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46章:今天喝多了?

  凤倾一个人自斟自饮,也乐得自在。虽然知晓凤倾身份尊贵,但其实帝都里面与凤倾有交情的世家子弟还真不少,平时凤倾没什么架子,也曾一起吃喝玩乐,嬉笑怒骂。只是,与往日风流倜傥的凤倾不同,今日的凤倾身上有一股疏离的气质,熟识凤倾脾性的人,还真的不太敢靠近。
  当然,也有些不怕死的,三三两两的来找墨以蓝喝酒。墨以蓝盛情难却,又是几杯下肚。脸色越见酡红。
  凤倾长臂一伸,搂住了墨以蓝的肩膀,与正要和墨以蓝碰杯的几位世家子弟碰了碰杯,笑道:“辰王今天喝得有点多了,这一杯,我替她喝了。”说完,一仰头,将酒喝了个精光,还将酒杯倒了过来,含笑的望着他们。
  几位青年子弟也是有眼力的,看到凤倾搂着墨以蓝的肩膀,一副保护的架势,客套了几句,便离开了。
  墨以蓝喝得微醺,酒虫还没被喂饱,酒杯就被凤倾夺了去,脾气也上来了,将凤倾的手臂推开,回过头来,瞪着凤倾,说道:“我喝个酒而已,你做什么老是阻扰我?”美女嗔怒,还是很可爱的,尤其是像墨以蓝这样的倾世美女,即使是做着这样的动作,也让人忍不住怜爱。
  凤倾扶着墨以蓝的肩膀,软硬兼施的将墨以蓝压在椅子上坐下,温言道:“不是不让你喝,等你身体痊愈了,若想喝,想和谁喝,我都不会阻扰你。”
  墨以蓝不依,回过身子推开凤倾,说道:“今日难得这么热闹,又是云溪的生日,喝多几杯也不为过呀。倒是你,你不去陪着云溪,在这里做什么?”
  凤倾无奈的笑了笑,他不与喝醉了的姑娘一般见识。只是将墨以蓝的手压了下来,不让她抓着自己的衣袖。
  此时,苏云琛端着一碗醒酒汤走了过来,见到凤倾也在,忙笑道:“刚刚看到以蓝姐姐喝了不少,给她准备了一碗醒酒汤。原来公子也在。要不,我再给您端一碗?”
  凤倾摆了摆手,伸手接过了苏云琛手上的醒酒汤,说道:“不用了。我喝得不多。”说完,用调羹轻轻的搅拌着还很热的醒酒汤,神情专注,仿佛在做着非常重要的事情。
  墨璃回来的时候,拉了张椅子,在墨以蓝的对面坐了下来。观察了一下墨以蓝的神色,见她已经是微醺状态,不禁苦笑一声,说道:“我就离开了一会儿,你便喝多了吗?怎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说完,伸手向前,想将墨以蓝垂下来的碎发整理到耳后。
  凤倾身子微微一倾,一只手端着醒酒汤,一只手轻轻的拉了一下墨以蓝,让她靠自己近一点儿,将温热的一调羹醒酒汤喂到了墨以蓝的嘴里;巧妙的躲过了墨璃的手。
  墨璃的手僵在半空中,微微笑了一下,手臂收了回来,倒了一杯酒,与旁边的南宫安哥喝了起来。
  墨以蓝刚刚依靠在椅子上,脑袋有点晕沉,被凤倾一拉,轻轻的靠在了凤倾的手臂上。但脑袋还是有点清醒的,知晓今天是苏云溪的生日,而凤倾有将苏家拉入势力范围的意思,对于凤倾来说很重要,此刻自己不该离凤倾太近,连忙又扶着椅子把手坐直了身子。
  凤倾看出了此刻墨以蓝的纠结,知道她已经醉了。以往这这小妮子醉了,倒头就睡,现在估计也是在找床了吧。
  凤倾微微一笑,亲自试了试醒酒汤的温度,觉得已经不太热了,这才将一碗醒酒汤放在了墨以蓝唇边,诱惑她张嘴:“来,喝点醒酒汤,会好受一点儿。”
  墨以蓝往后一倒,依靠在椅背上,微微错开了凤倾手中的碗,伸手接过碗,连忙说道:“我自己来。”
  凤倾见墨以蓝坚持,只好将碗放到了墨以蓝的手里,怕她端不稳烫着,手并未收回来。依然在墨以蓝身边护着。
  此时,夜已渐深,热闹了一个晚上的宴会,也已经趋于尾声。参加宴会的世家公子们,各个都喝得差不多了,慢慢的被自己家的下人一个一个接了回去,剩下几个是一直关系极好的,又与苏家来往甚密,依然还在继续喝着、聊着。
  苏云溪周围围着的人终于一个个都离开了。待苏云溪在大厅中寻觅着她一直在追逐的身影时,却看到这样一幅情景:
  喝完醒酒汤的墨以蓝,以手支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凤倾在一旁坐着,并不与身旁的人交谈,只是眼神柔柔的看着身旁的墨以蓝,唇角微扬。
  苏云溪慢慢的靠近,却又在离凤倾只有三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似乎,不敢,去打扰了此刻,二人之间的静谧。苏云溪是一位聪慧敏感的姑娘,她从凤倾的眼神中,看到了他对于墨以蓝的的与众不同,仿佛世间即使千千万万,能让他的眼神驻足的,唯有眼前的这一处风景。那是她在他身边这几年以来孜孜以求的东西,而她,原本以为,凤倾经历了那件悲痛的事情之后,再不会对其他女子动心。
  而苏云溪,以为经过这几年的努力、经过今晚两人亲密的相处,凤倾对她是不同的。可是,如今,看到凤倾看着墨以蓝的眼神,她才知道:原来,他的心,早已有了驻足之地,是旁人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插足的地方。
  有那么的一瞬间,苏云溪带着恨意的眼光落在了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墨以蓝身上。
  苏云琛脚步有些虚浮的走了过来,经过苏云溪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苏云溪的肩膀,然后又越过了苏云溪,来到了墨以蓝的身后。
  苏云溪一惊,连忙定了定神,收敛起自己的情绪。
  苏云琛来到墨以蓝身后,手撑着墨以蓝的椅背,往下含笑看着墨以蓝。
  墨以蓝睁开眼睛,见苏云琛站在自己身后,眼里有揶揄的笑,不禁扶额,坐了起来。
  苏云琛没有动,依然站在墨以蓝的身后,问道:“今天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