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2章:哪位墨姑娘?

  凤倾一惊,连忙跑了出去!
  房子门口,一个身着橘红色衣裙的女子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整齐的发髻上,细长的流苏垂了下来,遮住了半边侧颜。
  女子的身前,墨以蓝蹙着眉站在旁边,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衣裙上沾上的茶渍,又打量了一下此时跪在地上,虽然姿态卑微,但衣着却是上好的料子做成的纱裙的女子,眼底的探究、好奇一览无遗。
  凤倾连忙走上去,一把拉起了跪在地上的女子。女子站起来后,裙摆已经沾上了一大片的茶渍,狼藉一片。
  凤倾眉头深锁,眼中似有烦躁之色,但却被他生生的忍了下来,只是冷声道:“以后,不要动不动就下跪!”
  橘红色衣裙的姑娘似乎极为害怕,身子轻颤,柔柔的声音说道:“奴婢见公子进去了许久都未出来,怕房中没有备茶,便泡了一盏茶过来想着给公子送进去,没想到,冲撞了姑娘,奴婢该死!”说完,双膝一弯,又要下跪。
  凤倾烦躁的一拉,将橘红色姑娘生生的拉住了,声音也不免抬高了,说道:“我说过了,不要动不动就下跪!也不许自称奴婢,以后你就是你!”
  听到自认识以来就对她温和的凤倾忽然如此大声说话,橘红色姑娘身子不禁打了个寒战,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墨以蓝抖了抖自己的裙摆,虽然对于这位女子的身份比较好奇,当然,对于一直以来在她面前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凤倾有别于寻常的神色她更为好奇,若放在平日里,她定然要好好的考究一番,但此时,她没时间去理这些八卦的事情,抬脚准备离开。
  凤倾却是叫住了墨以蓝:“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凤倾放开了那位橘色衣裙的姑娘,拉住了墨以蓝的手臂,还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墨以蓝裙摆上的茶渍,见从膝盖以下都湿了,忙拉起裙摆急切的问道:“腿没事吧?我看看烫着了没有?”
  见凤倾要撩起自己的裙摆,墨以蓝忙后退了一步,拉了拉裙摆,讪笑道:“没事,没事,只是湿了一点儿而已。那位姑娘刚刚重重的一跪,不知道膝盖是否受伤了,你去看看她吧。我有点急事,先走了哈!”说完,特意绕过了凤倾,从橘红色衣裙姑娘的身边快速的走了。
  凤倾目送着墨以蓝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这才收回目光,然后蹲下身子,准备查看橘红色衣裙姑娘的膝盖是否真如墨以蓝所言受伤了。
  橘红色衣裙的姑娘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公子,我没事。”
  凤倾见她如此惊恐,心情有点复杂难明,但又似乎有了点儿松动,没有了刚见她时的沉重。凤倾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衣袍,淡淡的说道:“清漪,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不必太拘礼。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检查一下膝盖,若不舒服,要和院子里的下人说。我不常来这里,你有什么事,和程总管说就是了。”顿了顿,凤倾又叮嘱了一句:“以后见着墨姑娘,你小心点儿,尽量避免和她接触。”
  名唤清漪的姑娘抬眸,看了身前站着的凤倾一眼,连忙又低垂下头,轻声道:“我知道了。以后有墨姑娘在,清漪会躲得远远的,不会出现在姑娘面前。”
  凤倾忽然轻笑了一声,说道:“躲不至于。别去招惹她便是。若是惹她不痛快了,我也保不了你。”
  清漪好看的唇抿了抿,更显娇艳,轻声问道:“墨姑娘,是对公子很重要的人吗?”
  凤倾偏着头望着清漪姣好的侧颜,笑了笑,笑容却是复杂难明,说道:“是啊,很重要的人,重要到我都不知道拿她如何是好。”想到墨以蓝手中握着的力量足以和整个凤苍的武装力量媲美,而与自己处处受人制肘不同的是,墨以蓝对于这股可怕的势力,那是牢牢的握在掌中的,只要她一声令下,无论她想要做什么,暗影即使拼尽全力,也定会让她达成所愿。
  清漪扯了扯手中的手绢,拽得紧紧的,咬了咬唇,轻声道:“我知道了。以后,我定会像敬重公子般,敬重姑娘。”
  凤倾淡淡的点了点头,已经没有了继续讨论下去的欲望,淡淡的说了一声:“收拾一下,去前厅用餐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不必等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清漪,便是中午在华殇楼中被凤倾授意救下的那位姑娘。当时,允晔带着清漪来到凤倾在帝都的御园,慕渊去处理后续的事情。清漪回到御园后,被御园的下人当成贵宾礼遇,换上了绫罗绸缎,安排了一处精致的院落让她住了下来。
  凤倾抱着睡着了的墨以蓝回来的时候,清漪正好在御园里散步,远远的便看到了凤倾颀长的身影在树影婆娑中若隐若现。
  清漪望着凤倾渐渐远去的身影,轻声问道:“公子抱着的那位,是哪家的姑娘?”
  被安排过来照顾清漪起居的小琴望了一眼凤倾离开的方向,笑道:“自然是那位让我们家公子又爱又恨的墨姑娘了。”
  清漪蹙了蹙好看的眉,问道:“墨姑娘?哪家的墨姑娘?”
  小琴有点意外的望了清漪一眼,虽然心下比较奇怪,生性风流的凤倾虽然日子过得荒唐,但却甚少会随便带一个女子回到御园,更别提让她长住了。但她是一位经过了严格训练、经过了重重筛选才被派在御园工作的人,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而且,见到这位姑娘与那位极为相似的眉眼,小琴心里多少都能猜得到一些缘由了。如今,见清漪问起,她也就一板一眼的回答道:“辰王府里的那位墨姑娘。”
  清漪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在华殇楼那样一个专门接待帝都权贵的地方待久了,对于帝都的形势和人物,自然也了解了不少,听到小琴提起辰王墨以蓝,清漪自然是听过不少她的传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