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5章:温柔的暖男~墨璃

  墨璃的五官仿佛精雕细琢般,线条温和美好:从眼角到眼尾,线条清新流畅,好像工笔白描的墨线,柔韧婉转;一双像熟透了的紫葡萄一样的眸在浓密的睫毛掩映下光彩夺目,英挺、秀美的鼻子,樱花般的唇色。他嘴唇的线条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
  墨以蓝自小便知道自己很美,很美,她的美端庄大方而带着少许的英气,少了女子该有的妩媚多姿。她的容貌除了那一双潋滟的凤眸遗传了母亲外,其他地方都像极了凤苍的战神墨辰。所以,墨以蓝的美,是偏于中性之美,固然美得不可方物,却也雌雄莫辨。
  墨以蓝更喜欢的,是墨璃带给人的这种美感:柔和、温暖。与墨璃虽为叔侄,但二人的感情,却更像是兄妹。墨璃只比墨以蓝大了八岁,当年,墨辰将年仅十岁的墨以蓝带回墨家时,刚刚成年的墨璃对于这位初来乍到的、墨家的嫡孙女表现出了莫大的友好。虽然当时在墨夫人的施压下,他有非常繁重的课业任务,但也还是会抽空偷偷带着墨以蓝熟悉帝都的环境,讲解凤苍的历史文明。若说允晔是墨以蓝小时候的跟屁虫,那么,这位三叔,便是墨以蓝在帝都生活的导师,带着墨以蓝慢慢的了解凤苍、融入帝都生活。
  而当墨以蓝为双亲守孝,因墨老太爷病重而重新回归帝都时,墨璃二十八岁,墨以蓝二十岁。当时墨以蓝早已成年。送走了墨老太爷后,因为墨辰已经故去,辰王的爵位该由谁来承袭的问题便摆了上来。按照长幼有序的原则,理应由墨璃承袭墨辰的爵位,因为墨璃是墨楠二子,长房嫡子。当墨楠将辰王府的官印、象征着可以号令暗影两万多部下的黑曜石戒指交给墨璃时。墨璃却只是轻笑一声,那笑容云淡风轻,仿佛秋天里万里碧空上漂浮的云朵,悠远而轻盈。墨璃将官印转手交给了墨以蓝,并且亲自把黑曜石戒指戴在了墨以蓝的左手拇指上。
  一边低垂着头做着这些,墨璃一边轻声说道:“三叔此生并无任何的抱负,只向往田园牧歌的生活。以蓝你天资聪颖,资质远甚于我,又由大哥一手栽培,这幅重任,以后便压在了你的身上了。三叔无能,以后还要仰仗以蓝你的才能,替大哥好好守着他的心血。”
  墨以蓝当时有一瞬间的懵逼,她还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看到自己手上已经戴上了黑曜石戒指,而上首坐着的墨楠,竟然欣慰的点了点头,倒是旁边的墨夫人,却像是在忍着极大的怒火,冷冷的说了一句:“愚蠢!”便离开了。
  就这样,原本只是想着回来帝都待一段时间,给墨老太爷送终之后就回归隐世家族的墨以蓝,被墨璃软硬兼施的推到了辰王的位置,肩负起了守护墨家的重任。
  墨璃见一直跳脱的墨以蓝,今日上了马车后竟然只是坐着发呆,有点奇怪,以为她昨晚没睡好,便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如果身体没好利索,便在家好好歇着便是。跟我出来做什么?你又帮不上什么忙。”
  墨以蓝回眸一笑,说道:“前几天听瞿玉提起,你为城郊老百姓改造的灌溉工具,别致新颖,早就想去看看了。听说这两天你又不得空,好不容易逮着今天你正好出城,我怎能错过如此机会?”
  墨璃不在意的轻笑一声,说道:“这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是一个水车罢了。你千金之躯,又每年都拿着丰厚的俸禄,管这些老百姓的事情做什么?若有什么想法,直接让下面的人找当地县官吩咐下去便是。”
  墨以蓝偏着头,望着此时云淡风轻的墨璃,笑道:“哦?三叔你贵为墨家嫡子,家产万贯,又是为何十几年来,心心念念这些老百姓?难道只许你一人田园牧歌,就不许我也附庸风雅一回?”
  墨璃摸了摸自己笔挺美好的鼻梁,笑道:“我怎么从你的话语中,似乎听到了责怪的意思?莫非你还对一年前我让贤于你的事情耿耿于怀?”
  听到“让贤”二字,墨以蓝撇了撇嘴,抗议道:“你轻轻松松的就把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推卸到我的身上,自己落得一身清闲自在。难道还不许人家偶尔介怀一下吗?”
  “可以,可以。”墨璃宠溺一笑,从身旁的食盒中拿出了一碟点心,递给墨以蓝,说道:“这是我这两天采摘了桂花园里的新鲜桂花,取了今天早晨未见光的露水做成的桂花糕,你尝尝。”
  墨以蓝惊喜的碰着手中精巧的绿叶形状的瓷盘,只见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八块棱形的桂花糕。桂花糕层层叠叠、淡黄嫩白相间,放着盘子里,竟然还轻轻的左右晃动,甚为可爱!
  墨以蓝轻轻的拿起一块,冰冰凉凉的,弹性非常的好。待放入口中,凉凉滑滑,软糯有弹性,清甜不腻,吃完呼口气,满口都是桂花香。
  墨以蓝津津有味的吃着,直到吃完第四块,才停下来,问道:“这桂花糕,口感极为丰富,竟然像是还加入了其他东西?”
  墨璃见墨以蓝红艳的唇边沾上了一点儿桂花,便掏出了一条雪白的手绢儿轻轻的帮墨以蓝擦干净。边擦边道:“自然。做这桂花糕极为费时,需要一层一层的叠加。我在里面加了马蹄粉和放了一些早上刚送过来的牛奶。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做,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你觉得,吃起来较之从前做的如何?”
  墨以蓝重重的点了点头,又拿起了一块放进口中,细细的品尝,说道:“好吃,好吃。反正你也不忙。平时若是不去城郊的话,多做些好吃的,我回去蹭饭吃!”墨以蓝嘻嘻嘻笑道:“辰王府里的厨子做的饭菜,我都吃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