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570章 现代:虐渣 4千字

  因为台词本来就多,专业术语还难背,又是第一次拍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方式不太一样。
  许多在电视剧里拍的炉火纯青的老人,到了拍电影的时候又像是新人一样,整个人的状态出现在镜头里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而且电影多是特写镜头,放大演员的表情,以体现人物的心理。所以相对于电视剧来说,电影的要求要更严格一些。
  这是为什么很多大腕儿都不拍电视剧,只拍电影,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层次格调。
  林首末忧心不已。
  果然两人刚说上台词,因为是最激烈的一场戏,导演提前交代了,肢体语言可以随着情绪的浮动肆意挥发,而不用严格的按照剧本儿来演。
  于是百叶婷就更加过分了。
  不仅故意快步走动,挡住殷禟的镜头,愤怒之极时,竟还抬起手来想要打他一巴掌!
  林首末的心提到了极点。
  林导拍戏向来以真为先,最喜欢演员即兴发挥,尤其是在这种激烈的戏份中,他最重视的就是演员真感受,随着情绪发出直接的动作。这巴掌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就算是真打下去了,导演也不会说什么。
  就连副导都没有喊卡。
  知道昨晚实情的人,都为殷禟捏了一把汗。
  所有人的精力全部都聚焦在了女主角抬起的手掌上。
  哪怕人人都知道这就是女方在刻意为难,也没人敢在这种时刻站出来阻止——甚至就连林首末本人也是不敢说什么的,他只能寄希望于殷禟本人,但愿他机灵些,能随机应变。
  否则这眼看着重重的一巴掌下去,可不止是脸上肿了那么简单,女主角的手上可还戴着戒指呢,这要是毁了容……哪怕殷禟是千挑万选才筛出来的人,为了画面和剧情,导演也一定会把他换掉。
  这女人心机太深了!
  林首末皱眉,本以为不过是件小事儿,吵吵便罢了,互相都骂了,谁也没吃谁的亏,这一个多月还有合作呢,没想到对方竟先下黑手。
  他的眼神逐渐幽深凛冽了。
  在娱乐圈混这么多年,他也不是不会这些手段,更不是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只是他觉得既然大家都出了努力工作,就应该相互尊敬,谁都不容易。
  可对方既然没有这个觉悟,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咣当!——
  举起的巴掌没能落下,众人反而看见殷禟握住女演员的手,目光凌厉的看向她,手腕儿轻轻一个用力,姿态优雅,眉目肃然凛冽的直接将她甩开。
  百叶婷撞到了后面的椅子上,细长的高跟鞋没站稳,直接连人带椅子一齐栽倒在地上,好不狼狈。
  这反转的局面……看的人目瞪口呆。
  最让人佩服的是,殷禟竟然还能接着原本的台词,义正言辞的厉声斥责坐在地上小姑娘,像个严厉的导师在训斥学生。
  人设非常相符,情境也非常吻合,就连台词都是对的,让人无可挑剔。
  原本百叶婷的经纪人看到她腿磕青了一块儿,当即便皱眉要冲上去阻拦拍摄看她的情况,顺便找殷禟算账咒骂他。却因为导演看准了殷禟的发挥,且极其欣赏他这种表演方式,更被他没有改变剧情依然能借助对手戏而吸引,给助理使了个眼色。百叶婷的经纪人就这样被两名助理捂着嘴,未免他耽误拍摄,直接拉到了场外。
  这场戏是第一场戏,却拍摄的如此顺利,全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很满意,这意味着开门红啊,以后演员遇到的问题少,他们工作起来也会更加轻松不是?
