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78章:太上皇召见
    原来,那天听说苏家的小姐苏云溪将在梅园对面的梨园游玩,一群平时仰慕苏云溪才艺的世家子弟便结伴兴匆匆的跑了过去。梨园是容园里比较特殊的地方,梨园里的装修,是以乐为主题,里面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乐器。若是苏云溪真的去梨园,免不了会手痒弹奏上一曲。对于这位帝都才女在音律上的才艺,这些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自然是仰慕已久,所以才会结伴而去。
  
      只是,他们来到梨园之后,并没有看到苏云溪,这些世家子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虽然失望,但也不会就此浪费时光,便又闹腾着到梨园对面的梅园好好的玩一玩,所以才有了那样的一出戏。
  
      至于是何人放出的风声说苏云溪会那日会到梨园,甚至精准到时辰,暗影要继续深入调查的时候,却发现与之相关的人,不是失踪了,就是突然暴病而亡,竟然查无可查。
  
      司徒予正将这些情况都与墨以蓝一一细说。墨以蓝听了之后,只是一笑置之,让司徒予正停止调查,不必再纠结这件事了。既然对方不想让她知道,她不去查就是。事情已经发生,秋后算账之事,以后一并了结便是。
  
      这一日,墨以蓝收到了凤倾的传话,让她即刻准备好行装,做好出行的准备。
  
      墨以蓝虽然心下疑惑,不知道这位一心扑在朝政上、片刻都不忘duo an的年轻帝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还是吩咐瞿玉帮她整理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和日常需要用到的生活用品。
  
      刚刚用过午饭,凤倾乘坐的马车便来到了辰王府的侧门。墨以蓝来到侧门的时候,发现凤倾一袭白衣,长身玉立,他的身旁,站着同样轻装打扮的允晔,及十几名身着便衣的护卫。他们的身后,是三辆玄黑色的马车,低调内敛。
  
      凤倾见了墨以蓝,走前两步迎了上去。见墨以蓝身后,只站着一位瞿玉,不禁笑道:“你如此放心于我?怎么不带多几个人随身服侍?”
  
      墨以蓝却只是抱臂,望着凤倾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凤倾拉着墨以蓝,走向了中间的马车,说道:“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我们车上说吧。”
  
      中间的马车车厢极为宽敞,四周都铺上了厚厚的护褥,座椅也是极为舒适的。
  
      两人坐好后,马车便出发了。
  
      凤倾从车厢暗格中拿出了热水、茶壶和两个玉瓷茶杯,一边娴熟的泡着茶,一边说道:“父皇突然命人来唤我前往,点名了要将你也一并带过去。”
  
      墨以蓝没想到,竟然是禅位归隐的凤宇要见她,不禁一愣。随即就想起了那个隐隐约约的传言:年轻的太子,在皇帝病重之时,与右相联合逼宫;并将皇帝终身挚爱之人墨疏影胁迫,逼着此二人不得不同时归隐。至于此间谁真谁假,墨以蓝也曾命人去查过,最终却都是一无所获:知晓这件事情真相的人,都已经死了。
  
      墨以蓝心下翻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听说,太上皇隐居于梵山之西。此次为何忽然传唤?”
  
      凤倾悠闲的喝着茶,听到墨以蓝的问话,温和一笑,说道:“估计是闲得慌吧。这两年,也时常会有一些书信回来。你不必担忧,权当去游山玩水吧。”
  
      听到凤倾的话,墨以蓝原本揪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接过凤倾递过来的茶杯,墨以蓝随口问道:“你去过太上皇隐居之地吗?”
  
      凤倾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未曾。”顿了顿,唇边扬起一个淡薄的笑,说道:“他们隐居的地方,这几年来,未曾有第三人涉足。”
  
      墨以蓝听了,心里却是一凝,忽然明白了凤倾为何要那样笑了。
  
      按照明面上的说法:凤宇当年因为励精图治、劳累过度而在朝堂上病发一个月后,便命人在梵山的西边打造他与他挚爱的女人墨疏影的隐居之所。半年后禅位于凤倾,只在皇宫中待了一个月,就与墨疏影双双归隐,这两年来,没有人见过他们二人踏出过梵山的西边。而凤倾,可以说和他的母后陆太后一样,这二十几年来,都生活在墨疏影的阴影之下,对于墨疏影可谓是恨之入骨。此时,提到这个被凤宇爱了一辈子、垂暮之际还要与她厮守的女子,凤倾自然没有什么好的态度了。
  
      墨以蓝对于墨疏影的印象其实也不深。与父母墨辰和顾青筠在帝都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墨疏影出现在墨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时候,她都奔波于归顺不久的青灵,东陵,西秦所在的城池。这些城池因为有些刚刚经历过战乱,有些尚有不愿意归顺的遗民,往往更容易令初来乍到的凤苍官员自乱阵脚,犯下错误。作为巡察使的墨疏影,肩上的单子自然重了很多,较之以往,更加奔波劳碌,回墨家的次数也自然更少。
  
      一时之间,车厢里静极,两人都未说话,坐在车厢的两端,中间隔着一个小茶几,在氤氲的热气中,想着各自的事情。
  
      黄昏时分,马车在一处山麓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凤倾轻车熟路的带着墨以蓝绕过了一个小山包,来到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而小溪的上游,是一个小小的湖泊,镶嵌在连绵起伏的山峦之间,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显得分外壮丽。鸟儿婉转的歌声充斥在山谷间,萦绕着郁郁苍苍的树,风拂过,沙啦啦地响。带着山野中自然的青草与薄荷味道的空气,与夕阳晚霞相交映,构成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
  
      墨以蓝自小就与自然万物共同成长,此时置身于如此生机勃勃而又静谧安详的山谷中,心情无比的舒畅。
  
      溪水清澈见底,能够看见小鱼们在栖戏。小溪的四周全是树,一棵棵高大挺拔,小溪边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一只只小鸟停在树枝上唱歌,“叽叽喳喳……“墨以蓝用手绢擦拭了脸和双手,又用手掬起一捧水来喝。入口但觉此水清甜入骨,让人浑身舒畅,忍不住又喝了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