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85章:谢简之竟然是凤宇安插的人?
    凤倾此时却是定定的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凤宇,虽然神色间有疲惫之色,但是气色却是极好的,比两年前禅位时候的病态好了不止百倍,于是,凤倾忍不住问道:“你身子尚好,手中又有自保能力,为何还要我这一纸承诺?”别人或许不知道,凤倾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年,凤宇离开皇宫时,可是带走了一直随侍在他左右的所有的护卫,而这些人的实力有多强悍,怕是只有去世了的墨辰才知道。
  
      凤宇听了凤倾的话,苦笑一声,神色间也不免有了落寞之意:“你只看到了我身子尚好,却没看到我这两年是怎么生活过来的。这些事情,无需多言,我也不用劳烦你养老送终。”凤宇从旁边坐着的桃木色桌子底下的抽屉里,抽了几张纸出来,放到了桌面上,说道:“这本花名册你收好。这里的人,只要还活在世上,都可以为你所用。”
  
      凤倾拿过那一本薄薄的、已经有些泛黄的花名册,打开认真的看了起来。只是,越看里面的名字,凤倾越是震惊无比!
  
      这本花名册,不单单只是写着名字,还包括了对方的才能、脾性、喜好、弱点、强项,甚至是该处以怎样的位置,都标注得一清二楚,可见,当初制作这份花名册的人,定然是心思极为缜密,而且谋虑深远。凤倾仔细的研究,发现花名册的纸张,并非完全一样,有些新些,有些旧些,有些甚至已经泛黄、字迹开始模糊。当翻到其中一页,上面写着“谢简之”三个字时,凤倾大吃一惊,抬头望着坐在他对面的凤宇,眼中尽是探究。
  
      凤宇微微倾身,看了凤倾手中那一页的名字,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个谢简之,的确是我的人。”见凤倾眼底还有疑色,凤宇好心的解释道:“这位谢家嫡长孙,自三岁起便有神童之誉,十岁那年就被谢家以未来家主的标准悉心培养。以谢家的孤傲性格,入不入朝为官,对他来说,并无太大的区别。之所以说他是我的人,完全是因为他十五岁那一年,我与辰弟一时兴起,身着便服到华殇楼体验体验老百姓的生活,与他不期而遇。”凤宇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眼底还有赞许之色,“他的确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雍容大气而又沉着内敛,即使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是他的谈吐、思维、见解,就连自幼博览群书的辰弟也为之心服,更别提求才若渴的我了。当时,这位德才兼备的少年,眉宇间却是隐有忧色,细问之下,才知晓原来是他的一个表妹对他穷追不舍,近日经常到谢府找他,占用了他很多的时间,令他无心做事。他今日便是寻了个借口逃出来的。我们二人一听,便觉得好笑。果然无论是多么聪颖之人,面对感情之事时,都会有烦忧。辰弟仔细追问他对这位表妹是否有意,谢简之都非常坚定的回答:并未有二心,只当是寻常的妹妹一样。墨辰便答应帮他想办法,解了他这个烦忧,而又不会令两家长辈有疑心。谢简之听了之后,非常高兴。但却并未问辰弟用何计。我当时疑惑,便问了出来。他便来了一句‘以二位的身份地位,没必要戏弄于我’。我们才知晓,虽然我们两人都乔装打扮,他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身份。我自然是怂恿他入朝为官,做我的左膀右臂。谢简之是无意于官场之人,并未应允。但是却答应,他会允我一次诺言。”
  
      凤倾静静的听着,不时露出讶异之色。原来,他们的相识,竟然如此戏剧化,而又是如此稀疏平常?
  
      凤宇继续道:“我禅位于你之时,知晓我走之后,朝廷之上,定然会有纷争。不但亲自夜访了墨家,与外公一席长谈,还同时命人修书一封送到了谢简之的手上。告知他,如果陆梓尧邀他入朝为相,请务必答应。至于为相多久,”凤宇带着笑意的眸,望着凤倾,说道:“就看你的本事了。”
  
      凤倾点了点头,他此时终于彻底的相信,他的父皇,的确是一位善于权谋,更是对人心揣测得剔透之人。他已经预见到自己蓄谋已久,也知晓陆梓尧所谋者甚大,不会屈尊于只做一个右相,还是会处处被资格比他老,能力比他强的左相的掣肘。所以,凤宇禅位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想方设法的逼墨楠辞官,其次,便是找一个即能力出众又便于管理掌控之人,这个人,还要必须年轻。于是,一直与谢家交好的陆梓尧觉得,谢家嫡长孙便是最佳人选了。
  
      只是,陆梓尧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凤宇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并且手握他的一个诺言。
  
      凤宇算无遗策。他给了凤倾两年的时间成长。这两年了,他对于他不闻不问,甚至连一封家书都不曾给他。让他一个人处在权利的漩涡中心,自己谋划,自己处理和平衡朝臣之间的关系,自己在傀儡皇帝与尊严中挣扎,反抗,谋求出路……
  
      回想起这两年来,他一边与陆梓尧虚与委蛇,既要得到他的信任和支持,又要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暗中发展势力。他堂堂一个正统皇帝,说出来的话的份量,有时候甚至还不如陆梓尧手下的一个幕僚,终其原因,还是因为他手中的权力受到掣肘。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一个人在御书房里,拿着一本一本的官员手册仔细研究,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深夜他尤自焦虑难安……这两年来,他有多勤政,只怕只有身边的王瑾晟,慕渊和允晔知道,虽然他的决策不一定能被采纳,甚至很多都会被否定,但他还是坚持将送到他面前的奏折都批阅完,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懈怠。
  
      现在知道那样一位温润如玉,始终保持恬淡自如,话语简之又简、人如其名的谢简之原来不是陆梓尧的幕僚而是凤宇安排在他身边的人,凤倾此时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