!
  纯中式一次,纯西式教堂一次,孩子满月后一次!
  啊,三个孩子三次婚礼,满月那次就抱着小闺女,牵着大闺女,搂着媳妇,来个公主风的婚礼!
  场面一定幸福满满。
  殷禟仿佛看到了满场飘着花瓣,红红火火,欢庆沸腾,热闹非凡的样子。
  ……
  整栋别墅区住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富豪,管理很严,殷禟事先给门卫打了电话,让放行。
  随后便在落地窗前等啊等。
  如果不是怕夜深露重,天气太冷,让媳妇儿骤然从车里出来,他早就亲自去大门接了。
  这会儿他盼星星盼月亮在自家别墅外站着,直勾勾的盯着唯一一条路来的方向,笑得像个傻子。
  啊,他又要当爸爸了。
  这么的猝不及防。
  他双手插兜,紧张又兴奋的来回踱步晃悠着,想要极力的平复自己心跳过快的喜悦心情,却发现怎么都做不到,反而满脑子想着日后的生活。
  已经完全把媳妇儿电话里交代的任务忘了个干净。
  倏然,两道大光打过来。
  殷禟骤然看过去,满目惊喜。
  他刚才让小黑注意这一路过来的摄像头,锁定过车,虽然夜深了,有些照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按照打电话的时间,确实就是眼前的这辆车没错。
  黑色怕萨克。
  只几息的功夫,车已经开到眼前,稳稳的在门前停下。
  殷禟已然大步迈过去,瞧见媳妇儿正好从车里出来。
  一身干练的精英风衣服,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微微飘起,红唇更显魅力,很美,整个人镇静又理智,乍看上去,像是干律师工作的。
  可她是白天逛商场的时候被人劫走的,这身衣服到了晚上,有些偏凉。
  殷禟将自己的风衣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董鄂瑾跟詹小青打了声招呼后,两人进了别墅。
  黑色怕萨克慢慢驶离别墅区。
  殷禟看了眼那车的背影,眸光犀利,散着冷气。
  董鄂瑾看了他一眼,提醒:“今日就算了,他们也没对我做什么,主要言颜这人不错,这两人看着像是将来能走到一起,你要在娱乐圈混,不是说得罪不得罪的问题,言颜人脉也广,好歹能做个朋友,将来这位也必能帮上你。”
  “哼,老子稀罕这么个混不吝的朋友。”
  殷禟冷哼一声,转而将她打横抱起。
  董鄂瑾惊呼一声:“哎,你抱我干什么呀,这大晚上的,快把我放下来。”
  殷禟轻笑,一扫之前不快,开怀的很,“就是晚上才随便抱呢,白天得有多少人盯着!”
  说着,他还在她白白嫩嫩的脸上偷了个香。
  董鄂瑾轻捶了下他。
  殷禟朗笑两声,俊朗的面容在黑夜中多了几分妖孽的美,温暖又不失性一感。
  踩在他亲自设计的鹅暖石小道上,一路将她抱到门口,而后瞳孔识别开锁,也一直没将她放下。
  直到甩了皮鞋,换了拖鞋,一直将她抱至沙发上,这才将她放下。
  董鄂瑾笑着看他:“你累不累?”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殷禟蹲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双眸亮晶晶的看她:“从现在起,一直到你生产,我都一直抱着你。”
  “我怀孕八九个月你怎么抱?”
  殷禟剑眉一挑,得意的笑:“就你这体重,四个都不成问题!”
  董鄂瑾点他脑门,噗嗤一声笑了:“当我是猪啊你!”
  笑闹过后,殷禟突然一本正经起来,将她从上至下的打量,从头挑到尾:“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再化妆了,对孩子不好。”
  现在女人,一般不化妆就绝不出门,最好安安生生的在家待产,一个男人都别见!
  “嗯。”董鄂瑾点点头,认可他这话,却又想到总有她不得不出去的时候,毕竟她现在是大投资人,很多生意都已经在谈了,不可能不出门,她淡笑着道:“现在也有孕妇可以用的化妆品,我平时留意些就好了。”
  殷禟听她这话的意思是还要出去啊……这可不行!
  他紧蹙着浓眉,教训道:“孕妇能用也不行!是化妆品就都是化学药物,对身体多多少少都有害,尤其是口红,这吃到肚子里,万一小孩儿畸形了怎么办?咱们是生出来还是打掉?对你身体都不好。”
  “尤其,就算她生出来是个白痴,咱们养得起,甚至可以供她一辈子无忧无虑,可她自己呢?当缺胳膊短腿不方便的时候,她不会觉得难过吗?这就是害了她一生啊,所以,出于孩子的保护,你也不能再用这些东西了。”
  行吧,这话没毛病。
  “那好,我以后素颜出去谈生意。”
  都说到这种程度了,还要出去?
  殷禟拧眉,“以后你生意都交给我,我去谈。”
  “不行,你太忙了,而且你不了解我都做的什么业务,除了影视业的投资,在科技和饮食,还有房地产,各个行业都有。你现在才刚红起来,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做别的,通告都多得让你疲惫不堪,哪儿还有功夫去做别的?”
