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94章:陆太妃的威水史
    陆盈盈脸颊微红,坐在陆太妃身旁,样子乖巧温顺。
  
      陆太妃沉吟片刻,说道:“本宫也不明白,咱们这位皇帝,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按理说,他今年也已经二十四,马上就要二十五岁了。朝堂之上,有你父亲帮着处理朝政,按理说,这个年龄,他该放些心思在婚事上才对。当初太上皇禅位之时,便提出要一同立后,却被他以朝政繁忙为由回绝了。去年他二十四岁生辰,你父亲联合几位肱骨大臣,劝诫皇帝早日成婚、延续皇室血脉,又被他以尚无此意为由,轻描淡写的推脱了。本宫给他选的这十二位秀女,也不见他常去走动。这一年多了,也没见哪个秀女有动静。”陆太妃叹息一声,说道:“可真令本宫操心啊。本宫就怕咱们这皇帝耽误了正事,让本宫如何跟姐姐交代?”
  
      陆太妃口中的姐姐,便是凤倾的生母,已经薨了的陆太后。
  
      听到陆太妃的话,陆盈盈咬了咬贝齿,压下心里的不舒服,说道:“姑姑不必担心。皇帝对这宫里的秀女没有兴趣,不代表对其他女人没有兴趣。侄女听说,陛下在宫外的御园,住着一位美貌的女子。上一次陛下彻夜未归,就是留宿在了御园之中。”
  
      陆太妃听了,蹙了蹙眉,眼神中的慈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上位者的严厉,她望着陆盈盈,问道:“此话当真?”
  
      陆盈盈说道:“盈盈怎么敢骗您!我也是听陛下身边的小尹子说的。他说那日陛下在御园中喝酒,那位叫清漪的姑娘弹了一手好琴。那晚陛下命人不许打扰。一直到第二天才离开。”
  
      陆太妃蹙着眉头,神色凝重,问道:“这位清漪姑娘,是何来历?”
  
      陆盈盈撇了撇嘴,轻蔑的说道:“能有什么来历?不过是华殇楼里一位卖艺的低贱女子。”陆盈盈轻轻的摇晃着陆太妃的膝盖,埋怨道:“您说,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帝都那么多世家贵女,他想要哪个不行?偏要去找一个出卖色相的女人。盈盈听到此事,心里好难受。”说到此处,仿佛真的是碰触到了心里的痛处,眼圈儿已经开始发红了。
  
      陆太妃慈爱的抚摸着陆盈盈的发丝,笑道:“一个卖艺的女子而已,盈盈何须放在心上?盈盈是要坐那个位置的人,当有容人之量。以后啊,这后宫佳丽三千,你还能皇帝宠幸一个你就吃醋难受一次?你不但不能难受,你还必须做出宽宏大度的样子来。如此方有母仪天下之姿。”
  
      陆盈盈嘟着嘴巴,闷闷不乐的说道:“我只是恼他,把心思花在这些乱七八糟的女子身上。姑姑,我都好久没有和陛下好好说说话了。每次进宫他都说忙,每次都在御书房中一待就是大半天。您说,我真能坐上那个位置,成为他的妻吗?”
  
      陆太妃见陆盈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知道这些少女情怀最是磨人。陆太妃拍了拍陆盈盈的肩膀,叹息一声,说道:“那个位置,本宫和你父亲,定当竭尽全力为你争取。陛下是本宫一手带大的,本宫的话他多少还是听得进去的。你父亲掌控着朝堂,很多的事情,陛下还需仰仗你父亲的力量。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你呀,无需担心。只需好好的收敛你的脾气,等着做一个端庄贤德的皇后吧。”
  
      陆盈盈抱着陆太妃的手臂,甜甜的一笑,道:“嗯。盈盈都听姑姑的。”
  
      “至于御园的那位姑娘。”陆太妃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明日,你便与本宫一起,去会会她吧!”
  
      “姑姑,万万不可!”陆盈盈一听陆太妃要去找清漪姑娘,脱口而出。
  
      陆太妃皱着眉头,问道:“有何不可?”
  
      陆盈盈自然是知道清漪姑娘的长相的,自然也知道,她的长相若是被陆家的其他人知道,事情会更加的棘手。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不希望拥有那样一副面孔的人,再出现在凤倾的面前。
  
      陆盈盈振振有词的说道:“那样一位轻贱之人,怎么能让她污了您的眼?盈盈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无需姑姑操心。”
  
      “你打算怎么处理?”陆太妃望着陆盈盈,眼里的神色令陆盈盈看不懂,但是,被陆太妃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陆盈盈没来由的感觉心里生寒,不敢再说话。
  
      虽然,太上皇凤宇时代的后宫,表面上称得上是风平浪静,没有太多的争风吃醋。但是,后宫从来都不是太平的地方。凤宇与陆皇后成婚之时,一起入宫的,还有十六个世家贵女,她们都处于少女怀春的年纪,各个貌美如花。年轻的凤宇,虽然心里只有墨疏影一个,但是,哪个少年不风流?何况,墨疏影在凤宇大婚之前,便一气之下自请离开帝都,开始了长达二十几年的巡察使之职,留在帝都的时间少之又少。凤宇年少气盛,又顶着一张俊美无俦的容颜,后宫这些佳丽一个一个变着法儿的讨皇帝欢心。有那么一段时间,凤宇是风流成性的,后宫中处处荡漾着春色。
  
      有女人的地方,便少不了争斗,何况这些女子都是自小被家族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天之骄女。几个月的时间,后宫便暗潮涌动。陆皇后端庄贤淑,是真贤德,虽然深得凤宇器重,但却只是依仗她管好后宫而已,能令凤宇欢心的,始终还是那些性格欢脱,会在凤宇面前撒娇的女子。而这些心机颇深的女子,自然不甘于只做一个宠妃。久而久之,陆皇后越来越感觉吃力。凤宇自然也知道这后宫之事不好管理,陆皇后贤德,是后宫之幸,他对她没有感情,他也不想管。在凤宇看来,最好皇后失德,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废后,然后将他的墨疏影入住后宫,统领后宫。但太后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陆家当时只是一个中产之家,在太后的掌控之下,太后与陆家暗中使计,借献舞之机,将现在的陆太妃、当时陆家的二女儿送到了凤宇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