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6章:华殇楼之邀

  今日是公休日,街道上熙熙攘攘尽是人。帝都的繁华,较之十年前更甚。这十年来,虽然凤苍国边境时不时的会爆发一些小规模的战争,但是,对于生活在权力中枢的帝都人民来说,那已经是非常非常遥远的事情了:凤苍战神墨辰虽然不在了,但是,这十年来,凤苍国人才辈出,将相之才更是涌出了不少:像昔日墨辰身边的参谋川奕将军,自墨辰离开帝都后,便一直奉命驻守在边境,一守就是三年,直至局势平稳,才将驻守边境的重任交给了镇远将军玉浅。而帝都的禁军,由墨家二子、墨辰的堂弟墨寒统领,近几年来,帝都平安无事,即使是有小小的骚乱,也被及时的控制了。所以,帝都人民的日子,安安稳稳了十年。在平稳安定的日子中,帝都人民发愤图强,帝都呈现出欣欣向荣之态,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前来帝都从商从政。虽然新皇年轻,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帝都的魅力,反而因为是一个虽然历史悠久,但又生机勃勃的重要之都,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在一片喧闹声中,身着浅蓝色衣裙、扎着高高的马尾的墨以蓝优哉游哉的在大街上走着。熨烫得整齐的衣领高高的竖起,细如白瓷的脖颈若隐若现。衣襟上绣着繁复的同色系云纹,宽大的腰带上,一颗蝶状的蓝宝石熠熠生辉。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配饰,剪裁得当的服饰却让人不容小觑。
  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墨以蓝来到一座古香古色的酒楼前站定。这家酒楼在琳琅满目的街道中并不太起眼:桃木做的三层小楼,上书“华觞楼”。墨以蓝唇角一勾,带起了一个戏谑的微笑,轻声道:“‘于焉洒烦抱,可以对华觞。’,倒是应景。”说完,拾级而上,径直的走上二楼雅间。
  与外面的喧闹不同,虽然只是一墙之隔,走进华觞楼,却是难得的静谧。与别处不同,华觞楼中并无大厅,而是将一座三层的精致建筑划分成了一个一个风格迥异的单间;单间与单间之间,还很用心的植以各种花草,翠绿的红丝草恣意的在墙壁上疯长,蜿蜒曼妙的枝叶似乎无孔不入,硬是将好好的一面墙,变成了它的属地。
  因为是在隐世家族中长大,墨以蓝对于花花草草的极为喜爱,顺带的,也对这座虽小却布置得如此巧妙的华觞楼有了莫大的好感。
  华觞楼的各个雅间,虽然隔音不错,但是凭着墨以蓝的修为,想要听到里面的谈话声音,那是轻而易举的。对于自己敏感的六识,有时候墨以蓝都感觉甚是烦恼,就如此刻,她正俯身查看身前的一株金盏花时,冷不防的,旁边的雅间隐隐约约的传出女子娇笑声、男子暧昧的话语,惹得墨以蓝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此时不免隐有愠色。
  帝都是一个繁华的都市,在这里生活的人们,色欲熏心者众,而随着人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个人的私欲疯长,生活中难免会有不检点的行为。
  墨以蓝直起身子,蹙着眉头轻轻的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再无赏花的雅兴,抬起云靴大步的朝着走廊的深处走去。直至在最里的一间房门前,脚步顿了顿,便毫不犹豫的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此时,宽敞雅致的包间里,已经散落的坐了三人,一人站着,琴音缭绕,不绝于耳。
  一白一灰两位男子正坐在窗台前对弈,对于突然响起的开门声充耳不闻,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雅间左侧,一位身着冰蓝丝绸衣服的男子正在抚琴,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冠交相辉映。
  只见该男子修长的手优雅的轻轻抚过琴弦,随着他轻柔的动作,泛着涟漪的琴音缓缓流出,清清泠泠,琴声婉转又带刚毅,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
  琴音不绝于耳,弹琴的男子却是抬眸,含笑的望着款款走来的墨以蓝,乌黑深邃的眼眸彷如星河璀璨,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种东西,让人抓不住。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轻佻。
  一曲毕,男子慢慢的收回手,拢了拢衣袖。
  墨以蓝来到男子身前,曲了曲腿,正要行礼。
  冰蓝色衣袍的男子却是站了起来,缓步来到墨以蓝身前,姿态优雅,虚虚的扶了一下,笑道:“跟我还来这些虚礼?在朝堂上也没见你如此懂礼数。”
  男子身材颀长,绕是站在身体高挑的墨以蓝面前,也高了墨以蓝一个头。冰蓝色的衣袍上,雅致的竹叶花纹随着他的动作而轻曳,腰上系着深蓝色腰带,更衬得此人玉树临风。
  这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太微大陆上国土最大、国力最强盛的凤苍帝国的年轻皇帝——凤倾。
  听到琴音已停,窗边坐着厮杀的两位男子也站了起来。此时才发现了站在屋子中间的墨以蓝,连忙走了过来,在离墨以蓝还有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向墨以蓝微笑施礼。这两位,便是年轻帝王凤倾的左膀右臂王瑾晟和慕渊。
  身着白衣、气质儒雅、彬彬有礼的俊美公子,便是帝都豪门王家的嫡长子,王瑾晟,与凤倾师出同门,又是一块儿长大;身着灰色衣衫的男子慕渊,却是出生寒门,因才华出众、性子耿直而被凤倾赏识,两年前被凤倾收在了身前。
  而凤倾身旁一直站着的男孩,神情冷峻、目光澄澈,正是让墨以蓝极为头疼的少年允晔。见墨以蓝进来,绕是一直都神色淡漠的允晔,也不禁将眼眸垂下,不敢与墨以蓝探究的目光对视。
  一旁的凤倾看了,只是弯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便抬手轻扶墨以蓝的手臂,将她带入了早已准备好的酒席中。
  众人分宾主坐下。凤倾和墨以蓝坐在一块儿,其他三人依次坐下,而墨以蓝与允晔,正好正对面的坐着,墨以蓝一抬眸,便能看到允晔年轻而又冷峻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