  导演更加看好殷禟,拍着他肩膀说加油,并且又仔细的跟他说了一下后面的戏。
  能回到导演的单独指导,这对演员来说是一种殊荣。
  整个片场最不高兴的两个人,莫过于百叶婷和他的经纪人了。
  百叶婷的腿伤了,在一旁上药,十分娇气,疼得时不时轻嘶两声。
  看到导演给殷禟说戏这么热乎,心中不由得更加嫉妒怨愤,原本不过是正常的因为疼痛而引起的轻嘶,为了吸引注意力就变成了刻意的哀嚎。
  导演和殷禟说得正热闹,听到了怪叫,不想讨论被打断,连仔细去分析的声音到底是什么都没多想,下意识的直接带着殷禟往旁边走了走,到更僻静的地方继续说。
  百叶婷气得脸都阴了。
  他们故意的是不是!?绝对是故意的?!
  可她受伤了,不应该被无视。
  挥开经纪人给她上药的手,拖着还没有涂完药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两人面前。
  故意将膝盖露出来,一脸惨样儿,楚楚可怜的对着导演撒娇:“导演,您看殷禟啊!这才第一场戏就把对手演员给推倒了,一点儿都不按着剧本儿来,这分明就是不尊重您啊!而且我现在有腿伤,有些剧情完成不了误工了怎么办?这耽误的可是整个剧组啊!咱们拍电影可比拍电视剧烧钱多了,一天就几百万,钱倒还好说,就是场地租用都有时间的,延期了,公司不给用,他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一套套话说的,可真是为人着想。
  可在场的人谁不是人精?一下就听出来她这话里边儿的含义。
  片场搭的棚子太热了,林首末刚端了两杯茶走过来给他们清火,就听见百叶婷这番言论。
  直在心里叹——绿茶婊啊绿茶婊!!
  就这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样子,他不用去眼瞧着,也能想象到她是以一副怎样的嘴脸爬上那些金一主的床的。
  导演本来就讨厌剧组被塞进来人,尤其是还是这种演技差的,他因为人情的关系不能把她一巴掌拍飞,但不意味着他就要给她好脸色。
  “是你先没按着剧本改戏的吧?怎么这会儿又怪起别人来了?”
  林首末暗暗拍手叫好。
  还好导演会鉴婊!!
  不然被这种人摆一道,心里得多膈应啊。
  百叶婷也听出来导演并不向着她了,很没面子,却还是硬撑着反驳道:“剧本上写的比较简单,着重是肢体语言,我也是临场发挥,想要表现得更丰富更好,才稍稍改了下的。”
  导演冷哼:“可你也没改的更好啊?像是画蛇添足!还完全没抓准人设!我让你演的是一个。初入职场,胆子大,热心肠,嘴快心直,机灵又正义的女公一关,你看看你给我演成什么了?你演的是个女泼妇!!”
  导演骂得毫不留情:“表现情绪激烈的方法有很多种,不是大声嚷嚷,脾气暴躁,难以控制情绪就是激烈了。你瞧瞧你刚才的样子,跟菜市口骂街有什么区别?你演的是个精英,不是村妇!!”
  就这种水平不好好磨练,还敢上来找茬儿?
  导演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心思复杂,完全没用在正点儿上的年轻人。
  这种人想出头太难了,哪怕是聪明,可不知道该在哪儿用力,该真正关注的是实力本身而不是人情世故的人,他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去捧。
  他还是喜欢殷禟这样的人。
  简单,直接,用实力说话。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的琢磨剧本?”
  百叶婷被质疑专业,哑口无言了。
  她是舞蹈学院毕业的,也算不得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可因为遇到的贵人多,运气好,也就一步步的走到现在了。
  再加上几乎是一出道就演了女主,遇到的导演大部分都是老好人,同剧组的演员们也都知道她背后有人不敢惹她,所以她习惯了被捧着,从没被打压教训过。
  这样的结果就是——她虽然过的顺风顺水,却也没有把握好机会真正的磨练下演技,以至于现在她只要一被媒体和其他小花儿同时提到,都会说她是演技最差的那个绣花枕头空花瓶。
  林导是国际大导,出了名儿的拍戏时谁的面子都不给,她进剧组前也被上面的人反复的叮嘱过,所以这会儿被骂还真战战兢兢的。
  但她受欺负了也是事实啊,怎么能不给她个说法?
