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67章:找人贴身保护老爷子
    允硕悠闲的端起热茶,嗅了嗅茶的清香,笑道:“跟姨夫客气啥。那几天你被挟持,也不知道他们给你喂了什么药,府里的大夫精通百药,可愣是这十天都没给你配出解药来。我已经通知闵苏,请煦扬想想办法。大夫说这是慢性毒药,若是长久留在身体里,对身体会有损伤。”
  
      允硕虽然说着墨以蓝的毒,但似乎并无忧郁之色,许是因为有万能的煦扬在,他认为无论是什么毒,只要煦扬诊上一诊,都能药到病除。
  
      墨以蓝没有做声,又静静的喝完了两杯热茶,才问道:“司徒叔叔可在府里?”
  
      允硕点了点头,说道:“你早上醒来,瞿玉见你精神不错,便命人去唤了。此时估计已经在书房等候了。”
  
      墨以蓝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到达书房之后,一身劲装的司徒予正果然已经等候在此。
  
      三人坐下后,墨以蓝也没有绕弯子,直接说道:“你们调查的没错。那些人,的确都和琼海国有莫大的关系。”墨以蓝将那三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她面前坐着的这两位,不但心思缜密,而且在暗影几十年,对事情的推测和领悟都是非常惊人的,而墨以蓝虽然聪慧,缺少的正是这些累积起来的经验和阅历。
  
      在那三天里,墨以蓝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经常咬破舌尖,修养的这十天,并未能让娇嫩的舌尖痊愈,如今,每说一句话,她都在忍受着痛楚,声音也不如原来那样清脆。
  
      待将事情说完,墨以蓝分明又感觉到了口腔中的腥甜之味。
  
      允硕听了墨以蓝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其实你觉得,这次的事情,和南宫安哥有关?说不定便是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墨以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上午听了你的话,似乎又有哪里不对。若他是宠妾的儿子,他的成长经历自然不妙。而母亲靠色相获得地位和尊严也并不会长久。如此一想,南宫安哥或者是他们的阵营,但不会是能说得上话之人,多半,也是一个被利用的角色罢了。”
  
      司徒予正沉思半晌,神色凝重的说道:“若是这个阴谋,对方已经筹谋了十几年,那么,帝都被他们掌控的势力,或许已经很庞大。我们这十年来一直在监视着各方势力,说不定,对方也同时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太微大陆的格局真的会大洗牌。”司徒予正英挺的眉深深的蹙紧,继续道:“这段时间,我要将我们的力量重新分配,打散。将他们获得的最新消息汇总分析。若发现有可疑之人行可疑之事?”司徒予正望着墨以蓝,似乎在等她的答复。
  
      墨以蓝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就地处决了!我们身为凤苍的臣子,任何时候,都要以国家利益为重。无论对方是何人,胆敢做有损凤苍基业之事,决不能姑息。”
  
      司徒予正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属下定会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不会给对方留机会,也不会给他人留话柄!”
  
      墨以蓝微笑道:“司徒叔叔办事,我就无需操心了。”
  
      允硕悠悠然的品着茶,悠悠然的说道:“朝堂之上,你也无需操心。自有姨夫为你分忧。你就好好的坐镇辰王府,做那幕后运筹帷幄的王爷便是。”
  
      墨以蓝笑道:“我就没想过要操心。至于我的这个毒,只要我们没有明着帮助皇帝,他们便会信守诺言,每个月给我送来一粒解药。你们无需担心。倒是墨家那边……”
  
      司徒予正接着道:“我会另外再派三十人过去,充当下人,保护老爷和三公子周全。”
  
      墨以蓝点了点头,说道:“找一个棋艺不错的贴身保护老爷子。”
  
      司徒予正笑道:“王爷果然孝顺。”
  
      三人又再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好好的利用做几年分散在太微大陆上从事各行各业的线人,利用职务之便,暗中打探消息;又比如早年墨辰安插在琼海国的卧底,如今已经在琼海国有了不凡的作为,或入朝为官,或成为一方名仕,富商,正好用来打探琼海国动向。
  
      而凤苍朝廷之上,要采取稳打稳扎的策略,首要之事还是维持着平衡,暗中查探与琼海国有往来的官员,待证据确凿,再制造一些巧合,由玉展炎进行弹劾。
  
      还有,墨以蓝特意交代,命人暗中查探,海离身边,是否有一位亲信,这位亲信擅长弹琴,而他的琴音,有让人心安定的力量。
  
      待商议完诸事,墨以蓝已经是一脸疲态。司徒予正和允硕见墨以蓝已经很累了,也没有再继续逗留,一起离开了书房。
  
      允硕和司徒予正离开后,墨以蓝在靠窗边的贵妃椅上躺了下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着了。
  
      金碧辉煌的永宁宫中,陆太妃听完身边的大宫女褚宁绘声绘色的将帝都里面闹到沸沸扬扬的关于辰王墨以蓝与伽澜国南宫家公子私会,被一群世家子弟当场撞破的事件说完,陆太妃姣好的容颜上,露出了讳莫如深的笑意。
  
      皇帝立后在即,帝都之中,身份最尊贵、权势最大的女子,便是这位辰王。而且辰王还是墨家的嫡女,是战神墨辰的独生女儿,在凤苍拥有尊崇的地位,即使她承袭爵位后甚为低调,未有建树,但是,却仍然深得帝都百姓的厚爱。朝堂之中,也多有墨辰旧属,拥护者众。这样一个女子,又在婚嫁之龄,若是皇帝要立后,墨以蓝定然是呼声最高的一个。而年轻的皇帝凤倾,也是位智谋无双之人,如今大权旁落,无双的谋略难以施展,若是得墨以蓝的支持,这凤苍便是这二人的天下。而他们陆家,怕是再无立足之地。
  
      只是,如今墨以蓝出了这样的丑事,帝都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多少人希望屹立千年不倒的墨家衰败下去?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怕是帝都之中推波助澜者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