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75章:云溪被禁足
    墨璃此时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但还是有一点知觉的,他也知道,在他身旁服侍他的,是一直都在默默的喜欢着自己的沈薇。只是,墨璃苦笑一声,将沈薇的手握在了掌心,微微睁开眼睛,望着此时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沈薇姣好的容颜,无奈的说道:“我默默的爱着她,爱了好几年,一心只想着,就一直这样陪着她,就满足了。只是,不曾想,我这个小小的心思,竟然成为了她的负担。她如今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被我细心呵护的女孩,如今她能独当一面,甚至守护整个墨家。我会将我的心思收起来,但是我也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你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沈薇,我心里已经满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你”
  
      沈薇轻轻的捂着墨璃的唇,轻声说道:“我也会一直站在你的身后,等待你的回头。以前是,以后也是。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
  
      墨璃轻轻的将沈薇拉入怀中,轻轻的抱着,轻声说道:“傻瓜,这又是何苦呢?”
  
      墨璃和沈薇离开后,苏云琛也唤来人,命人将苏云溪带回去。
  
      苏云溪不肯,她被禁足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现在凤倾又在,她可不愿意如此匆忙的就离开。
  
      苏云琛眉头微蹙,不悦道:“别忘了,你此时尚在禁足。”
  
      苏云溪眸中含泪,潋滟无比,有些委屈的望着坐在她对面的凤倾,希望凤倾能为她说句话。
  
      凤倾微微偏头,问道:“云溪为何被禁足?”
  
      苏云琛不敢不答凤倾的问话,回答道:“自然是触犯了家规,受罚了。”
  
      凤倾继续问道:“是因为那日在容园之事?”见苏云琛不做声,凤倾接着道:“那日,也多亏了云溪在,我们才能及时的发现被困的以蓝。这应该是件好事呀,怎么反而受罚了?”
  
      苏云琛微微蹙眉,不理解凤倾的思维方向:苏云溪分明是有意为之,即使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来,也是巧妙的利用了这件事,妄图以此让凤倾对墨以蓝产生不好的印象。凤倾如此思维敏锐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此间关系?
  
      听到凤倾为自己说话,苏云溪心里一喜,说道:“陛下都说了,我并没做错事情,你没有征得父亲的同意就给我禁足,我不服!”
  
      虽然不能明白凤倾的意思,但是,今日这样的情景,又是墨以蓝的生辰,凤倾又没有要走的意思,很明显,苏云溪待在这里,是不合时宜的。所以,也不管苏云溪的反对,让下人送苏云溪回去,并说了一句:“你做的错事不止这一件,如果你还想继续禁足的话,待在这里试试?”
  
      苏云琛和苏云溪虽然是孪生兄妹,但自小苏云琛就比她成熟懂事,在苏家也已经算是半个当家的了,苏云溪也不太敢违拗他的意思,跺了跺脚,和凤倾、墨以蓝告罪一声,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如今,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了墨以蓝、凤倾、苏云琛和慕渊。
  
      凤倾扫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慕渊,对苏云琛笑道:“你们二人也许久没有见面了吧?”凤倾摆了摆手,说道:“寻个地方,继续喝吧。”
  
      苏云琛感激的望了凤倾一眼,点了点头,笑道:“如此,我和渊,就不打扰陛下和王爷了。”说完,回头望了慕渊一眼。而慕渊,此时正震惊的望着凤倾,似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凤倾,是如何知晓他与苏云琛关系匪浅的?
  
      苏云琛唇角微扬,似乎心情极好,拉了慕渊一把,赶紧离开了。
  
      甚少有人知晓,慕渊,其实是由苏云琛引荐给凤倾的。首先发现慕渊有治国才华的,是苏云琛。苏云琛与慕渊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到了这位胸中有抱负、有谋略之人郁郁不得志,苏云琛不愿意看到如此有才华的人继续意志消沉下去,便寻了个时机,让凤倾看到了慕渊的才华。当时凤倾求才若渴,慕渊如愿的做了凤倾的左膀右臂,辅佐年轻的帝王处理朝政。
  
      见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自己和低垂着头昏昏欲睡的墨以蓝。
  
      如今正是正午,冬日的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凤倾低下头,几乎是与墨以蓝头碰着头,问道:“我让人给你送一碗醒酒汤来了,我们到树底下的贵妃椅坐着舒服点,如何?”
  
      墨以蓝微微点了点头,却坐着没有动,也不知道听懂了凤倾的话没有。
  
      凤倾头一低,将墨以蓝打横抱了起来,走到院中梧桐树下的贵妃椅上,轻轻的将墨以蓝放了下来,自己也坐在旁边,让墨以蓝倚靠在自己身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摩着墨以蓝的太阳穴。
  
      瞿玉将温度正好的醒酒汤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冬日的暖阳中,如渥的梧桐树下,贵妃椅上俊朗的年轻帝王,与闭着眼睛浅浅的打着盹儿的墨以蓝,画面静谧而美好。瞿玉顿了顿脚,有一瞬间她不愿意去打扰了这份美好。但随即,她又甩了甩头,暗暗的笑了笑,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多了。这位看起来温柔俊朗的年轻帝王,实则野心勃勃,对于辰王手中的势力,也是觊觎已久,她所看到的这些,不过是假象罢了。
  
      瞿玉命人去房子里取来了毛毯,将醒酒汤轻轻的放在了贵妃椅旁边的桌子上,接过毛毯,轻轻的给墨以蓝盖上。这才对凤倾微微行礼,说道:“微臣已经为陛下准备了下榻之处,请陛下移步。”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凤倾却是坐着没有动,继续轻轻的帮墨以蓝按压着,说道:“不必了,我就在这里陪着她。”
  
      瞿玉有些为难:“这”
  
      凤倾这才抬眸,看了瞿玉一眼,虽然只是一眼,但是,那上位者的气势和眼神,却让瞿玉猛的一惊。瞿玉似乎此刻,才真正的将面前的这个人,当成了皇帝,是她不能得罪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