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81章:“云端”之上的仙居
    未来的两天,凤倾和墨以蓝二人虽然表面上神色如常,但若只有二人在时,凤倾每次靠近,用如那日般含笑的目光看着墨以蓝时,墨以蓝总是会不自觉的脸红心跳,连连后退,拉开二人的距离。
  
      墨以蓝虽然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但对于男女之事,可谓是一知半解。她对于凤倾的情意,懵懵懂懂,连她自己也理不清,只是知道,自二人相识以来,他们便相处得极为融洽,凤倾对于她极为照顾,而她,并不反对这种照顾。如今,凤倾猝不及防的一个吻,却将她这几年来的平静心境打乱;尤其是,凤倾那一句轻柔的“喜欢”,更是让她心底微颤。回想起自回帝都以来二人的相处,凤倾总爱坐在她的身旁,有意无意的,二人会有一些身体的接触:或是凤倾拉着她的手,或是凤倾扶着她的肩膀,还有凤倾的靠近,以及透着淡淡竹香的气息她隐隐约约觉得,他们之间不该这样,可是,该死的,她的内心,却并不排斥与凤倾的亲近。
  
      在这样矛盾的心理作用下,墨以蓝与凤倾同乘一车时,都刻意的与凤倾保持着足够的距离,远远的坐在车厢的一旁,中间隔着茶几。只是,每次她在车厢里打盹、睡着,醒来时,却都会发现,自己枕在凤倾的大腿上,半个身子都被凤倾搂在了怀中。
  
      在这样尴尬的相处中,墨以蓝甚少与凤倾交谈,也没有问过他那日为何忽然吻了她。
  
      就在这样看似寻常,实则又不太寻常的氛围中,一行人三辆马车六匹骏马在第三天的中午,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太上皇的梵山别院。
  
      经过两天的跋涉,他们已经翻过了不知道多少座山,趟过了多少条河流,如今,置身于重重叠叠的山峦之间,周围看不见一个村庄、一块稻田、一丝人间生活的痕迹。这延绵不绝的山峦,就像一群喝醉了酒的老翁,一个倚靠着一个,沉睡了不知道几千万年,并还将继续沉睡下去。从未有人能惊醒他们的梦,当然,也不会有人敢随意的深入它们的心脏。
  
      此时,他们一行人,就站在山巅之上,周围山势雄伟壮丽,山峰直冲云霄。站在这里,感觉就像站在云端之上!而下面,便是云雾缭绕的万丈深渊。
  
      神奇的是,这万仞山峰之上,竟然是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泊虽然不大,但却在湖泊当中,徒然的“长”出了一座翠绿翠绿的小山。那一座翠绿的小山站立在碧波荡漾的湖水中,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飘在一汪蓝色的梦里。此时,虽然已近中午,但是,山峰上的雾气却并未散去,这一座湖中的山峦,在缥缈的雾气中若隐若现,仿佛蓬莱仙境。
  
      湖岸边,一条小巧简单的轻舟静静的飘着,舟山左右各放着两条船桨,此外再无一物。
  
      微风轻拂,一阵一阵的碧蓝色波涛自轻晃着的轻舟由近及远的向湖中的翠山涌去,那一座仿佛漂浮在湖中的山峦仿佛在微微的飘动;此时,更为神奇的是,半山腰上,仿佛有一条白色的玉带,将整个山体一分为二,令整座山更加的变幻莫测。
  
      墨以蓝站在湖水的岸边,久久不语:如此人间仙境,难怪凤宇和墨疏影两年来不问世事,若是她可以彻底抛下身上的重负和责任,与自己喜欢的人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别说两年了,十年二十年她都愿意!
  
      凤倾吩咐随行之人转过这个山峰,一直往下走,便能看到凤宇留在此处的护卫亲信,若没有他们四人中任何一个人的首肯,他们不要踏进这个湖半步。
  
      待他们都按照自己的话,离开了湖边,朝着另一个方向下山,凤倾才拉过墨以蓝,带着她坐进了小舟,并且递给了墨以蓝一只船桨,笑道:“我们一起划过去吧。”
  
      墨以蓝握着船桨,可能是被此地的灵气所感染,此刻心情异常的轻松,笑道:“好啊。”说完,手臂轻轻一动,慢慢的划了起来。
  
      凤倾看起来,却并没有多么的轻松,眉目间,甚至还有疑虑。见墨以蓝开始划桨,凤倾没来由的心里一紧,忽然伸出手按在了墨以蓝的手背上,眼睛直视着墨以蓝清澈纯净的双眸,轻声的说道:“无论,对岸那边,会发生什么,你会知道什么,请不要对我隐瞒,好吗?”
  
      墨以蓝的手被凤倾覆盖住,墨以蓝感觉到,凤倾的手心微烫,覆盖在她手背上的手微紧。
  
      墨以蓝回首望着坐在她旁边的凤倾,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着,神色凝重,似乎真的是会有事情发生。但是,听到凤倾说话的内容,墨以蓝却是神色一冷,原本的好心情此时荡然无存。
  
      墨以蓝静静的回答:“那么,你呢?你会对我坦白吗?”
  
      凤倾被问得一愣怔。
  
      见凤倾抿嘴不言,墨以蓝轻轻的挣开了凤倾的手,继续划着船桨。
  
      小舟,慢悠悠的离开了岸边,不疾不徐的往前划去。
  
      凤倾伸出长臂,轻轻的环住了墨以蓝纤细的腰身,将她拉得离自己近了,紧靠着自己坐着。见墨以蓝似乎神色不愉,凤倾倾身向前,脸颊似有意无意的碰触墨以蓝微凉的脸颊,说道:“我不会骗你。”
  
      墨以蓝缩了缩脖子,挪动一下身子,想离凤倾远一些。无奈,这只是一只小舟,原本就只坐得下两人,墨以蓝这一挪,小舟忽然往外一倾斜。
  
      凤倾眼疾手快,连忙将墨以蓝又拉回了自己身边,并且手臂收紧,不让墨以蓝再动弹分毫,口中也不禁提醒道:“你若想到这湖中游泳,我可以成全你。但是,当年父皇为了不让人轻易靠近,在这湖中,饲养了几只凶猛的鳄鱼。这些鳄鱼只识父皇一人的笛音,你若不介意在这湖中与鳄鱼共舞的话”凤倾唇角微扬,没有继续说下去。
  
      听到凤倾提起鳄鱼,墨以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年在琼海东宫那样惨痛的经历,不禁脸色一白。此时一阵微风吹来,墨以蓝竟然浑身一抖,打了一个寒颤,瞬间,冷汗潺潺,后背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