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95章:本宫去会会御园的姑娘
    陆家当时只是一个中产之家,在太后的掌控之下,太后与陆家暗中使计,借献舞之机,将现在的陆太妃、当时陆家的二女儿送到了凤宇的面前。之后,太后亲自建议凤宇封为陆贤妃,协助陆皇后管理后宫。陆妃与陆皇后性格迥然不同,智谋双权,擅长用计,在后宫二十几年,虽然没有得到凤宇的宠爱,但却掌管了后宫的实权。后来陆陆续续送进宫中的女子不在少数,凤宇虽然励精图治,偶尔也会到后宫走动走动。但是,二十几年以来,后宫除了凤倾一个独子之外,只剩下淑妃的一个小公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子嗣。而有今日之局面,凤家子弟凋零至此,“功劳”最大的,便是现在的陆太妃了。
  
      所以,陆盈盈虽然性格跳脱娇纵,但却从不敢在陆太妃面前造次。
  
      陆太妃见陆盈盈不说话,知道她此刻心里定然不好受,叹息一声,说道:“你不是说,最近皇帝与你不如从前亲厚了?那便以此为契机,修复你们二人的关系。”
  
      陆盈盈抬头疑惑的问道:“如何修复?”
  
      陆太妃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一下衣袖上的褶皱,说道:“既然是皇帝喜欢的人,你便送些贵重之物给她。而且要让皇帝的人知道,将你的好意,传达给皇帝。让皇帝知道你是一个懂事,可以委以重任的人。”
  
      陆盈盈听了,虽然心里还是觉得委屈,但又不敢忤逆了陆太妃,唯有点头答应。
  
      陆太妃安慰道:“外面的野花野草不足为惧。皇帝也是贪图一时新鲜。新鲜劲儿过了,再处理不迟。如今你要做的,就是如何让皇帝的心在你身上。位子本宫和你父亲为你争来,但是帝王之心在不在你身上,还是要靠你的本事。”
  
      陆盈盈腻歪在陆太妃的怀中,少不了又是对陆太妃的一番恭维之话。
  
      陆太妃却没有在陆盈盈的甜言蜜语中沉醉多久。将一碗刚炖好的燕窝喝完,陆太妃沉吟片刻,问道:“前段时间,本宫偶然听到有宫女嚼舌根,似乎是那位辰王,行为不太捡点?”
  
      听到陆太妃的话,陆盈盈放下碗,点了点头,神态有些兴奋,说道:“原来姑姑也听说了。帝都现在都传得沸沸扬扬了。”顿了顿,见陆太妃正认真的听,忙又接着道:“坊间传言,辰王忽然失踪。辰王府的人找遍了整个帝都都没发现她的踪迹。辰王府的总管怕辰王出什么事,忙到宫里禀告了陛下。陛下却并不担忧,只令辰王府继续寻找。而陛下却施施然去容园与苏学士赴约了。谁知道,在容园的一处院子里,竟然被陛下撞见了……”陆盈盈说到这里,脸色绯红,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陆太妃却是皱眉,问道:“皇帝进去的时候,他们真的是如传言说的那样?”
  
      陆盈盈听到陆太妃问得直白,脸色更红,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道:“坊间是这样传言的。据说,那日还有其他世家子弟刚好路过,亲眼见到陛下将衣衫不整的他们二人撵了出来。”
  
      陆太妃听到这样,冷笑一声,说道:“这样说,就过了。”
  
      陆盈盈不明白陆太妃这句话的意思,疑惑的望着陆太妃。
  
      陆太妃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才慢悠悠的说道:“那辰王是什么人?即使真的被皇帝撞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咱们的陛下也不敢去撵她。民间那些不懂其中厉害关系的人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传一传也就罢了。你是身处权利中枢的人,这些话,听听就算了。”
  
      陆盈盈虽然心里觉得陆太妃夸大其词,但是也不敢明着反驳她,只是点了点头,不做声。
  
      陆太妃继续说道:“你父亲一直都担心,皇帝的翅膀硬了,陆家以后在朝廷之上,估计不是原来这般由他说了算。更怕皇帝与那辰王府勾结起来,联合对抗陆家。本宫一直都觉得你父亲是在杞人忧天。直到前几日,据说那位在朝廷之上弹劾辰王之人,这几天被下旨贬去了青灵城一个小县城做了县令,本宫这心里,才隐隐有些不安。”陆太妃蹙着眉,说道:“辰王久不上朝,诸事都由管家代替。皇帝此番作态,却有讨好辰王府的嫌疑。只是本宫始终想不明白。皇帝对于墨家的仇恨,是本宫和先太后自小就在他心里埋下的,即使那辰王拥有怎样的倾城之姿,以皇帝的心性,事情也不该如此发展。现在啊,本宫是越来越看不懂皇帝的心了。你呀,以后在皇帝面前,也要懂得拿捏好分寸。”
  
      陆盈盈连忙点头称是。
  
      陆太妃揉了揉眉心,说道:“本宫乏了。你也去休息吧。明日,与本宫一起,去会一会御园的那位姑娘。”
  
      阴郁的春天,御园中百花盛开,蜂飞蝶舞。一一大片淡粉色的蔷薇园中,清漪一身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曳地纱衣,露出线条柔美的颈项和清晰性感的锁骨。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簪,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美目流转,顾盼生辉。
  
      陆太妃和陆盈盈来到御园中时,见到的便是此番情景。随行的宫女正想出声,陆太妃却摆了摆手,命她退下。
  
      陆盈盈见到花园中的清漪时,美丽的杏眼眯了眯,神色间的厌恶一闪而逝。她自然不是第一次见这位清漪姑娘,上一回,她听到凤倾竟然在御园中过夜,而且由清漪作陪时,嫉妒得想要撕碎这个女人的心都有!只是,毕竟是在御园中,里面的人都是凤倾精心挑选的亲信,陆盈盈不敢轻举妄动,但言语的中伤自然是少不了的。以她飞扬跋扈的性格,若不是陆太妃在此,怕是早已上前刁难了。