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7章:帝都解语花

  凤倾此时的心里有点烦躁,似乎不愿多想,只是吩咐道:“密切关注清漪的病情,有任何可疑之事,随时告知小琴。另外,”凤倾双眸眯了眯,以前不知道清漪错失了一段记忆,现在知道了,或许,对于她的身世,可能会有其他版本呢?毕竟,凤倾眼眸闪出危险的光芒,那样一张脸,那么巧的,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若是有意为之,那么,此人所谋者甚大,背后有什么目的,尚未可知。但是,凤倾不喜欢被人算计的感觉,既然已经起疑,“命人暗中彻查清漪姑娘这几年来的行踪,包括她曾与什么人接触过,有过什么经历,统统都查清楚来!”
  程大夫不敢怠慢,连忙领命下去安排。
  凤倾背负双手,望着此时阴沉一片的天空,眼眸深邃、复杂难明。
  。。。。。。
  墨以蓝在竹林中浸泡了十日,滚烫的药水,从淡黄到深黑、再到紫黑、深紫、红色、浅红……直至最后变成了淡黄色。
  从墨以蓝身中剧毒,煦扬从神山中不惜两次使用瞬移之术往返救治墨以蓝、采摘草药,直至悉心照顾,炼制丹药……前前后后忙了十几日,绕是强悍如煦扬,在这样高强度的运转下,也不禁垮了,在见到墨以蓝浸泡的药水终于变成了淡黄色时,将一瓶刚刚炼制好的丹药交给闵苏之后,便闭关了。
  墨以蓝也不敢在竹林里多加打扰。在墨以蓝的心目中,煦扬是仅次于自己双亲的存在,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对煦扬又敬又爱。此时,见煦扬为自己的事情而累垮了,而自己又是虚弱之身,唯有留给煦扬足够的空间,才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墨以蓝回到了辰王府。
  此时的墨以蓝,被煦扬调制的强悍的药水浸泡了十日,虽然一身的剧毒终于被蒸发得一干二净,但是,她本人在那样的药水中,仿佛抽干了身上的精血般,元气大伤。别说出门了,连起床都要人服侍。
  这一日,凤倾时别十日再出现在墨以蓝身边时,墨以蓝正躺在蘅芜苑花园中一棵梧桐树下的贵妃椅上晒着太阳。
  此时,已经是秋天,午后的太阳虽然温暖,但树荫下却已有了丝丝的凉意。墨以蓝的身上盖着一张毛毯,脸上也拿着一条深紫色的丝巾盖着,整个身子只露出了莹白的双手。
  凤倾在墨以蓝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并未惊动躺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的墨以蓝,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边欣赏着满园秋色,一边品着清茗。
  此时,院中呈现出一片斑斓的色彩。墨以蓝虽然不如她的母亲顾青筠一样视花如命,但院子里也是种满了各种花儿草儿,在花匠的打理下,也是井井有条。此时,不远处的花圃中,黄色的菊花开得正艳,微卷的花瓣在秋日中舒展身姿,显得婀娜多姿。
  躺在贵妃椅上的墨以蓝,伸手轻轻的盖在了闭着的眼睛上。
  这一次中的毒,连煦扬都说不清到底是何门何派之毒,也就没法对症下药,当时情况又极为危急,所以,便用了药浴,硬是将毒素逼了出来。只是,因为这毒实在太霸道,虽然毒素已经清理干净了,但墨以蓝此时身子就像一个空壳子一样。身上的皮肤苍白得接近透明,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五官异常的敏感,这几天吃的都是流质食物;璀璨的双眸异常的清亮,但却不能直接接触阳光。此时,在树荫下躺久了,她感觉双眸有些酸涩,忍不住便伸手盖在了上面。
  忽然,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将墨以蓝的手拿开,修长而温暖的手指,轻柔的按摩墨以蓝双眸周围。
  凤倾微微低着头,一边轻柔的按着墨以蓝双眸周围的穴位,一边轻声笑道:“我这手法,可还舒服?”
  墨以蓝唇角微扬,露出了轻松的笑意,说道:“甚好。”顿了顿,复笑问道:“看你这手法,挺娴熟的。平时没少用这招哄姑娘开心吧?”
  凤倾按摩的手微微一顿,脑中似乎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心里仿佛被针刺一般。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瞬,凤倾已经恢复了轻松的神色,笑道:“莫不是辰王以为,我这个皇帝当得很舒服,平时闲着没事,就去哄骗姑娘吗?”
  “陛下日理万机,自然是繁忙的。”墨以蓝还是浅笑嫣然,只是眼睛闭着,不知道这笑意,是否出自真心?“只是陛下后宫储着这许多的秀女、贵人,正值年轻貌美,情窦初开。陛下又是个风流倜傥的佳公子,最懂姑娘们的心思。连帝都贵女们,都送给你一个解语花的雅号。”
  凤倾原本轻柔的按着,此时却忽然手下一重,在墨以蓝的眼眉处重重的摁了一下。
  墨以蓝此时肌肤甚为敏感,被凤倾重重一摁,忍不住一声抽气,伸手往后一挥,就想打凤倾。
  凤倾顺势握住了墨以蓝挥舞的手,拿在手里把玩,唇角微扬,似乎心情极好,望着此时用紫色纱巾蒙着眼睛的墨以蓝,笑道:“叫你乱说!解语花这个‘雅号’岂能随便按在我头上?”
  “哦~”墨以蓝拉长了声音,笑道:“自然是不能按在陛下您头上的,解语花是陆公子的雅号嘛。”说完,似乎是想到了坊间对于这位精贵陆公子的种种风流韵事,不禁轻笑出声。
  见墨以蓝笑得古怪,凤倾伸手,正想捏一捏墨以蓝的脸颊,但想到此时她或许肌肤比较敏感,指尖在碰到墨以蓝脸颊上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时,又默默的把手缩了回来,改为轻抚。
  墨以蓝觉得此时躺着,在气势上弱了几分,扶着身下的贵妃椅,坐了起来。脸上的丝巾滑落。
  凤倾见到,丝巾之下,墨以蓝淡粉色、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皮,吹弹可破。虽然没有直接接触阳光,但那淡粉色的眼睑却跳了跳。凤倾怕她的眼睛受伤,忙将丝巾又拉了起来,将眼睛蒙住,在墨以蓝的脑后松松的打了一个结。
  今日是难得的公休日。凤倾忙完朝廷政务已经是午后,因心里牵挂着墨以蓝的病情,便匆忙的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