  于是百叶婷又拿自己的腿说事儿,大片的淤青,还有带血的擦痕展露在人眼前,因为腿部肌肤保养得白皙细腻,所以对比看着的反差感太过强烈,甚至有些触目惊心。
  但导演是什么人?女演员没见过上万个,也见过上千个了,对她这种矫情的姿态直接漠视。
  没好气的道:“这不涂药了吗?怎么,后面的戏不能拍了吗?”
  他之前还有一个七十年代的文艺片,为了表现出画面的真实度,所有的一切都是真还原,活真干,打真打,虐待真虐待。
  那是真累,他一个男人都几度受不了了,可演他戏的那个女一号还一直坚持着。
  其实这种文艺片儿不容易火,因为没有多少人会看。尤其他当时比较任性,就是纯粹为了情怀去拍的,想拍一部有质量的年代片,没用小鲜肉小鲜花来拉流量。所以当时那部戏,虽然有老戏骨,但那些人在影视剧里不常出现,对于观众而言,也就是混个脸熟却记不住名字的老演员,男女主他选的都是自己认为比较有实力和演技的演员,同样也没什么关注度。
  说实话,他觉得他们能来拍他的戏,也算是一部分的人情。
  可就在这种绝对不会火的情况下,在那种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因为女主演还是认认真真的按照他的要求,百分之百还原,极其严格的拍完了整部戏。
  拍完戏之后,他都有些觉得对不起那女演员了,30出头的人硬生生被他折磨成了50岁。
  他们笑谈的时候,那位女主演比他还要云淡风轻,只说了一句话——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要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个镜头,演员不就是吃这碗饭的么,僧多粥少,有机会拍戏就不能浪费!
  每一代人的思想观念真的都不一样,瞧瞧现在这些只为追名逐利的年轻人,脸上尽写浮躁,跟那些情操高尚真正脚踏实地的人比,有多大的差距!!
  林导看着眼前的百叶婷,神色不齿。
  “也不是我不愿意拍……”百叶婷有些畏惧导演这样的眼神,但觉得还是应该把仇恨拉到殷禟身上,她提了下自己的半身裙,将膝盖上的伤又露出了一部分,很是没办法的样子道:“我都能配合,可是这伤口怎么遮掩?化妆老师如果单纯的拿粉饼遮住就显得有些太假了,镜头一扫过就能被看出来。”
  导演鹰隼般的眸紧紧的盯着她,眸色深沉。
  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百叶婷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导演终究是不想让场面太难看,尤其他现在就算是想换演员,时间也来不及,会耽误工期,而且还得给好友一个交代,太麻烦。
  他打算先忍一忍,等这人实在让他忍无可忍了再说。
  别让助理去问服装老师,今天的戏女主角的衣服全换成裤子行不行?
  反正也是职业戏,女主角是干练型的,上班的时候穿职业西装裤,平时跑业务收集资料的时候穿休闲装也很正常。
  但具体的衣服都是怎么搭配的,还得问专门的服装老师。
  助理很快就跑回来给了他答案。
  导演直接将助理抱过来的衣服给了百叶婷,“按照上面标记的号码次序穿,每场戏的衣服都不一样,别穿错了。”
  职业剧比古装剧好的一点是可以走偶像时装,从审美的角度上也可以拉一批观众。
  穿长裤也看不出来,问题这么快就被解决了,百叶婷着实有些不甘心。
  尤其今天下午还有一场落水的戏,对她来说本来就不好拍,现在就更……
  眼看着导演不搭理她,又要跟殷禟继续说戏了,百叶婷赶紧提出要求:“导演,我能不能用替身?我的腿受伤了,这河水都长东西发绿了,里边都是细菌,我膝盖万一发炎了也影响以后的拍摄不是?”
  林导看向她的眼神更犀利不喜了。
  阴沉严厉:“你来我这儿是演戏呢还是度假呢!?我的戏,从不用替身!连打巴掌都是真演!你要是来玩儿票的,趁早给我滚蛋!!实在不行就换人,我这儿不缺长得好又演戏好的女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