  “而且你要把握住机会,听林首末的安排才行。他是圈内有名的经纪人,虽然你手头上的项目没有一个是他给你的,但那些综艺节目,还有广告代言,都很有用。你不可以小觑他。”董鄂瑾劝道:“虽然你有背景,有实力,但那也不可以有颜任性哦,娱乐圈也不乏富贵之人,只有脚踏实地,才能将未来的路越走越好。”
  “尤其你现在正在上升期,还没到特别红的时候呢,哪怕你到了这种程度,也不可以随便耍大牌,轻易浪费机会。流量小生,说句比较残忍的话,因流量而红,也会因流量而大势已去。微一博的粉丝数量并不代表什么,还是要靠作品说话,否则,你就算有一个亿的粉丝,没有作品是撑不下去的,代言也再不会来找你。”
  “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和经历做与你无关的事。”
  殷禟挫败的看了她一眼,算是被她说服了。
  其实他想告诉她,他不过是来娱乐圈玩票的,可当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为他这么仔细的精打细算,他也不忍心辜负的随便玩玩了。
  “嗯,我答应你。”
  殷禟看着她,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又盯着她掐腰的衣服道:“以后不许穿这么紧的衣服,别勒着孩子了。”
  前一凸一后一翘,身形这么好,难免不会有贼人觊觎。
  董鄂瑾看了眼只是比较修身,并没有那么紧的衣服,又抬眸,看到了他幽深的眼神……
  “好。”
  “还有,高跟鞋也不许再穿了!”
  “可以。”
  “还有什么吗?”董鄂瑾笑着看他。
  “早点儿睡。”
  “好~”
  这会儿就轮到殷禟郁闷了。
  怀了宝宝,早睡又不可以做运动,这么早睡干嘛呢?
  陪着媳妇儿一起洗漱过后,殷禟兴奋了一晚上的神情终于蔫儿了。
  好郁闷,伺候她洗得香喷喷的,她身上的味道好好闻,是他最喜欢的沐浴露的味道,带着股优雅的清甜,却不腻,陪着洗发露的味道,混合成了一种说不出的迷人气味。
  他平常最喜欢嗅着她的发丝,一路向下的闻,然后……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会儿他什么都做不了,还不敢闻。
  殷禟郁闷的绷直了身体,直挺挺的如僵尸般,躺在她身侧。
  “你怎么了?”
  董鄂瑾有些奇怪,刚才还挺高兴的呢,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好像多了一肚子心事。
  “没有,再想宝宝叫什么名字好。”
  “还早着呢,”董鄂瑾微微一笑:“到时候翻字典就可以了。”
  她翻过身来,轻抚他的面颊,月光下,他的俊脸在光影中,隐隐约约的,轮廓更加明显,很英俊。
  想及当初她就是因为他这张脸啊,否则也没有这样的缘分了。
  “那怎么能行?”殷禟被她一碰,跟触了电一样,怕控制不住自己,赶紧离她远了些:“我要好好的想个名字。”
  “你怎么了?”
  她不过是轻碰了下他,就被避开了。
  董鄂瑾看着连眼神也不再看她的殷禟,微微蹙眉,夜色中,她冷静的声音虽带了几分调侃,却足够让殷禟乖觉:“这么躲着我,还有点儿心虚的样子,你是外边有女人了吗?”
  殷禟猛然看向她。
  神情又几分怔愣,随即便是郁愤。
  “我要是有女人,至于现在这样吗?!”
  他拉着她的手,想要让她感受下。
  董鄂瑾看着他的神情就骤然明白了,笑嘻嘻的在他握住她的手的瞬间,就抽回了,并且快速的说了晚安。
  她背对着他:“我要养胎,你也要早睡哦,明早还有戏要拍。”
  殷禟脸黑。
  这个狡猾的女人。
  随即想到最重要的事儿还没说呢!
  抿了抿唇,酝酿了一会儿情绪,矜持傲娇又自然的道:“咱们明天先把证给领了?”
  她没说话。
  殷禟看着她乌黑的发,想着是他这话太突然太直接了?
  轻咳一声,“我也不是因为你怀孕了,才跟你提的,之前我都求了几次婚了,你自己数数,尤其你这不是孩子要上户口吗?”他停顿了下,想探知下她的态度,随即又道:“我想着,正好把弘晸和不败的姓也给改了?”
  虽然他如今知道了他也并不姓殷,但跟着姓齐,她老爹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不是吗?
  总归在外面,他还是姓殷,孩子却姓齐的话,让别人听着就容易联想身世啊,说他们俩没关系,万一对孩子有影响……
  可她又是沉默。
  殷禟想了想,让步:“算了,已经姓齐就姓齐吧,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但她还是没回应。
  殷禟怒了。
  伸头过去正要使坏,却听见她平和细腻的呼吸声。
  殷禟:“……”
  老子白踌躇煽情了!
  ……
  第二天一早,怀孕初期,董鄂瑾还没有贪睡的现象,舒服的起床,伸了个懒腰,就瞧见殷禟盯着黑眼圈看幽幽的看着她,像是被她欺负了一夜。
  董鄂瑾惊了一下。
  眉梢轻挑,温柔的看他:“你怎么了?”
  “去领证。”
  纠结了一晚上,殷禟双臂环胸,开口便直接吐出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