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7章:你只是一个小菜鸟而已

  墨以蓝今天本来就有气,此时,见允晔如此作为,火气又蹭蹭蹭的往上涨,一个跨步向前,揪住了允晔的衣襟,狠声道:“你这小子,是欠揍吗?几年没打你了,皮痒了是吧?!”
  允晔衣襟被墨以蓝抓住,脸上的神色依然没有松动,只是手却是用力一扯,身形也后退了一步,从墨以蓝的“魔爪”中挣扎了出来。
  墨以蓝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允晔的袖子,声音里竟然带了狠意:“我倒要看看,你这副冷酷的面具,到底是真是假!”
  一旁的凤倾连忙将墨以蓝拉住,一根一根的将墨以蓝的手指掰开,顺势握在了掌心,劝道:“好了,好了。你回来不久,自然接受不了他性情大变。你也不必怪他。被司徒予正训练的这十年,他估计早已生无可恋了,如今,他的心就是铁打的,你和他较什么真?”
  墨以蓝反手就朝着凤倾的肩膀来了一拳,咬牙道:“你今天坏了我的好事,还带我来这里,是为何?”墨以蓝灵动的眼珠转了转,眼眸中仿佛倒影着此时的月光,唇瓣扬起了笑意,说道:“莫非,陛下手中,有我要的东西?”
  凤倾轻笑一声,朝着允晔伸出了手。
  允晔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绿色的药瓶,却望都没有望凤倾一眼,而是拉开了被凤倾握着的墨以蓝的手,将药瓶塞到了墨以蓝的手中。
  凤倾虽然唇角还是微微扬起,眼里却没有了笑意,空着的手背到了身后,慢慢的紧握成拳。
  墨以蓝看到手中绿色的药瓶时,好看的眉毛扬了扬,却并不急着发问,而是打开了瓶盖,倒出了两粒药丸在掌心,放到鼻尖仔细的闻了闻。待验证这味道,与她今晚在雷家所盗的药丸味道一般无二时,才喜滋滋的、小心翼翼的将药丸重新装入了药瓶中,然后放入随身携带的浅色小斜包中放好,才重重的拍了拍允晔的肩膀,笑道:“好样的,没白疼你!”
  允晔虽然还是顶着那样一张令墨以蓝“痛恨”的面瘫脸,但冷峻的眉眼分明已经柔和了下来,却也并未言语。
  墨以蓝倾身向前,好奇的问道:“雷家藏药的密室里,机关重重,还有恶犬看护着,你是怎么进去而没有被发现的?”墨以蓝今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费尽心思破解了一道一道的关卡,向那只狗也投放了能令其昏睡的狗粮。但是,等她盗药出来时,那只原本昏昏欲睡的恶犬,竟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看到墨以蓝就是一通乱吠!也正是因为这只恶犬,墨以蓝才被雷家的护院发现了踪迹。当然,墨以蓝要想全身而退,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她身上的麻药用完了,可是护院却像是没完没了的涌进来。墨以蓝只是来盗药的,并不想伤人性命,所以,才有了寿宴上那一出。但是,对于允晔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药偷了出来,墨以蓝还是很惊奇的,毕竟,虽然经过了十年的特训,允晔早已经脱胎换骨,武功深不可测,但是,较之于自小就修炼的墨以蓝,允晔还是略逊一筹的。
  允晔难得的一扬眉,唇角往上扯了扯,算是做出了一个笑的动作,声音清冷的说道:“你虽然武功比我高深,但是,论到隐匿术,你还只是个小菜鸟而已。”
  墨以蓝听了,并没有生气,反而咯咯咯的笑道:“那敢情好啊。以后我想要什么,就找你,你去帮我取来。”
  允晔一听,紧紧的抿唇,对于这个年轻的辰王如此古怪的行径,十分的不赞同。
  一旁的凤倾却是笑道:“辰王府的俸禄很少吗?我记得在帝都,你的俸禄可是首屈一指的呀。放着那么多的银子不用,等着发霉吗?”
  墨以蓝灵动的眼眸一转,说道:“雷家过分呀。那么小的药丸,就卖千金,这和抢夺有什么分别?我的银子,可不能让这些黑心的商家给赚了!”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凤倾悠闲的往前走了两步,“你墨家的生意也不少,你以为你现在的锦衣玉食,是平白无故而来的吗?”
  “我们墨家,可没有这样赚黑心的钱。虽然也追逐利润,但却不会吸老百姓的血。”墨以蓝冷冷道。
  “知道啦,知道啦,墨大善人!你们墨家乐善好施,一直以来都救助贫困老百姓,这在凤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是不屑于与雷家相提并论。”凤倾轻笑一声,见墨以蓝生气了,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朝着川家紧闭的大门呶了呶嘴,说道:“再不进去,川将军和川夫人怕都要休息了。”
  允晔上前,敲了敲大门上的门环。
  墨以蓝紧走两步,与凤倾并排而行,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拿这个药,是要送到川家?”
  凤倾回头一笑,两颊若隐若现迷人的酒窝,声音轻快道:“你这小心思,还不容易猜?这世间啊,能让你记挂的人,屈指可数。你到雷家盗这个药,不是给川夫人,难不成是为自己备着?”
  墨以蓝微微愣怔了一下,待听明白凤倾的话时,姣好的容颜微微一红,伸手推了一下凤倾的肩膀,让他离自己远一点儿,低声道:“休得胡说!我哪儿用得着这个药。”
  凤倾正想说话,此时,厚重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待看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辰王和允晔,以及一位他并不认识的清贵公子时,有一瞬间的愣神。
  墨以蓝轻笑一声,上前一步说道:“川伯,戚姨睡下了吗?”
  川伯忙躬身行了一礼,回答了墨以蓝的话后,将三人迎了进来。
  来到大厅时,厅中灯火通明。容貌冷峻的川奕正坐着看书,一旁的川景谦正在把玩着一套榫卯。二人见川伯将墨以蓝三人带了进来,有些惊奇。
  川奕见到凤倾,忙站了起来,正要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