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77章:不然还有哪位女子值得我为她费神?
    凤倾唇边扬起笑意,问道:“此时被你抱在怀里的这个小暖炉,你用得可还顺手?”
  
      墨以蓝见问,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抱着的小暖炉,听到凤倾的话,才扬了扬眉,问道:“这是你送我的?”
  
      凤倾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告诉墨以蓝,那天他摸黑到她的房中,抱着她的时候,发现她的手竟然在被中也是凉凉的。回到宫里,向宫人详细的描述了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紧赶慢赶的,才让宫里的工匠上午赶了出来,连带着其他的东西一起,送到了辰王府里。而凤倾,拿到暖炉后,便命瞿玉装上热乎乎的碳灰,塞到了墨以蓝的怀里。
  
      “这东西做得精细,也很实用。你宫里的能工巧匠还不少。”墨以蓝笑道,将暖炉放到凤倾的手中,说道:“你试试?是不是很舒服?”
  
      凤倾将手掌覆了上去,指尖与墨以蓝的指尖相碰,共同感受着手中的暖意。
  
      凤倾听到墨以蓝夸赞,神色间带着得意,笑道:“这可是我亲自画图,让宫里的工匠连夜赶制出来的。”
  
      墨以蓝偏着头,笑问道:“是专门给我做的吗?”
  
      凤倾也偏着头,反问道:“不然还有哪位女子值得我为她费神?”
  
      听到凤倾的甜言蜜语,虽然知晓这个男人平时怕是没少对其他女子说过这些话,但是墨以蓝还是很开心。被人如此特别的对待,原来是这样让人愉悦的事情。但墨以蓝毕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有点尴尬的别过了头,脸色微红,心底涌起了一阵暖意,就如手中的这个暖炉,让人很舒服。
  
      凤倾知晓墨以蓝虽然已经二十一岁了,但是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隐世家族度过,到帝都也只有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虽然天资聪颖,但很多人情世故她都不太懂,更别提这些男女之事。所以,他也未继续这个话题。
  
      凤倾从身边拿过一个锦盒,递给墨以蓝,笑道说道:“尊贵美丽的辰王殿下,生日快乐!”
  
      墨以蓝虽然不知道凤倾会送什么礼物给她,但还是甜甜的一笑,道谢后,接过了锦盒,“啪”的一声,打开了开关。
  
      小小的锦盒里面,是一枚漂亮的矢车菊色蓝宝石戒指。戒指由一整颗蓝宝石精雕细琢而成,小小的一个矢车菊色圆环上,一只展翅欲飞的蓝宝石小蝴蝶雕刻得惟妙惟肖,就连蝴蝶翅膀上的纹路、细小的触角,都雕刻得非常的精致。墨以蓝轻轻的将戒指拿了起来,放到眼前仔细的端详着,眼里蓄着的笑意天真而惊喜。只听她声音轻柔,仿佛怕将眼前这颗精致的戒指折损,轻声说道:“这枚戒指好美呀。将蝴蝶的形状雕刻得栩栩如生。如此能干的工匠,你介绍我认识吧。”
  
      凤倾手臂放在墨以蓝身后的椅背上,偏着头,望着墨以蓝,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辰王殿下谬赞了。”
  
      墨以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眸中带着疑惑的望着凤倾。
  
      看到墨以蓝如此可爱的模样,凤倾强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yu wang,手指刮了刮墨以蓝挺翘的鼻尖,笑道:“傻瓜,你口中那个能干的工匠,便是我呀。”
  
      “这是你雕刻的?”墨以蓝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眸中闪烁着晶亮的色彩,仿佛住着璀璨的星辰。
  
      凤倾点了点头,对于墨以蓝眼底的惊艳之色,觉得很是受用。
  
      墨以蓝拉着凤倾的袖子,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小的一枚戒指?在上面雕刻出如此生动的蝴蝶?你看,就连它细小的触角和小小的眼睛,都雕刻出来了!”
  
      凤倾笑了笑,随意的说道:“小时候做完功课,没人陪我玩,我就拿了这些玉石来捣鼓,久而久之,就会了。”其实,何止是因为没人陪伴?成长中那种无人呵护,渴望爱,渴望被人在乎的孤寂与无助的时光,他都是靠着雕刻这些精细的小物件,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听了凤倾的话,墨以蓝想到了凤倾虽贵为凤苍帝王,却是自小真正的在孤寂中长大的孤寡之人,这二十几年来,他由孤寂的小孩,长成孤寂的帝王,想必,走得也不容易吧?
  
      见墨以蓝拿着戒指不说话,凤倾从墨以蓝的手中拿过戒指,认真的将戒指戴在了墨以蓝左手的中指上,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戴首饰,当初选了这一颗矢车菊色蓝宝石的时候,也是看中了它的低调内敛。”
  
      戒指戴在了墨以蓝纤长白皙的手上,与她拇指上那一颗神秘的黑曜石戒指相比,这样一颗精巧的蓝宝石戒指,更加衬得她纤纤玉指。凤倾仔细端详了片刻,忽然握着墨以蓝的手,认真的说道:“这戒指,我为你戴上了。以后,不许你取下来!”
  
      墨以蓝也端详了戒指片刻,觉得甚是满意。因为除了在朝堂之上外,很少见到凤倾如此正经的和自己说话,墨以蓝笑道:“既然是你如此用心为我雕刻的,我不取就是。”
  
      凤倾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花费心思雕刻了这一枚戒指,将它亲手戴在了墨以蓝的手上,便是已经在心底有了决定,等于是已经给了墨以蓝一种承诺。以后的路,无论多难走,他都希望,能有墨以蓝陪伴在身边。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帝都城里,一派生机盎然、花开似海。
  
      跨过了严寒酷冬,墨以蓝每日都坚持修炼,虽未完全痊愈,但功力已经恢复,自保能力绰绰有余。而因为辰王府一直以来都未有任何的举动,那位当初在容园中见到的白袍之人,每个月都会按时的将解药放到当初与墨以蓝约好的地方。墨以蓝按时服下解药,一直缠绕着她身体的疲乏之感,也会有所缓解。
  
      至于帝都里关于墨以蓝的各种风言风语,在暗影的操作下,已经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对于那一次容园中的事情,司徒予正一直都在派人暗中调查。最后调查到的,除了与琼海国有关之外,对于那一群突然出现在梅园的世家子弟,也有了眉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