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3章:公子不可能娶墨姑娘!

  传言中,这位年轻的辰王,双十年华,拥有惊为天人的美貌,豪爽直率的个性,不拘小节,平易近人。虽然继任辰王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也没有什么建树,更别提什么功绩,但是因为她的父亲——凤苍的战神辰王在帝都甚至在整个太微大陆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所以,他的女儿,自然也成为了帝都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那是一位让帝都老百姓仰望的存在,而且因为这位年轻的辰王已经成年,却迟迟没有婚嫁,更是将老百姓们的八卦心思都挑动了起来。当年,辰王墨辰带着三十万大军为凤苍开拓疆土,立下了赫赫战功,深受人民爱戴,墨家在凤苍,甚至整个太微大陆都仿佛神话般的存在,甚至较之凤苍皇帝凤宇更让人忌惮。但是,后来墨辰病重,墨家家主墨楠在墨以蓝继任辰王后不久,又归隐,墨家在朝廷上的势力式微,已不复当年的辉煌。但是,虽然如此,墨家上千年的基业还是在的,现在的辰王虽然低调,但是朝廷的大事上,左右相决定的大事,还需要辰王点头,方能执行。更何况,虽然墨楠还有一个儿子墨璃,却是个不爱理事的主,以后偌大的一个墨家到底还是要年轻的辰王来主持。
  清漪轻声道:“是她?据说这位年轻的辰王,已过双十年华,却迟迟没有定下夫家,原来,竟是因为公子的缘故吗?”
  小琴听到清漪的话,奇怪的问道:“姑娘为何如此说?公子与墨姑娘感情的确是很好的,我们家公子也非常的照顾墨姑娘,但是,公子是不会娶墨姑娘的。”
  清漪奇怪的问道:“这是为何?”
  小琴却是并未多言,只说了一句:“日后姑娘会知道的。”
  此时,看着凤倾离开的背影,清漪好看的眉眼眯了眯。身处华殇楼那样的地方,她自然有所耳闻,以陆倾为首的几位帝都的贵公子,风流倜傥、玩性甚大。而此次自己误打误撞的,竟然入了陆倾的眼,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对于陆倾,她并不比帝都的老百姓了解得更多,但是此次目睹陆倾抱着辰王墨以蓝回来,她还是震惊万分的。虽然帝都里并无传言陆倾与墨家有何交情,但是联想到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又年龄相仿,处到了一块儿,也是情有可言。只是,对于小琴所言,陆倾不会娶墨以蓝的事情,她却想不明白。
  按理来说,墨以蓝虽然是身份极为尊贵,但若不是像她的姑姑墨疏影这般爱上了太上皇凤宇,且对于先皇后的存在耿耿于怀,导致终身不嫁,那么,墨以蓝必定是要婚嫁的。若说放眼帝都,能配得上墨以蓝的男子屈指可数,而很凑巧的,作为右相的嫡子,陆倾正是这屈指可数当中的一位。为何,却说他们二人绝无可能呢?这个中缘由,怕是只有身在其中、懂得趋利避害的人才能懂得吧?
  。。。。。。
  此时,正是华灯初上、热闹非凡之际。帝都鳞次栉比的院落中,有一处院落尤为热闹。这处院子占地十余亩,在帝都豪门大族中虽然不算大,但在中层阶级来讲,已经是极为豪华的所在。院子里,亭台楼榭、曲水、小桥、假山处处皆是。
  今晚是这个院落的主人雷兴的生日六十岁大寿。作为在帝都极具影响力的资深医者,雷家是与医药世家戚家并驾齐驱的家族,虽然雷家的历史和名望不如戚家,但是,因为雷家善于在女人身上下功夫,专长于治疗女性各种疾病,尤其擅长调理女性身体,令其在生儿育女上更加的顺利,备受帝都,尤其是豪门大宅的青睐。近百年来,在雷家手上救下的难产孕妇和接生的新生儿可谓是数不胜数。
  雷家有如此的水平,挽救了如许多的生命,可谓是功德无量。只是,到了雷兴的身上,事情却是出现了转折。按理说,雷家其实并不会缺钱,但是,相对于医药世家戚家在帝都根深蒂固的地位,雷家还是逊色许多。雷家除了继续治病救人外,雷兴还热衷于钻研炼药之术。十几年来,他的炼药水平蹭蹭蹭的上涨,而他炼制出的各种丹药,深受害喜的孕妇的欢迎。只是,近几年来,不知道是否因为年纪大了,还是真的财迷心窍,雷家的丹药可谓千金难买。不但价格高昂,而且数量极少,除了帝都几位世家望族有能力消费外,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中层的官宦家庭,也是消费不起的。而且雷家因为曾经救治过帝都王、李、陆等大家的孩子,这几家对雷家感恩戴德,明里暗里都会对雷家的事情上心,所以,即使雷兴狂妄,轻易不卖帐,也都没人敢耐他何。
  今日雷家家主雷兴六十大寿,帝都的豪门大家们都在邀请之列,自然也派出了几个主事之人赴宴。一时间,雷家大院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红光满面的雷兴,此时正带着他的嫡长子、今年三十岁的雷玦一桌一桌的上前敬酒。
  其实,今天既是雷兴六十岁的生日大寿,同时,也是雷兴终于下定决心退下来,让雷玦接手管理雷氏医馆的日子。
  说起这个雷玦,他是和他的父亲雷兴截然相反的性格。可能自小生活优渥,并不懂人生疾苦,对于钱财之事,并不上心,反而是一门心思的钻研医术,不但将父亲雷兴的医学成就继承得完全,而且还触类旁通,对于产妇产后的调理、恢复都极为在行。只是,虽然雷兴愿意将医馆交到雷玦的手上,但却也是约法三章,用雷兴的话说就是,只要他在世一天,雷氏医馆的天价出诊费和医药费,便一日不能改变——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雷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败落了。
  此时,雷家父子正端着酒杯,与陆相的嫡子陆溟寒暄。前不久,陆溟的妻子刚刚生产完,正是雷家最得力的大夫——雷玦,从孕期开始就一直跟踪调理,直到生产完,做完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